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和我老公感情好着呢
高尚的人民币2018-03-27 12:043,606

  “停车!”

  年息忽然开口。

  薄邢言怔了一下。

  看了一眼年息,也开口,“停车!”

  年息下了车。

  薄邢言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让司机开车。

  司机犹豫了一下,“少爷,这个地段,打车难!”

  “开车!”

  薄邢言冷着声音吼了一下。

  司机晃了晃脑袋,点头。

  年息看着绝车而去的车。

  这世间,大概也只有薄邢言,才会这般的大度。

  怂恿自己的妻子去和别人好。

  乔西洲路过的时候,看到年息一个人站在江边,狠狠踩下了刹车。

  “年息!”

  乔西洲开口,叫了一声年息。

  年息回神,有些尴尬!

  “上车!”

  乔西洲言简意赅!

  年息看了一下空旷的四周,犹豫了一下,便上了车!

  “今晚,谢谢你!”年息开口。

  “不过乔大哥,想那样的事情,你以后不要做了!”

  乔西洲在江城,是个有名的贵公子!

  她不希望,他因为她,被人说三道四,更不想因为自己,让薄家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乔西洲垂了垂眼帘,“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我还是会这样做!”

  年息笑了笑,语调有些调皮,“像这样的场合,我自然不会一个人出现!我丈夫也在,这样的事情,我丈夫会帮我解决!你抢了他的风头,他会不高兴!”

  乔西洲扯了扯唇角,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年息,没有那个男人会把自己的喜欢的女人丢在路上!”

  年息手狠狠拽着包包,手背有些扭曲,双唇狠狠抿紧。

  乔西洲笑了笑,“所以,年息别骗我了,薄邢言他并不喜欢你!”

  年息像个被踩着尾巴的狗反射性第反驳道,“我和我老公感情好着呢!你别诅咒我们!”

  乔西洲若有所思地看着年息,那打量的视线打在年息身上,让她有些如坐针毡。

  年息忽然感觉体内有些燥热,看着薄邢言抿起的薄唇,竟魔怔般地第伸手上去,想要摸。

  其实她不止想要摸,还想要亲上去。

  乔西洲看着年息这突然的变化,有些怔然。

  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响起,乔西洲狠狠蹙起了眉心,年息如梦初醒瞪大了眼睛。

  随即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这样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想起自己临走之前,哆了一口的酒,年息脸色脸色像是忽然见被冷风刮了一遍了一把,霎那间失去了所有的表情,甚至身子都在微微地颤抖着。

  “停车!”

  年息喃喃道。

  司机怔了一下,看向乔西洲。

  年息有些焦急第大吼了一声,“停车!!”

  乔西洲蹙眉,伸手想要拍上年息的肩膀。

  年息缩了缩肩膀,一脸的防备,瞪圆了眼,“离我远点!”

  乔西洲一怔,往年息那边凑了凑,年息闻到了乔西洲身上的雄性气息,脑子有些恍惚。

  像一只匿食的仓鼠,抢一般地,抓着乔西洲的手,就往自己脸上贴,贪婪又温顺,像一只不依不挠的猫。

  乔西洲感觉到年息身上惊人的温度,眉心狠狠蹙了起来。

  年息便抓着乔西洲的手,边开口,娇嗔道,“我就摸摸!”

  脚踢到了包包,年息看到之后,恢复了一丝神志,惊慌失措第丢开乔西洲的手,拿着包包,开始找手机,看到手机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拨给了薄邢言。

  乔西洲虎躯一震,扯过年息的包包,就往车外扔,“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对司机吼了一声,“去附近的医院!”

  乔西洲将年息扯了过来,将年息狠狠禁锢在怀里。

  他是不会让年息去找薄邢言做年息的解药的。

  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不能再徒增年息的反感!

  

  薄家

  薄邢言回到家里以后,只接到一次年息的电话,可是那边明明接通了,却没有半点声音,心里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轻松。

  看了不止一次时间。

  可是年息竟然还没有回来。

  心像是被人放在油锅里炸,热得他感觉怎么开空调都无法将温度调下来。

  额间硬生生的冒出了冷汗。

  他拿起了手机,就要给年息打电话。

  却发现,年息的手机已经无法接通。

  掐着手机的五指,用力地拽着,指节泛白,拿起车钥匙,就要出去。

  连大裤衩都没换掉,晃晃悠悠地到了门口,换鞋。

  可是刚出去,林青秋推门而入。

  薄邢言狠狠蹙起了眉心。

  林青秋怔了一下,“你要去哪里?已经很晚了!”

  薄邢言回神,胸腔的某个地方本来如擂鼓一样轰动竟然奇迹般地缓和了下来,看着林青秋被噎了一下,“有事!”

  林青秋点头,嗯了一声,往里面走去。

  林青秋却忽然转过头,“你还是换件衣服再出去吧,一件大裤衩,算个什么样?”

