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吃醋
慕寒殿2016-04-27 16:013,056

  见颜子沫看他,洛亦辰的唇角勾出一抹残忍凉薄,他冷笑道:“现在终于舍得回神了?”

  “嗯?”他这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总是这样,无缘无故就对她翻了脸?

  装?他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的本领?不过也对啊,四年不见,她连爬床都学会了,还有什么是她学不会的?!洛亦辰厌恶地看了颜子沫一眼,接着招呼服务员:“买单!”

  颜子沫望着还剩了一半的饭菜,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洛亦辰匆匆刷了卡,抬步便往外走。就在颜子沫同他即将要跨出餐厅的时候,突然一道清朗的男生带着些许的不确定,从二人身后传来:“子沫?”

  颜子沫瞬间顿住脚步,转脸一看,就看到了季铭川带笑的脸。

  “铭川?”颜子沫有些讶异,她自从毕业,就没见过他了,前几天听广播说他要来北方,却没有料到今天竟然会意外碰到。

  季铭川依旧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褪去了青涩,多了几丝成熟。不过,他的俊朗的眉目依旧神采飞扬,可能是南方的紫外线比较强烈,他的肤色比过去黑了不少,却显得古铜而又健康,让人看一眼,就联想到了夏日里的阳光。

  “子沫,我昨天刚回来,还打算联系你,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竟然会在这里碰见,看来我们缘分真是不浅!”季铭川眼底都是跳动的笑意,将颜子沫上下打量,这才毫不吝啬地夸赞道:“我家子沫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缘分不浅?他家子沫?!洛亦辰在旁边听着,只想过去给季铭川狠狠几脚。颜子沫明明是自己的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的了?!还有,这个女人竟然叫他‘铭川’,而自从回来,她见到自己,都叫‘洛总’、‘洛先生’,这样明显的亲疏对比,让他心底的愤怒更是愈演愈烈。

  而就在这时,对面那个可恶的男人好像也看到了他,于是,用些微不确定的语气道:“子沫,这位是洛……”

  颜子沫连忙解释道:“这位是洛亦辰,是盛世洛城的总裁。”

  “哦,洛先生,以前我在学校时候见过你。”季铭川走上前,递上自己的手:“我是季铭川,和子沫是从小到大的同学。”

  还专门强调从小到大?很好!洛亦辰伸出手来,脸上绽出一抹不轻不重的笑意,声线慵懒而贵气:“很高兴认识你。”

  虽然洛亦辰的表现无可挑剔,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洛亦辰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颜子沫有些自嘲地笑笑,她果然已经被他不断变化的情绪弄得有些神经质了,好像他非要发点儿火,她才会觉得稳妥一样。

  而下一刻,洛亦辰却突然揽住了颜子沫的腰,微微侧过脸,语声温柔道:“沫沫,和季先生告别,我们回去吧!”

  突然袭上来的手令颜子沫微微一僵,她诧异地抬头看了洛亦辰一眼,果然,她在他看似柔情的眼中读到了一丝警告。

  可是,她好容易和老同学重逢,话还没说上两句,为什么就得跟他走?她难道和朋友多说几句话的自由都没有了吗?颜子沫心里有些不忿,便从眼里的表情透了出来。

  瞬间,洛亦辰扣在颜子沫腰上的手猛地收紧。颜子沫只觉得腰都被他掐得生疼,正要挣扎开来,洛亦辰突然低下头,十分暧昧的姿态在她的耳边轻轻道:“沫沫,跟我回家,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颜子沫心底猛地一沉,她努力收敛住自己的情绪,冲季铭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铭川,今天我还有点事,改日再和你聊。”

  “好的,子沫,回见!”季铭川挥了挥手。

  颜子沫转过身,同洛亦辰往餐厅外走去,眼中,不自觉地划过一丝悲悯。

  洛亦辰一转过脸,便捕捉到了颜子沫的情绪,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他猛地甩开颜子沫,漂亮的眼睛里都是讽刺:“怎么,见了老朋友,便跟我走得不情不愿了?”

