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吓到我了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785

  轰隆一声,年息脑子一阵恍惚,像是在一个大晴天下霹了一道闪电,轰隆一声,将她霹得差点踉跄。

  薄邢言狭长的眸子眯起,眼光透着浓浓的淡漠“年息,我先跟你打个招呼!”

  眼神变得恍惚着没听到薄邢言的话。

  薄邢言双手压着年息的双肩拧眉!

  年息面无血色地看着薄邢言,“嗯?”

  “我不要孩子,就算是结婚以后!”

  年息一怔,难过碾过心房,她甚至不愿意听,脸色也霎那间的发白。

  “可是,可是孩子那么可爱……”

  年息看着薄邢言的脸色沉了下去。

  心里一慌,“好!”

  薄邢言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终究没说出来。

  ……

  年息在听到薄邢言说要跟她结婚到时候,就往家里赶,她想拿着户口本就想走。

  也不知道薄邢言已经见过苏国民和申雅,就让他先走。

  年息看着薄邢言走了之后,才看准苏景承的房间,准备爬进去,她至今进去找李婶就好。

  苏景承的房间对出来,是一棵树。

  以前年息就经常爬,苏景承虽然老是说她,她也不听,可是就算她不听,他也没有告过密,还常常帮她瞒着。

  年息不想让薄邢言看见她爬树的窘样,就让薄邢言先走。

  薄邢言走了几百米,又停下车,往后倒,汽车的后视镜恰好照到年息撅起的屁股,薄邢言眼角有些抽搐。

  推开车门,走了出来,走上前,“这么想嫁我?”

  年息的手差点打滑,这才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身后的人是谁,心里实在是大起大落,就尖锐地大吼了一声,“你干什么?”

  薄邢言显然没想到年息反应这么大,抿唇,“你敢吼我?”

  年息眼有些发红,她如果掉下去,就摔着了,不只是她而已,年息扭过头,语气中透着些委屈,“你吓着我了!”

  薄邢言拧眉,沉声喝道,“下来!”

  苏景承听到声音,探出了头,也有些不悦,“年息!”

  年息刚才的声音本来就有些大,李婶听到了也跑了出来,“大小姐!”

  年息和薄邢言正正经经地进了苏家大门。

  苏国民气得鼻子都歪了,和申雅坐在苏家客厅里瞪着相互瞪着。

  苏国民手中的拐杖被抓得死紧。

  薄邢言还没走进苏家,远远就听到申雅那令人厌恶的话语。

  幽黑的瞳仁一阵紧缩。

  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和阴沉,端着雍容的步伐地往苏家大门跨进去,有种君临天下的气概。

  刀锋一般的视线,毫不客气地直指申雅。

  像是生生将她的肉给割下来一般。

  申雅看着薄邢言这样的视线,整个身子,狠狠一阵瑟缩。

  苏国民在看到年息的时候,用力将拐杖往年息身上砸,薄邢言回神,迅速伸手抓住棍子,扔到了一旁,速度快的令年息有些咋舌。

  年息半响没有回过神来,有一种被人护在手心的感觉。

  薄眉心蹙成倒八字,这什么父亲?还想动手。

  当年申雅在苏国民将年息接回来之后,死活不肯将年息的户口迁回苏家。

  苏国民无奈之下,只能将年息的户口迁进了李婶名下。

  薄邢言瞥了一眼这家子的人,有些愠怒,“年息的户口!”

  李婶一怔,转过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跑,这薄少爷估计是来要户口本和大小姐结婚的,她看这薄少爷可靠,长着也好看。

  李婶笑着将户口本伸到薄邢言面前,“这是小姐的户口!”

  年息上前,结果户口本,有些没有脸去看薄邢言,想不到吧,她的户口不再苏国民的名下,而是在李婶的名下。

  苏国民和申雅都想不到,李婶竟然这么大胆,敢自作主张,“李婶,你还真把年息当成你女儿了是不是?”

  申雅尖声呵斥。

  李婶吓得身子一抖,腿有些软,硬着头皮道,“我,我只是看见老爷和太太收了薄少爷的聘礼,所以……”

  年息脑子又炸开一片,简直不敢相信,想着估计是乔家看到那样的新闻,不愿意要她了,便随随便便地收下了别人家的聘礼,如果不是薄家,他们应该也会这样做吧。

  这个家的人呀,年息咬牙瞪着,她有什么好留恋的?

  将李婶护在身后,“李婶,你别怕她!”

  薄邢言想当天就和年息注册了。

  可是天色已晚,民政局的人周末不上班。

  周一,年息就和薄邢言领了证。

  她终于成为薄邢言的老婆,年息的求爱大作战第一部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就是让薄邢言喜欢她,努力的让他喜欢她。

  可是她不知道,薄邢言想的却是,人我是娶回家了,以后也好,笑也罢。

  都是年息自己找的。

  他唯一认定的是。

  最后要离婚的,一定是年息,必须得心甘情愿。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有一种心甘情愿也是可怕的。

继续阅读:第28章 年息长的太丑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