  薄宅周围都是一些名门望族,大户人家,平时出门都比较注意形象。

  不会像一些一般的小区里的人一样,穿着睡衣,嗑着瓜子,到处晃悠。

  薄邢言沉下脸,往自己身上看去,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又迅速走了出去。

  薄邢言从来没有这般焦虑过,找不着年息,薄邢言的脾气噌噌噌地往上冒。

  动用了关系,听说年息在医院的时候,愣了一下。

  他忽然安静了下来。

  来到医院的时候,莫名的觉得忐忑,路上一直都想着,他怎么跟年息开口,要不要道歉。

  可是在来到医院看到年息衣衫凌乱第躺在乔西洲的时候。

  他的眉宇间有一霎那的怔忪。

  陆沉怔了一下。

  “老板!”

  薄邢言言伸手打断了陆沉的声音,蹙着眉心往回走。

  薄邢言垂了垂眼帘,“今晚的事情,不许说出去!今晚我在外面住,年息和我一起!”

  第二天一早,年息一挣开眼睛,就看到乔西洲,心里莫名第升腾起一股失落。

  看到自己是在医院,松了一口气。

  乔西洲也醒了过来,下一瞬,病房的门便被人推开。

  薄邢言拧着眉走了进来。

  年息有些怔愣第看着薄邢言,笑了笑,原来如此!

  薄邢言对年息这样的表情,很不爽,很不爽,可是表现出来的,确实那般的风平浪静。

  年息换上薄邢言带来的衣服,跟乔西洲说了一声谢谢,便准备离开医院。

  乔西洲拧眉,忽然上千扯住年息的手腕,将年息从小戴到大的手链,圈上年息的手腕,若有似无第瞥了一眼薄邢言,嗓音温吞吞的,“别掉了!还有,像这样的男人,还不如我啊年息!”

  年息怔了怔,心里狠狠一缩。

  小肥羊火锅店是年息和苏年最喜欢的地方。

  苏年知道年息孩子没了。

  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想刺激年息。

  “息息!”

  年息夹起一块羊肉,放进鸳鸯锅里面,烫了烫,再夹给苏年,“吃吃快吃,都是你喜欢的!”

  苏年喉咙有些干涩,一不小心,就掉下了眼泪。

  年息一怔。

  “你怎么了?”

  苏年看着年息,“你这么难过,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替你哭了!”

  年息嘴角垂了下来。

  苏年继续开口,“年息,如果你也不开心,你离婚吧!”

  年息扯了扯嘴角,嗓音有些哑,“可是,可是……”

  年息不知道怎么回应下去。

  两人吃完麻辣烫,苏年拉着年息去了商场。

  年息逛着逛着就来到了婴儿用品卖区。

  年息看着玲琅满目的婴儿日用品,有些惊艳,“苏年,这些东西都好可爱!你看这个奶嘴!”

  苏年附和着点头。

  年息回来的时候,恰好看见林青秋坐在客厅里面的和一个女人在聊天,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年息忙将手上的东西藏到身后,对着林青秋喊了一声妈。

  林青秋看了年息一眼,点了点头。

  年息回到卧室,才将那个奶嘴收好。

  申雅今早去了苏氏,忽然听说苏氏出了问题。

  薄氏突然撤掉了和苏氏的合作,使得苏景承现在是骑虎难下。

  申雅想起前些天自己给年息泼水的事情,打了一个哆嗦。

  “一定是这个小婊砸!”

  想着直接转身往会走。

  “去薄家!”

  林青秋今天不再家,听说是和别家的千金去逛街去了。

  年息坐在奶奶旁边,跟着奶奶在折千纸鹤。

  奶奶似乎很喜欢这种东西。

  常常拉着年息说薄邢言小时候的事情,说薄邢言小时候的时候,家里其实还不怎么地,薄邢言和薄岑言常常把家里门口贴的对联扯下来,剪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嚷嚷着要做千纸鹤。

  奶奶拉着年息,“你和邢言言可要快点给我造小金曾孙!”

  说着自得自乐地扶了扶眼镜。

  年息听着,脸色煞白。

  心里疼得痉挛,她的宝宝,其实还是那么多人期待的。

  可是却因为她的不注意,害死了那个孩子。

  刘妈忽然进来对年息开口,“少奶奶,苏太太找您!”

  苏太太?

  年息怔了一下,回神,点了点头,站起来,“我知道了!让她去后院等我!”

  说着扶起奶奶,“奶奶,您坐一下,我待会就回来!”

  年息其实很好奇,申雅为什么会找她。

  其实申雅一点也不想找她。

  她其实更想找林青秋。

  但是那样子的话,挑拨性太明显,林青秋这样精明的女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弄不好,自己以后说的话,林青秋都不会相信。

  所以,在没有取得林青秋的信任之前,她只能来找年息。

  年息远远便看到坐在后院大树下的申雅,尽管不耐烦,还是走了过去,在年息的对面坐下。

  “什么事?”

继续阅读:第38章 薄邢言,你别这样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