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王仙芝之死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74,832

  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十二月底 草军行营

  尚君长被斩首的消息终于传至王仙芝。

  王仙芝坐于帅位,双拳紧握,青筋突出,两眼冒火。

  大唐,你太不仗义了,当日是你们求着我和解,我才叫了心腹前去讲数,你们却翻脸如翻书,将我的使者斩杀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仙芝赫然起立,猛拍方桌,大呼一声:为尚将军报仇去!

  众手下摩拳擦掌:王哥哥,我们找谁报仇去?

  是啊,去哪里报仇呢?攻长安,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那找宋威吧,此人实是杀害尚君长的幕后黑手,不除此人,实难气平。只是眼下,宋威龟缩在宋州,唐兵主力正在宋州附近,往哪去,只能碰得头破血流。

  王仙芝叹气,我们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看还是拿江陵(荆州,今湖北江陵县)出出气吧。

  王仙芝选了一个好地方,江陵水路通道,商贾群集,而且王仙芝们还没有来过,自然有大把可以平均的资源。

  那里,正有一个妙人等着与仙芝兄诗词唱和。

  唐僖宗乾符五年(878)正月初一 江陵(湖北江陵县)

  正月里来头一天,无疑是中国最具喜庆的日子,中国人要在这一天,互相拜年,致以节日的问候和新春的祝福。

  江陵市民们正在干这样的事,这里当属节度使杨知温的门庭最热闹,江陵的官员们纷纷来到杨府给使君拜年,恭喜之声不绝于耳,鞭炮之声响彻街市,他们还不知道,有一群愤怒的农民军操着家伙正奔他们而来。

  其实,这件事情杨知温是听说过风声的,可眼下正在过年,有钱的在杀猪,没钱的在买红头绳,再苦再难都要过一个好年。这个时候,稳定压倒一切,所以当别人告诉杨使君乱兵正在附近出入,要小心提防时,他横眉冷对,怒斥对方:胡说八道,影响社会稳定祥和的大好局面。

  然后,杨使君封锁消息,不准其在军民中散播消息,惑乱人心。

  这种东西我们叫自欺欺人。

  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王仙芝们的突然袭击,打了荆州守兵们一个措手不及,不到半日的功夫,就将外城攻破。

  消息传来,举城哗然,但庆幸的他们还有希望。

  江陵,长江重镇,三国时称荆州,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南通湘粤,古称七省通衢,乃兵家必争之地,枭雄称帝之资。所以大唐很重视这块地方,里面配备不少守兵。

  军队马上聚集了起来,他们退守内城,搭弓射箭,往下面招呼檑木,巨石,火油。倒是一时让王仙芝们奈何不得。

  到了夜晚……

  战斗已经打了一天,荆州士兵在拼死卫城,草军亦拼死相攻。这时,有一个人左青龙右白虎的被人拥上了城头。这位是我们的杨知温杨使君。

  杨知温是个文人,一个有趣但神经末梢有些变异的文人,这个不用太奇怪,精神上没些奇异点怎么当诗人。何况这是有家风的,在前文中想像力暴发跟李儇说蝗虫自个抱枝而死的长安官员就是他亲哥哥。

  在听到王仙芝领兵进攻他的城池时,杨使君没有太多的慌张,他只是湿了(手上沁出细汗)又干了(功夫舌燥),颤了(浑身微抖)。杨使君可不是怕的,他只是兴奋。

  据说他在家里因为激动,半天没出门。等军官到了晚上,才发现领导缺失,于是赶紧跑到杨府把这位直接负责人请到了楼头。

  等杨知温爬上楼头那一刻,他彻底震惊。

  热血啊,沸腾!

  沙场啊,雄壮!

  城下,敌军如雷嚣,彩旗如云飘,枪尖如梭过,乱矢如雨上。

  城上,我军震天吼,战鼓惊人魂,长矛刺铁喉,巨石裂金甲。

  这一刻,杨知温有些目瞪口呆,他平常只见过纸上沙场,那曾想能亲眼目睹,此种感受,大概跟一个只看过连环画的人突然看到4D电影阿凡达时相仿吧。

  他的手下们觉得不对劲了,头头上了城墙,竟然只是罗沙皂帽,一付文士打扮,这怎使得,刀箭无眼,射死了老大本不紧要,却会折己方士气。连忙相劝:使君,咱们要不要穿上防弹背心,戴个钢盔什么的,好防流弹啊?(将佐请知温擐甲以备流矢。)

  杨使君此时激动万分,一把推开手下,大唤了一声。大家以为他要叫拿剑来,其实,杨使君叫的是:拿笔来!