  颜子沫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反正多说多错,自从他再次见到她,她不管做什么,在他的眼里都是令他厌恶的,她索性装作木头人好了。

  洛亦辰到了楼下,见颜子沫踌躇着半天不动,于是,在他的眼底,便是颜子沫还舍不得季铭川。索性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带着她大步往停车场走去。到了车边,洛亦辰一把将颜子沫塞到了副驾驶。紧接着,猛地发动,向着自己的别墅开去。

  于嫂正在一楼打扫,听见门开,见到洛亦辰和颜子沫一起回来的,于是笑道:“少爷,吃晚饭了吗?要不要吃点宵夜?”

  “不用了。”洛亦辰说着,一直拽着颜子沫,快步上了二楼。

  颜子沫的手被他拽得生疼,一到了二楼,便下意识地甩开。洛亦辰的手一空,只觉得心里好像都被人插了一刀,他一点一点靠近颜子沫,低下头,便咬住了她的唇。

  洛亦辰的吻疯狂而又炽烈,带着不容抗拒的霸道和残忍。颜子沫只觉得胸口一阵窒息。

  那根本不是吻,而更像是啃咬,很快,颜子沫便感觉到口腔中一阵腥味传来。然而,他还根本不打算放开她。

  “放开……洛……”颜子沫的声音支离破碎,而洛亦辰恍若未闻。

  “放开你?”洛亦辰的声音如低缓的大提琴,然而语气却是极度地冰冷:“颜子沫,你今天刚刚签订的合约,你难道以为是白给你的吗?”

  颜子沫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

  洛亦辰又道:“忘了告诉你交易的条件,那就是合约结束之前,我只要想要你,你都得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

  颜子沫紧紧抓住被单,直到手心的冷汗将掌中的被单全部浸湿,来自灵魂的寒意才一点一点散发出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既然讨厌她,就离她远远的不就好了么?或者,正因为他恨她,所以才找到这样的方法来惩罚她。

  只要他想要她,她就得马上出现在他的面前?所以,他根本就是把她当做了宣泄欲。望的工具而已。想要就用,用过就扔!

  她想,她应该学着不要再喜欢他了。要学着将这一切单单纯纯当做是一场交易,这样,至少身体上会痛,心却是不会这么难受的。这样,总好过在一次一次自尊被踩在脚底的时候,她还要徒劳地将他们拼接起来,为了将来能够真的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回忆过去,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小的时候,她喜欢和他一起玩,希望和他一起上下学,但是,那时候她的脑海里根本没有喜欢的概念。而转折点却是在她16岁生日的时候。

  以前的生日,每次他都会给自己礼物,有好几次还是单独和她过的。可是那一年的生日,他已经上了大一,距离她家有些远。到了晚上,她也没有接到他的一个电话或者短信,就更别提什么生日礼物了。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她实在撑不住,就准备上床睡觉了。

  就在她掀开被窝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他在楼下叫她。她心里一喜,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冲到阳台上。

  这时候,她才发现外面下雨了。而他就像不知道会被淋湿一样,手里高高举着一个礼品盒,冲她摇道:“沫沫,生日快乐!”

  那时候,远处正好有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他英俊逼人的眉眼,没来由地,她的心跳就慢了一拍。冲下楼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仅仅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吊带睡衣就下去了。

  看到她,他冲她一笑,俊秀的眼中的光芒明亮灼人:“沫沫,生日快乐!还好没到12点,我总算赶上了!”

  他手中的礼物包装已经被雨水淋湿,丑巴巴地十分难看,但是,她接过去的时候,心底却有无数鲜花绽开。

  “亦辰哥哥,谢谢你!”一样和从前一般叫着他的名字,然而那时候她的声音,却是微微颤抖着的。

  有的喜欢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年累月,然后突然在某一个时刻爆发,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的她,欢喜快乐都是被他牵引着,他对她虽然从来都不温柔,甚至有时候还冷冷的,可是,他也从来没有像远离别的女孩那样地远离她。

  她想,定然是因为他们打小就认识的关系,所以他才会允许他身边有她这样的异性存在。那时候,她偷偷喜欢着他,从来不敢在他的面前表露出半分的爱意。因为她看了太多向他告白的女孩,在告白的那一刻,就是他将她们化为彻底陌生人的一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