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高尚的人民币2020-01-13 13:143,059

她看着薄邢言,狠狠咽了一口唾液,嗲声嗲气的,食指交叉紧握贴在胸前,一脸崇拜,“老公,你好帅!”

  薄邢言浑身一颤,鸡皮疙瘩起了一大片。

  薄邢言算是看出来了,年息这一身的狐媚子样。

  申雅远远地透过后视镜,看到吻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脸色特别的难看。

  “小婊砸,不要脸!”

  “光天化日之下,真不要脸!”

  苏景承蹙眉,“妈!”

  申雅哼了一声。

  “连婚礼都不举行,指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变成下堂妻了!”

  林青秋看着看着发现两人不见了,就走了上来,“这两孩子,跑哪去了?”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大树旁边。

  林青秋听到唔唔声,脑袋一转,嘴巴诧异地张开,夸张的快要能塞下一颗鸡蛋。

  没想到两人这才几天,就这么火热。

  这孙子,也得快了。

  瞄了两眼,就悄悄地转身往薄家大宅走去。

  嘴巴一直笑个不停。

  “太太!”

  刘妈看着林青秋,叫了一声。

  林青秋嘴角一窒,有些恼地瞥了一眼刘妈,再回头,看了一眼薄邢言和年息的方向。

  薄邢言回神一愣,年息趁势推开了薄邢言。

  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回跑。

  可是一抬头,又看到正尴尬地看着自己和薄邢言的林青秋。

  五指微握,下意识的抵住自己被吻红了的双唇,低垂着脑袋。

  在薄邢言面前装嗲浪几个浪,易于增长感情,在婆婆这边,搞不好会被觉得是不三不四。

  林青秋瞥了一眼薄邢言,“我可什么都没看见!”

  说着有些急促地往薄家大宅走。

  年轻人,就是热情。

  薄邢言像个没事人一样,越过年息,往回走。

  年息回神,跟着跑上前,语气有些娇嗔,“诶,你等等我!”

  薄邢言这些天常常想起那天将年息摁在大树上吻的画面。

  年息的双唇,软软的,像是泛着草莓味的果冻,他有种想要将她吞下去的冲动。

  有些烦躁。

  陆沉进来的时候,喊了好几声总裁,薄邢言都没回神。

  他加大了音量。

  薄邢言正儿八经地拧了拧眉心,一副十足的总裁脸。

  给人营造一种,这日理万机的感觉。

  这时薄邢言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他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是林青秋,气定闲宁地接起。

  一不小心摁上了免提键,林青秋的声音迫不及待地想起,“晚上回家吃饭!”

  薄邢言想了会,脑子闪过年息垂着头扒饭的样子,本打算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一声好。

  陆沉将文件放在桌面上,双手交叠贴在身前,修长的身子微屈,一脸打断了您意淫的抱歉样。

  “再提醒您一遍,晚上八点,和LG集团在京都酒店签约!”

  薄邢言白了一眼陆沉,却是真脸色不怎么愉快了地说了一声,“妈,您也听见了!”

  坐在客厅的林青秋有些不高兴,“陆沉也真是的,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也不把你晚饭的时间空出来。”

  陆沉有些无辜地叹了一声。

  林青秋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

  薄邢言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LG的老总自己是个酒鬼,总天真地以为男人就应该像他这样,总觉得跟别人喝酒,不把人家灌醉,就是不尊重人家。

  薄邢言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些放纵。

  也不像从前一样,让人给他挡酒。

  人给他满上多少杯,他就干了多少杯。

  以至于到最后,他喝得烂醉。

  陆沉将薄邢言送回薄家的时候,被林青秋和薄老太太轮着骂了一顿。

  “怎么让薄邢言喝这么多就哟!”

  薄老太太老年痴呆一犯,有些口不择言,孩子气地往陆沉身上砸了一巴掌,老脸纵横,“我家金蛋是有媳妇的,喝这么多酒,都不能造人!

  年息窸窸窣窣地拿着笔和笔记本在窝在床上乱画。

  门突然被敲响。

  便匆匆忙忙地将笔记本收了起来。

  揣着拖鞋哒哒哒地往门口走去。

  “来了!”

  年息开了门,边看带薄邢言被人架着往里面走。

  “妈,薄邢言怎么喝这么多酒?”

