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从未说出的心意
慕寒殿2016-04-27 16:013,303

  到了后来,他总是时不时在学校遇见她。之后,她发现他就住在她家对面,于是,便叫司机不用来接她了,每次,都去蹭他的车。

  然后,到了她二年级的时候,他已经四年级了,由于学校离家也不远,所以他开始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当然,后面总是带着一个拖油瓶。有几次,他驮着她没有骑稳,撞上了街边的花台,她被摔在了地上,第二天,就忘了疼,依旧还是坐上了他的后座。

  小学的时光走得格外得慢,不过,不知不觉还是到了他六年级的时候。那会儿,她长得和一个洋娃娃一样,所以他走在学校里,总是听见男生时不时地议论到她。不过,他一直和她一起上下学,所以那些放学想要堵她的男生,最终都无奈放弃了。

  当然,他当时在学校也是颇有名气,几乎走在哪里都会有很多女生的眼光追随着他。甚至有好几次,他和她一起去学校食堂的时候,还有女生拦下他,给他送情书。

  那时候,她格外霸气地挡在他的面前,将女生上下打量,然后一脸鄙视道:“你条件不够,配不上亦辰哥哥。”

  于是,几乎都不用他自己拒绝,她便替他把桃花都挡了下来。拿她的话来说,并不是因为她的眼光高,就是所有人的条件都不够。那时候,看她叉着小蛮腰对那些女孩挑三拣四的时候,他的心情还是颇为受用的。

  所以,他快毕业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问她:“你觉得我们学校谁配得上我?”

  那时候,她转了转眼珠,板着指头思考了许久,这才一脸苦恼道:“好像没有……”想了想,又叹息道:“亦辰哥哥,你以后长大了要是找不到女朋友怎么办?”

  见到她万分为难的样子,他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你觉得你自己怎么样?”

  她完全没有听懂他的暗示,还满是认真地回答:“我自己觉得自己挺好的,但是你不是说我笨吗?而且上次考试我也没考好,你肯定更笑话我了……”

  “没事,我觉得好就行。”他觉得,这是他对她说过最动听的话了。而且,也是最有暗示意义的话了。以至于说完之后,他紧张之余,还在心底大大地鄙视了一番自己的矫情。然而——

  “亦辰哥哥,你意思是我也不算笨的?所以你刚刚是在夸我?”女孩子一脸雀跃,眼睛里都是明媚光彩:“太好了,我也觉得我挺聪明的,之前那次就是发挥失常而已!”

  洛亦辰听了,深呼吸了好几口,不再说话了。

  而颜子沫显然还沉浸在他难得一次的表扬里,沾沾自喜。

  之后,他毕业了,去了A市一中。A市一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虽然当时盛世洛城已经在地产界举足轻重,但是,他是凭自己实力考进去的,并没有利用家里的关系。

  而她依旧在旧小学里上五年级,所以,他们之间的交集渐渐少了。除了有时候她放学后做作业不会去问他,平日里大把大把的时间,他都见不到她。

  其实这些倒不算什么,只是后来有一次,九州地产的万凝枫去他家玩,聊着聊着,突然就提到了颜子沫。当时万凝枫和颜子沫一届,不过在隔壁班。提到颜子沫的时候,他半开玩笑道:“以前经常坐你后座的那个女孩,现在自己骑车上下学,就像个车队领队。”

  “领队?”洛亦辰蹙眉,重复道。

  万凝枫解释:“以前有你在,学校男生不敢追她,你毕业之后,每天都有四五个男生等她一起上下学。”

  洛亦辰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那她呢?”

  万凝枫偏着脑袋道:“她没理他们,反正她骑在前面,那些男生骑在后面,每天都这样,就好像是车队领队一样,太帅了!”

  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就好像自己喜欢的蛋糕被人抢了一样。洛亦辰后面好几天都不高兴,以至于颜子沫来找他问题怎么做的时候,都摆给她一张冷脸。

  最后,他有一天早早地在她家门口等着,见到她出来,来到她面前,冲她凶巴巴地道:“以后上下学不要做领队!”见她一脸懵懂,他又道:“要是那些人还跟着你,你就让你家司机去接你。”

  颜子沫不明所以:“为什么?”

  他心里顿时极为窝火,不耐烦道:“那些人要是突然打起来怎么办?或者欺负你你打得过他们吗?怎么傻乎乎的,都不会动动脑子!”

