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对干瘪四季豆没兴趣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658

  “关于肖伯伯私自挪用的自己,五天内归还!”

  薄邢言垂了垂眼眸,眸光有些讳莫如深,“肖伯伯是年纪大了也大了,相信只是不小心手指抽了或者老花眼模糊了犯下的错,我既然叫您一声肖伯伯,自然不想大义灭亲……”

  薄邢言坐了下来脑袋垂着,没人看得到薄邢言的眼睛,只知道他双手交叉自然垂在身前,两只拇指时不时碰一下,平静得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情绪,却莫名的让人感到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

  肖董事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站了起来,“你……你想逼死我吗??”

  说着一口气提不上来,会议室内响起了肖董事剧烈的咳嗽声。

  薄邢言微微抬了抬头,双眼眯成一条狭缝,里面迸出的视线确实犀利得很,“若是换了其他人,今天还不一定有机会站在这里!”

  他抿了抿唇,蹙起了眉心,淡漠道,“陆沉,送肖伯伯去医院!”

  年息很快就辞了在甫城的工作,跑回了江城。

  第一时间找到薄氏,并在楼下等了一下午。

  薄邢言下班的时候,在公司的楼下看到正在徘徊的年息,眉心蹙了蹙。

  年息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薄邢言,兴高彩烈地跑了上来。

  薄邢言看笑得这样明艳的年息,有些怔然。

  年息踩着有些飘飘然的步子跑上来,就抓住了薄邢言,“薄邢言,我门结婚!”

  说着瞩瞩地望着薄邢言。

  薄邢言幽深的瞳仁有些紧缩。

  年息却继续开口,“你只要给我一纸婚书,我免费给你睡,不收你肉钱!”

  薄邢言火气有些大,扯开年息的手,一脸嫌弃地丢开,“你哪来的自信,我喜欢睡你!!”

  年息变得惊慌而焦急,她其实特别怕薄邢言拒绝她,因为她下一次也许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勇气。

  她一直跟在薄邢言的身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168厘米,也不胖,身体很健康,长得漂亮,三围很标准,关键我的是36C也不算小!”

  薄邢言忽然顿下了脚步,瞥了一眼年息高耸的地方,很是嫌恶,“你就是把自己的胸报成36E都没用!”

  说着继续往前走。

  年息简直不敢相信。

  她还记得,一个多月以前,薄邢言最喜欢的就是她这里。

  留下的淤痕好几天都没消掉。

  可是他现在竟然说他对她的胸不感兴趣。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年息脸上的表情表情可谓是变化万千。

  薄邢言瞥了一眼,哼,爷什么杯的女人没见过,稀罕你这小小的C?

  干瘪得和四季豆一样。

  笑话。

  薄邢言掠过年息,钻进了自己的车,他也没想到年息会忽然跟着钻进了他的副驾驶,抓着他的手,随着她叉腰挺胸,薄邢言本来只是想将年息推开,却被她急转了方向,不偏不倚地往年息撅起的胸膛推去。

  刚好一手掌握。

  薄邢言眸底闪过一丝讶然。

  年息胸衣无法守护的地方,如火一样,滚烫的不行,那抹滚烫,就那样,顺着他的之间,往回传递,某些神经一阵紧绷。

  年息抿着唇,嘴角挑起一抹狡黠的弧度。

  “手感好么?”年息笑着,眼波荡漾,像是特意一般地,对薄邢言发出一股狐狸精般的*。

  薄邢言有些无言地额间一跳,倒是一脸漫不经心地抓了两抓,随而拂开年息,“干瘪得跟四季豆一样的胸,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年息一噎。

  很是怀疑地往自己的胸脯瞥。

  “你!”

  年息气急,“你娶不娶我?”

  薄邢言淡漠地撇开眼,“不娶!”

  “我会让你娶我的!”

  说着,年息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薄邢言狠狠拉上车门,点火发动引擎,喷出一尾巴的烟。

  年息有些怔然。

  回神的时候,有些怅然失色地捂了捂自己的小腹。

  “我一定,一定会,努力地为你创造一个家。

  你一定会比妈妈幸福!

  ”

  年息联系了一家八卦杂志。

  年息当然可以自己怀了薄邢言的孩子为理由,嫁给薄邢言。

  可是薄邢言并不是会因为孩子妥协的人。

  若是不能嫁给薄邢言,估计还有会惹上官司或者被压着去堕胎的可能。

  第二天一早,薄邢言就被林青秋吵醒。

  他打开门的时候,林青秋直接将一本杂志摔到他的脸上。

  表情既怒其不争,又恨铁不成钢。

  薄邢言有一种,负心汉遇见下堂妻感觉。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继续阅读:第22章 就当我们乔家从来没说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