  林青秋一脸气恼地等了一眼陆沉。

  哼了一声。

  年息跟上。

  林青秋本想像以前照顾自己薄邢言一样动手照顾薄邢言,忽然想到年息,觉得这又是一个培养感情的好时机,便将手上的毛巾塞到年息手上。

  看了一眼,就扶着望眼欲穿的薄老太太出去。

  年息怔了一下。

  看着门被锁上,心里升起一抹异样。

  将毛巾丢到一旁,开始扒薄邢言身上的衣服。

  直接扒了丢浴缸。

  只是,薄邢言不怎么配合,她解着解着薄邢言衬衣上的扣子,忽然被薄邢言拽住双手,用力甩上了床。

  然后,被当成枕头一样枕在脑袋下。

  呼呼地睡着。

  年息松了一口气。

  脸有些红。

  她刚才还以为,薄邢言要对她做什么呢!

  她都想好了,这薄邢言醉成这样,不清醒,他真想乱来,她那东西把他给敲晕了。

  看着薄邢言像个孩子一样,将脸贴在她的小腹前。

  她忽然有种触电的感觉,背脊狠狠一僵,嘴角本来的牵强的弧度也停滞了下来。

  傻愣愣地,有些神奇又惊喜地伸手碰了碰薄邢言的脑袋。

  薄邢言的头发有些硬,还染着少量棕白棕白的颜色,有些野。

  五官长得冷硬又俊朗,他侧着脸的脸,在年息的视线下,五官更加挺立,犹豫角度的原因,灯光将他的五官照的只有一半是光明的。

  他熟睡的脸,有些慵懒又无害。

  年息伸手撮了他的一把洋气的头发,扯了扯,薄邢言眉心随之蹙了起来,年息笑了起来,有些天真,“你看,我才不过是撮了一把你的头发,都不疼,你都在皱眉,那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才不信你不疼!”

  她觉得,或许是宝宝还不够大,薄邢言看不到,摸不着,等宝宝长大了点,他肯定就舍不得了!

  她不会让自己的宝宝,成为第二个自己。

  自从苏国民和母亲的事情爆发之后,年息她做事,总是会想到三种结局,一种是极坏的,一种是极好的,一种是不好的也不坏的。

  幸运的是,这么些年来,虽然也没遇到最好的情况,但是也从来没有遇到极坏的那种情况。

  正因如此,年息又喜欢上了侥幸地过日子,总觉得自己下一次一定还不会遇到那种极坏的情况。

  所以,在有了宝宝之后,她就又想都没想地,赌上了自己,去赌一场未必能赢的局。

  和薄邢言之间,无非两种结果,一种是顺利得到薄邢言的心,和和美美。

  还有一种,做不成情人,能做朋友也行,起码日子安稳稳的。

  一种是得不到薄邢言的心,那她就和薄邢言做一辈子的怨偶!

  自豪那种结果肯定是极坏的,但是有三分之二的胜算呢,放弃了多可惜!

  年息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玩一局叫做暗棋的游戏,明明不到全翻开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可是她只觉得自己不会输。

  苏国民离开薄家之后,没再和薄家有什么联系。

  年息最近老是觉得不舒服。

  腹部常常有下坠感。

  起初她没怎么注意。

  反正不痛,也不见红,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年息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

  一天早上,年息一如往常地起床,洗簌完之后,出来和林青秋和薄老太太用早餐,但是薄老太太一早就被她的老姐妹带出去了,并不在家,林青秋觉得年息今天脸色有些不好,脸色有些发白,刚想开口,年息就尖叫了一声,手上的调羹掉在地上,随即伸手狠狠捂住腹部。

  年息就感觉到一股剧烈的刺痛,从小腹中传来。

  林青秋看着年息被疼得扭曲了的笑脸,心下一惊,站了起来,却在来到年息身边的时候,看到年息裙子上被血濡湿了的一片。

  到底是个过来人,林青秋当即就猜到年息这是怎么了。

  还来不及惊喜,就被这种状况压得有些踉跄。

  站在一旁的刘妈惊呼一声。

  “少奶奶这是要流产了呀。”

  年息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可是却看到自己裙子红了的一片,整个人像是被生生抽了魂,一股悲凉从四肢百骸传进胸膛,有一种天崩地裂的绝望。

继续阅读:第35章 不喜欢的只是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