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你喜欢我吗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541

  沈橙安看着年息,忽然顿了下来。

  怔了怔,“我没事!”

  乔西洲扯了扯嘴角。

  扯过年息,“回去上班!”

  年息点了点头,可是刚到门口,就看见了一身雍容的林青秋。

  林青秋讳莫如深第看了年息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沈橙安在看到林青秋之后,眼睛像是开了泪夹子,林青秋赶忙上前,没在和年息说话。

  沈橙安的父母常年在国外,这次回国,完全是她自己的意思,所以也是一个人回国。

  薄家和沈家,是世交,林青秋曾想过,让薄邢言娶了沈橙安,她看得出来,沈橙安喜欢自己大儿子,若不是薄邢言不同意,怎么会来了个年息?

  林青秋觉得很惋惜。

  拍着沈橙安手背,“若是你是我媳妇就好了!”

  年息看了一眼林青秋和沈橙安,犹豫了一下,便走了出去,却刚走出门口,就听到林青秋的略微透着悔意的话语。

  年息猛地顿了下来。

  年息回到薄家的时候,没看到薄邢言,就问了刘妈。

  知道薄邢言在书房,便走了过去。

  推开一点点门缝,就闻到里面传来的浓浓的烟味。

  年息忙缩了回来。

  薄邢言注意到门口有人,快步上前,拉开了么,看到年息的手抓着鼻子。

  蹙眉,“什么事?”

  年息朝里面看了去,薄邢言的手机在亮着光。

  她上前,抓住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接起来。

  对方似乎很急的样子。

  年息看了一眼薄邢言的方向,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就喊了一声AL。

  年息心里叮了一下,刚想说,我不是他。

  那边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口,“决赛你是真确定放弃了?AL呀,你……”

  年息心里有些无措,并没有说话。

  她从来没想过,赛车对薄邢言来说,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是一时兴起,还是渴望已久的梦想?

  薄邢言从来没有提过AL,她也就理所当然的就忘了。

  忽然想起上次哪AL的照片给薄邢言签名的时候,薄邢言的脸色。

  年息脸色有些发白。

  她生生拗断了薄邢言的念想。

  一个人啊,这辈子,能有一件非常想做且想要成功的事情,多难。

  她拗断了薄邢言的翅膀。

  年息掩嘴,“你们别放弃他!”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让对方一愣。

  “我先挂电话,我会再继续联系你!你别告诉他,我接过他电话。”

  说着年息挂了电话,将号码记了下来。

  随而删除了她接了的这个通话记录。

  鬼迷心窍地看了薄邢言的通话记录。

  带上薄邢言的电话,回了卧室。

  “你的手机,掉书房了!”

  年息伸手将手机放在掌心,盛到他面前。

  薄邢言扯过手机,丢在桌面上。

  继续看报纸,年息看着,转过身,拿过自己的手机,新增了一个联系人。

  年息想为薄邢言做些什么。

  起码保住那个名额。

  他辛辛苦苦地在外头流浪了七年,才有那么一个机会。

  这时候放弃,多可惜?

  如果当初,知道自己那样子做,会毁了薄邢言的梦想。

  她肯定不会那样子做。

  薄邢言想起早上的事情,瞥了一眼年息。

  上前,将年息揪起,“年息,沈橙安为什么会出事?”

  年息一怔,“被摄影棚砸的!”

  薄邢言眯了眯眸子,“是吗?”

  年息被薄邢言这样探究的目光看的心里难受,“你怎么知道沈橙安的你认识她?”

  薄邢言拧眉,点了点头。

  年息一怔,“你和她什么关系?”

  年息想起林青秋今天说的话,她知道,现在林青秋是不会反对她和薄邢言的离婚了。

  话一出口,年息就怔了一下,担心薄邢言反感,就想走出去。

  薄邢言拧眉,双腿大步上前,在年息走出房门的时候,用力将她给拽了回来。

  用力带上门,将她摁在门上,“把话说清楚!”

  年息抿唇,不去看薄邢言,“没什么!”

  薄邢言眉心柠得越发厉害,“你跑什么?”

  年息憋着嘴巴,看了看薄邢言,哀怨道,“薄邢言,你喜欢沈橙安吗?”

  薄邢言拧眉,“不喜欢!”

  年息低着头。

  薄邢言拧眉,本想吼一声,你乱七八糟想写什么呢!这样的话,

  但是看到年息这么一个受气包的样子,甩手,“不喜欢!”

  年息没有丢开薄邢言的手,继续问道,“那我呢,你喜欢我吗?”

  说着,年息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薄邢言。

  薄邢言的脸抽了抽,不怎么干净利落地答道,“你身上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

  年息眼睛一亮。

  “你喜欢我什么啊?”

  薄邢言瞥了一眼年息的胸,点了点头,“睡你的时候,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年息脸一跨,“有没有不这么肤浅的喜欢?”