  颜子沫看了他半晌,困惑地嘀咕:“他们干嘛要打架啊?”见到他瞬间冷了的脸色,只得顺着他道:“好了好了,你聪明,我听你的就是!以后让我家司机来接我。”

  于是,后来他听万凝枫说,她果真上下学都是自家司机接送了。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渐渐和万凝枫走得近了些,而他们在一起的话题,总被他有意无意扯到了颜子沫身上。

  后来,他初二,她六年级,已经到了要准备升学考试的关键时期。某一天,他拦住放学回来的她道:“你想好考哪个初中了吗?”

  她转了转眼珠,嘟着嘴道:“没有。”

  他忍不住问:“你就没想过要考市一中?”

  她想了想,有些犹豫:“好像有点难,分数有点高。”

  他跺了跺脚:“颜子沫,拿出点志气来,好好学习没有什么考不上的!你必须给我考上一中!”

  她被他的气势所折服,开始还有些迷茫,后来也跟着点头,满是斗志道:“好!”

  于是,他心里舒服了,放缓了声音:“要是有不懂的,随时来问我。”

  “嗯嗯!”她一脸欣喜地点头。

  所以,在她最忙碌的一年,反而是和他见面次数最多的。几乎每天吃过晚饭,他们都在一起做作业。她不懂就问他,他虽然少不了训斥她鄙视她,但是每次讲起来的时候,还是格外认真细致。

  后来,她还真的以超过分数线两分的成绩,没有依靠家里的关系,考上了一中。

  本来以为距离近了会常常见到她,然而,那时候,她身边总是有个叫章黎月的女孩子,她们几乎形影不离,所以每次他想要找她单独说话,都因为看到那个女孩在旁边而作罢。

  那一年同校的时光走得很快,他又得准备升学考试,所以接触反而少了。因为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分开,所以一年之后,他又去了高中部,以至于后面的接触更加少了。

  而那个时候,他看到她和章黎月,还有那个同她一起从小学同桌到初中同桌,再到后面高中也是同一个班的季铭川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一直以来,他觉得她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蛋糕,也从没想过可能被他人抢走。但是,看到越发长相出众的她,还有周围男生看她的眼光,他稍微地,就觉得自己平时对她的语气是不是凶了一点?万一把她给赶跑怎么办?

  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家人送了他一辆跑车,他第一时间就载着她去兜风。那个周末,他带着她到了A市旁边的海滨之城,和她一起等到日暮降临。当她看了海上落日之后,又说还要看日出。他二话不说直接打电话给家里请假,然后两人就在车里一直等。

  等到后面,她睡着了,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望着她静静睡着的容颜只觉得移不开眼。于是,在不断的心理斗争中,他渐渐靠近,侧过脸,轻轻地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那一刻,他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却又在这样的紧张中,尝到了此生从未有过的欣喜。

  他一夜没睡着,直到天际开始泛白,才摇醒了她,对她说:“沫沫,太阳要出来了。”

  她睁开朦胧的睡眼,黑琉璃般的眼睛清晰地倒影着他的影子。他第一次有些不敢和她对视,于是,为了掩饰心底的窘迫,他动了动肩膀,一脸嫌弃地说:“头重得跟死猪一样,压得我胳膊都麻了!”

  她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正要解释自己不是猪,他却已经下了车,一把拉了她的手,凶道:“笨蛋,再不去海边一会儿日出就过了!”

  之后,他就一直拉着她的手没有放开,她好像也没有意识到,一直到了太阳完全出来,这才挣开了他的手,伸懒腰道:“好困!”

  “死猪,睡死你!”他一夜没睡都还没说困呢!那个枕他肩膀一整晚的她还好意思说困!

  后来,他考上大学,但是因为大学的时间比较自由,所以他经常时不时去学校找她。当然,这些找都是有理由的。比如,来检查功课;又比如,有大学同学送了他一盒当地特产,他嫌不好吃,于是让她给解决了。总之诸如此类,即使没有借口,他也总能找到不得不来的理由。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她高考结束,邀请他参加她的毕业聚会。那时候,他想到她一向不开窍,所以就等着这个机会告诉她自己的心意。当时,他拿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期待而又紧张地去她的学校找她。却不料,发生了一次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回忆的事,自此,分道扬镳……

  洛亦辰的目光一直在看着颜子沫,以至于手中的文件一页也没翻过,直到门口响起敲门声,他才微微回过神来,声音清淡:“请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