第49章 回江城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454

  薄瞿言和其他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眼前塌了的一片,有些怔愣。

  薄心言往薄瞿言的方向看去,她爬了起来,傻愣愣地往薄瞿言的方向走去,“二……”

  薄瞿言面色很难看,用力挥开薄心言。

  薄蔺言扶起薄心言,将她护在怀了,狠狠咽了一口唾液,“小九,大哥有没有被雪球砸到嗯?”

  薄心言牙齿都在打颤,摇了摇头,抽噎道,“我不知道,我……”

  薄蔺言抿唇,“会没事的!”

  薄瞿言转身,拿着手机拨了出去,表情肃穆,声音很沉,很沉,“马上上来,带上家伙,快点!”

  转身,薄瞿言看着以前塌了的一大片。

  年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被就出去。

  她感觉,雪好厚,压得她动不了。

  年息能感觉到,自己这里其实是个三角地带,并没有全塌,薄邢言把她推这里了,她被埋得不是很密实,只是双腿在外面,整条腿被压得死死的,要推开这些雪根本不可能,薄邢言就不一样了,她怕薄邢言不能呼吸的时候,把雪给吸进去了,然后他的鼻子给堵住。

  她小心地沿着薄邢言抓着的她的手那边挖着,心里又疼,又麻,她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带着手套的手动作不方便,总是不小心碰到,把她刚刚挖好的一个窟窿又填满。

  眼睛红得发肿。

  年息惊叫一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

  看到薄心言红红的眼眶,瞪大了双眼,“嫂子!”

  年息咽了一口唾液,就从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薄心言拦住年息,“嫂子,我大哥没事!”

  年息笑了笑,可是明显没有刚才恍然无措,动作也慢了下来,“我知道!我去看他!”

  说着下了床。

  “嫂子,你还没问我我大哥在那个病房!”

  年息一怔,咧了咧干裂苍白的唇瓣,“对哦!他在哪?”

  “我大哥在隔壁的病房。”薄心言道,她有抓住年息的手腕,“嫂子,对不起!都是意外!”

  年息摆了摆手,“说什么呢!”

  年息来到薄邢言的病房的时候,其余的人都走了出去,她就脱了鞋子,也爬进了薄邢言的被窝。

  睡得异常的安心。

  第二天一早,薄邢言醒来的时候,年息的脑袋就压了上来。

  堵住了薄邢言想要开口说的话。

  薄邢言慢慢回神,眨了一下眼睛,随而手爬了上来,圈住年息的脑袋,两双唇瓣,抵死纠缠。

  薄心言推开门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两个人都还很虚弱,面色都苍白如纸,可是亲吻的时候,却真像阿信唱的,死了都要爱。

  “大,大,大哥!”

  薄心言面色窘迫。

  年息钻进了被子里面,薄邢言白了薄心言一眼,嗯了一声。

  薄心言又开口,“你醒了?”

  薄邢言心里又白了她一眼,睁眼瞎。

  “我没醒,你和谁说话?”

  薄心言吐了吐舌头,“我以为我嫂子偷亲你!”

  说着将手上拎着的东西走了进去,边走,便开口,“大哥,你让我嫂子出来,别闷坏了!”

  年息从薄邢言被子里爬了出来,穿上鞋子,正正经经地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面色潮红。

  老太老爷刚开始听说薄邢言出了事情,受惊,进了医院,但是顺便来看了一眼薄邢言,听说没大碍就回了薄家大院。

  林青秋听说薄邢言出了意外,立马和薄岑言赶上飞机,回了云城。

  年息为了救小九出事,她倒是没怎么注意,倒是把薄心言为了酒年息才受了伤,面色有些难看。

  薄岑言和林青秋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年息和薄邢言还有薄心言都在,她不好说什么。

  年息忙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妈。

  薄岑言抿唇,“大哥,嫂子!小九!”

  薄心言倒是高兴眼喊了一声三哥,然后才喊了一声大伯母。

  林青秋焦急地上千,推开年息,年息往后退了几步,林青秋对薄邢言左摸摸,右摸摸,特别是看他的脑袋,“你个小没良心的,怎么又受伤了啊?”

  薄邢言扯开林青秋的手,“我没事,一点小伤!”

  他从来没感觉到林青秋对年息有这样重的嫌隙,眉心不由得蹙了起来。

  林青秋觉得,薄邢言和年息,这玩也玩够了,也应该回去了。

  便和老太老爷打了一个招呼,准备回江城。

  薄心言有些舍不得,可是又开口,“过年记得回来!”