  有些不依不挠,“比如精神上的,你难道不觉得我其实很有让人喜欢的特质吗?”

  薄邢言扯了扯年息的领口,年息反射性地抓住。

  看着他点了点头。

  年息眼睛再次一亮,薄邢言的声音传来,“你很主动!!”

  年息有些飘飘然,忸怩第笑了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老是都是这样说的,他们都说我,主动,勤奋好学,善于思考,我其实除了和人交流有些障碍之外,其余的就都好得只剩优点了!”

  薄邢言眼角有些抽搐,补充道,“脱衣服!”

  年息一怔,脸色涨红,“这不太好吧,还不到睡觉的时间!”

  薄邢言掐了掐眉心,“你很主动脱衣服!”

  “至于你那些勤奋好学,善于思考,我还真是发现不了!倒是二得跟个五百似得。”

  年息,“……!!”

  说着走了出去,并带上门。

  年息有些失落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跟上。

  苏年说要跟年息去酒吧。

  “这不好吧,我都嫁人了!”

  年息有些犹豫,“薄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啊,他们时时刻刻活在记者的快门下,我要是不小心被狗仔拍了,那薄家得多麻烦呀!”

  苏年抿唇,“嫁人了,我就是不是姐妹了是不?”

  “没良心的女人!我要是出了事情,你也别来找我,就让我自己在这自生自灭好了!”

  说着苏年挂了电话。

  年息有些着急。

  最后,还是跟司机要了车钥匙,开了一辆车出去。

  年息来到了苏年说的酒吧。

  服务员将她带到了包厢,年息开门进去之,有些怔愣。

  包厢内的人朝她看来。

  年息这才发现,包厢里面,除了自己和苏年,全是男的。

  苏年一脸惊喜地走向年息,拉着她的手腕,“我就知道你回来的!”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门学校教职工界的各系系草!”

  “经院系的曾教授,曾子良,今年31岁!”

  年息尴尬地扯着嘴角,点头。

  苏年笑着继续,“建筑系的林教授,林启正,31岁,画了一手好画,你这么喜欢摄影,你俩算的上是志同道合!以后要是想外出写生,两人一起,刚好!”

  “还有……”

  苏年还想继续。

  年息将苏年扯到一旁,“苏年,你在干嘛?”

  苏年有些诧异地捂着嘴巴,“息息,我在给找对象,你没发现吗?”

  年息捏着眉心,摇了摇头,将苏年按在原地,“站着别动!”恨铁不成钢第轻吼了一声,“我结婚了!你想让我红杏出墙吗?”

  苏年脸色,猛地点头,“我觉得姓薄的和姓乔的都不靠谱!”

  “我好不容易把他们都给弄出来的,你就是躺着,现在也别想走!”

  年息真是哭笑不得。

  年息看得出来,这些男的,人品都不错。

  不过年息真是很不太明白,她一个新传院的讲师,还是个就职不久的讲师,是怎么勾搭上其他院的教授?

  估计得花不少心思。

  不想拂了苏年的面子,就硬着头皮在这里安安分分第留了下来。

  年息找的人,人品,她还是觉得肯定没问题的。

  只是年息或许真有些郁闷,一不小心,就喝了不少酒。

  自从和苏家决裂以来,她都没碰过久了。

  年息其实还是挺喜欢喝酒的,特别是二锅头,以前常常跟苏年在外头用二锅头搭着炒螺吃,啤酒也还凑合。

  最后,大家都喝得有些醉。

  薄邢言发现年息还没回来,就打了一个电话。

  年息醉的严重,苏年还稍微留着一丝神志。

  拿起电话模模糊糊第看见老公两个字。瘪了瘪嘴,尽管嫌弃,还是接了起来,很不客气第吼了一声,“姓薄的吗?”

  薄邢言有些不悦,刚想开口,那边又传来声音,“你个狗娘养的,要对年息好点!知道吗?”

  “年息在不夜城,你快来接她!”

  说着,就将手机塞回了年息口袋。

  薄邢言一听,脸色黑压压的一层叠着一层。

  来到不夜城的时候,薄邢言发现酒吧大厅里面,根本看不到年息的影子,不由得有些恼怒。

  心里觉得苏年那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靠谱。

  拧着眉,打了一个电话回去。

  这次接电话的是年息,薄邢言听到年息醉的连话都说不清的样子,心里火气噌噌噌第往上涨,让人关了大厅的音乐,压低嗓音,怒气腾腾第开口,“在哪?”

  年息咿咿呀呀,“你是谁呀?我怎么觉得你声音这么讨厌?”

  薄邢言的眼角抽了抽,脸色越加的黑尘。

  “你……”

  薄邢言怒。

  年息那边惊呼一声,“嗷呜,我记得了,你是我老公!”

  “可是我好讨厌你呀!”

继续阅读:第44章 一起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