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年息长的太丑了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756

  薄邢言天性傲娇。

  自己的东西,别人伤不得。

  可是关上门之后,我爱怎么怠慢怎么怠慢。

  所以,他觉得,我把聘礼往苏家送了,苏家也收了,年息就是他的人,苏国民就算是年息的父亲,也不能打她。

  既然年息都嫁过来了。

  他也就懒得理了。

  骨子里那傲娇的因子跃了起来,脸一拉,又成了另外一个薄邢言。

  年息也在当天就将自己的行李搬到了薄家。

  林青秋和薄老太太都高兴得不行。

  跟宝一样,牵着年息在家里晃了一圈。

  到了晚上,薄邢言却开始纠结。

  要不要睡年息?

  不睡,坚决不睡。

  从现在开始,将年息冷落到底。

  冷落到她哭。

  看她还想嫁他。

  他以为,年息会如狼似虎地扑上来。

  他都想好了怎么躲过年息的进攻。

  毕竟一开始跟她提结婚的时候,还说免费让他睡。

  这不得不让薄邢言误会,年息很想睡他。

  晚上再见到年息的时候,年息像一个受惊的小兔子,一个蹦达,溜到卧室里面去了。

  他以为年息这是暗示他睡她。

  薄邢言脸一拉嗤了一声真是自作多情。

  谁想睡你。

  老子压根不喜欢睡你。

  薄邢言走进房间

  年息反射性地从床上爬下来,站到床边,一脸防备地看着薄邢言。

  薄邢言扔给年息一个枕头,“自己滚到沙发去睡!”

  枕头砸在年息的脑门上。

  年息有些受伤。

  地缩着脚趾,走了出去。

  薄邢言有些怔愣,跟上前去,将你年息转过来,伸手掐住她的下颚,“欲擒故纵?”

  年息下巴有些疼,“我改变主意了!”

  她倒是想和薄邢言来个先做后爱呀,可是身体不允许呀。

  薄邢言拧眉扔开了年息的下颚,重重地哼了一声,“以后和我保持三尺的距离!”

  无论是语气,还是行为,都有一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薄邢言收回自己的手,“滚远点!”

  说着温吞吞地拽住自己的领带,动作中透着一丝的不耐。

  他认为自己的自制力很强。

  就算和年息谁在一张床上,只要他不想碰年息。

  他就不碰。

  爱睡不睡。

  想着,脖子上的领带也被解得差不多了。

  一拽就直接落在了手上。

  完了,忽然有些无事可做。

  总觉得心口憋着一股气。

  那叫一个闷呀。

  可是又找不到地方发泄。

  烦。

  烦,真是烦。

  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变脸和翻书一样快的女人。

  年息在沙发上缩了一个晚上。

  可是却很晚很晚都没睡着。

  她在甫城的时候,看中了一件婚纱。

  她花了差不多二十万,买了下来。

  她想,如果真能嫁给薄邢言,她就穿那件婚纱。

  回来的时候,寄放在了苏年家里。

  这会薄邢言已经和她扯了证,可是却没有半分想要跟她举行婚礼的意思。

  心里很酸很酸。

  年息其实是个占有欲比较强的女人,薄邢言既然是她丈夫,就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特别是薄邢言还不喜欢她的时候,她就想着举办婚礼,昭告天下,免得以后生出个小三小四小五。

  可是她也比谁都明白,有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的。

  林青秋第二天一早便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都摆了出来。

  “妈,这家婚礼策划公司怎么样?听说请他们公司策划策划婚礼的新人,没有一对是离婚的!婚姻是大事,图个好兆头!”

  薄老太太特意戴上了老花眼,眯着沧桑的眼睛,缓缓地点头,“嗯~”

  “那好!”林青秋将本子合上,“等一下我问问他们两个的意见!”

  年息既然已经嫁到了薄家。

  那一定不能委屈了人家。

  婚礼怎么也不能少。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年息睡得很沉,薄邢言已经穿戴整齐了,年息还没有起来。

  弓着身子缩在床上,跟个毛毛虫一样。

  薄邢言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大约是年息长得太丑了。

  所以硬生生把他家的沙发给拉低了档次。

  人丑就是硬伤。

  他应该把她叫醒。

  想着就伸手拽住了年息胸口的衣领,拽了起来。

  年息呜呜地嘟囔了几声,猛然惊醒。

  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的俊脸,笑得有些慵懒,可是又透着一股动人的无邪,“早!”

  薄邢言不由得怔了怔。

  “起床!”

  说着就要松开手,年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一早就将两只手挂在了年息的脖子上。

  薄邢言松手之后,年息整个人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年息手肘一撑,整个人往上攀了攀。

  这回,年息的脑袋高于薄邢言的脑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