  乔西洲终究没有去云城,因为临时又生了事情。

  乔西洲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多了这么多的紧急事情要处理,全身拜她母亲所赐。

  机场上,沈橙安也在,倒是大方地往林青秋的方向走去。

  年息看到沈橙安,不高兴,用力抱紧了薄邢言的手臂。

  虽然薄邢言不喜欢沈橙安,但是,她也不见得薄邢言有多喜欢自己。

  但是,她有种直觉,她来接机,根本就是来接薄邢言的。

  可是薄邢言是她的。

  薄邢言感受到年息强烈的占有欲,嘴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

  他也不知道这些愉悦从何而来。

  回到薄家的时候,因为沈橙安本来就是客,年息算是主,就跟着林青秋进了厨房,林青秋削好水果,让年息端出去。

  沈橙安知道现在林青秋可能还无法站在她这边,不能在林青秋面前,林青秋这样的女人,太有道德,她不喜欢年息是一回事,但是薄邢言出轨,有事另一回事,她同所有的家庭妇女一样,对第三者嫉恶如仇,年息没有犯什么打错,她是不会硬生生拆散年息和薄邢言的。

  所以她不能对薄邢言有过于亲密的举动,免得招她反感。

  林青秋和年息进了厨房之后,薄邢言蹙起了眉心,让刘妈去给他取了一份报纸,其实他是故意只开刘妈,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沈橙安便挨了过来,伸手想要碰薄邢言的伤口,“薄大哥……你的脑袋怎么回事?”

  薄邢言怔了怔,“没事,受了点小伤!”

  对沈橙安到底是有些愧疚,他当年确实没有骗沈橙安,他想,如果七年后,他真的还没结婚,他就娶沈橙安,沈橙安挺好的。

  沈橙安开口,“当年……”

  沈橙安眼睛亮了起来。

  薄邢言眉心越加紧蹙,抿唇,“不算!”

  沈橙安敛下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

  薄邢言叹了口气,“我结婚了,自然也就不算了!”

  沈橙安面色有些难看,爽朗地笑了几声,“你还真以为我会守着你七年?我有男朋友了,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说着又坐过去了几分,“薄大哥,你不会一直在等我吧?”

  薄邢言瞥了一眼沈橙安,言简意赅,“没!”

  沈橙安纵使是以前一万个不开心,也不能表现出来。

  年息出来之后,看着薄邢言和沈橙安挨得特别紧,快步走了上来,怒气腾腾地看着薄邢言。

  将水果盘放下,走到两人面前,对薄邢言开口,“过去一点!”

  薄邢言瞥了一眼年息,还真是去了一趟云城,胆肥得包天了。

  却还是挪过去一点,年息在薄邢言和沈橙安之间坐下,捧起水果盘,“沈小姐日通告这么多,还抽空来看我们,真是有心了!”

  沈橙安白了年息一眼,“我听说薄大哥受伤了,就想来探望一下,毕竟我们算得上青梅竹马,不闻不问,显得多冷漠!”

  “是么?”

  年息压根不相信沈橙安的说辞,端起水果盘,用牙签扎了一块苹果,“老公,吃水果!”

  薄邢言瞥了一眼,他很讨厌吃苹果。

  沈橙安看着年息,像是看戏。

  林青秋走了出来,冷声喝道,“年息,你在做什么?”

  年息一怔,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见到林青秋就觉得心里发毛。

  “我在喂……”年息看了一眼林青秋,“薄邢言,吃水……”果。

  她连个果都没说完,“他吃了苹果会吐,你不知道吗?我这是弄给小安吃的!”说着走了过来,“连自己丈夫的喜好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这老婆是怎么当的!”

  年息有些发愣,薄邢言没和她说过。

  家里也很少出现苹果。

  她哪里知道?

  薄邢言本来是不想戳穿年息,才没说话,想着就当是给她得瑟得瑟。

  可是谁知道,他母亲这么快出来。

  薄邢言将年息拉了下来,淡定从容地拿起牙签,扎了一块最大块的,“妈,我最近还挺喜欢吃苹果的!”

  林青秋一怔。

  年息也怔了怔。

  沈橙安则面色有些扭曲。

  薄邢言嚼着苹果,继续开口,“你应该感谢年息,她这算是帮我改了一个毛病!”

  林青秋白了薄邢言一眼。

  薄邢言说着,将年息拉起来,往卧室走去。

  年息回到卧室之后,拿着一只大苹果,“你最近既然那么喜欢吃苹果,刚才我特意给你顺了一个回来,你吃呀,吃呀!”

  年息笑着,薄邢言掐住年息的下巴。

  年息咿咿呀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

  薄邢言没那么恶心苹果,吐到时不会,小时候,讨厌苹果,但是林青秋偏强迫他吃,他就出了这么一记、

  然后,然后,就被丢进了大床。

  年息摸着薄邢言的脑门,“你脑袋没事了?”

  薄邢言眯起了眸子,手往年息衣领爬去,“我脑袋有事,所以,你主动一点!”

  年息囧,马上想到一些羞人的体位,反射性地开口,“我体力不好!”

继续阅读:第50章 你是不是很遗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