  笔墨送上,杨使君洒墨如挥剑,不一会,诗成。

  此诗一作成,立马得到了推荐(幕僚传看),加红加粗(左右交口称赞),只可惜杨使君所在版块(唐朝诗坛)牛人太多,如此巨作最后竟然沉底了(失传)。

  当然,大作得成,杨使君诗兴挥发了一些,又想起自己还兼着江陵使君,连忙叫人偷下城墙,给邻居们送去求救信:为党国利益,拉兄弟一把吧。

  邻居果然热心,倾城而来。

  杨使君成功击退了来敌,可他的结果并不美妙,他在战斗的紧要关头还在搞兴趣爱好写诗的事情被长安知道了,没过多久,上面的处罚通知单下来了:贬到郴州(湖南郴州市)当行军司马,很好,这也是诗人必经之路,文人多流徙。

  王仙芝撤了,他领着他的草军遁入黑夜,如风而行,没了踪影,他走时,在江陵一带顺便溜了把草,打了打劫,史书记载,江陵十户去三。

  过去的二年间,仙芝经常这样干,攻一座城,杀一些人,抢一些东西,然后消失。只是这一次有一些不同。他不知道唐朝已经织就了一张大网正在向他靠近。

  灾难是从一件让王仙芝大声叫好的事情开始的。

  在王仙芝大掠江陵没多久,宋威被撤职了,这对王仙芝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那个号称杀死过自己的对头,那个设计干掉了自己大将的仇人下台了。

  只是,王仙芝马上就会发现,宋威其实是他的盟友,他不知道自己数次死里逃生,轻松遁走,不是因为人家怕他,而是宋威对他网开一面。

  宋司令曾经跟他的副手曾元裕私下探讨过兵与贼的关系,宋司令经验丰富,曾经平过多起乱子,十年前就参与讨伐庞勋之乱,那时,宋威还是军长,司令是一个叫康承训的。历史已经教育了宋威,庞勋之乱平定后,功臣康承训不但没有得到赏赐,反而受朝廷猜忌,混了个贬官下场。

  宋司令语重心长地告诉曾元裕:“小弟啊,咱们干平乱这档子事,最重要的是掌握分寸,当年庞勋灭,康承训即得罪,今天我们要是也干成这样,不也一样的下场?我看,咱们不如留着贼人,不幸那是天子的,我们却可以保全功臣的身份。”

  这是一个极严肃的问题,信誉的毁灭几乎是不可逆的。史书记载,后来唐朝皇帝良心发现,又将康承训诏回了中央,但地方军队大佬们记住的永远是康承训被贬的事情。

  唐朝君将已然失信,这也可以算是义军精神领袖庞勋留给后辈们的第二笔财富吧。

  如此看来,大家潜意识里已经达成共识,官匪本是一家人。

  他们关系暗地升华,成为合作伙伴,走向共同致富的道路。具体操作流程如下:王仙芝负责抢钱,宋威负责在外围呐喊,等王仙芝抢够了钱后,宋威就追,王仙芝本来是疾走如风逝的,但因为抢的东西太多,负荷太重,自然就被越追越近。

  眼见就要追到了,这时,王仙芝就知道他应该怎么做了,下令:把抢的东西丢一些下去(遗赀布路)。接下来,官兵们当然要捡东西,这些是赃物,捡回去要作为呈妻贡物。(士争取之,率逗桡不前。)

  唐军上下发财,王仙芝们金蝉脱壳,淡定遁走。

  这样的龟兔赛跑,王仙芝与宋威合作了许多回,宋威干的不亦乐乎,所以,听说王仙芝竟然要金盘洗手,宋威当然不同意,这是单方面破坏合同条款,于是,才有了尚君长斩首狗脊岭。

  好了,王仙芝死了招安的心,以后还是跟宋司令好好配合吧。

  可是,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不是宋威不讲信用,也不是王仙芝死了大将要胡来。而正是那位被宋威苦心教导的小弟曾元裕破坏了规则。

  曾元裕一直当副将,二把手当久了,自然就想转正,如夫人老想去掉那个如字,副将也想抹去副字。

  曾元裕一直在寻找机会,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在申州城东(河南信阳),曾元裕逮住了刚从江陵打劫回来的王仙芝,这回,他没听老领导的。

  要是以前,大家看着干,曾元裕杀数千草军向领导交交差,请请功,王仙芝从容遁走。程序一直是这么运行的。

  可是BUG出现了,曾元裕就是那个突变的代码段,这次,他要立功,立大功,立足以让自己取代上司的功,所以他对着王仙芝猛揍,一下歼灭功夫军一万人,抓俘虏数千,追着屁股赶散草军数千。

  大胜,振奋人心,朝野倾目,原来我大唐人才济济,何至于将泱泱王朝安危寄于宋老匹夫?

  宋威的政治生涯快要落山了,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没过多久,调令下来了:宋威年老体弱,有病在身,请回家休息吧。

  这倒不全是说词。宋威确有病,他被撤职回到驻地青州没多久,真就病死了。

  曾元裕成功转正,当上了新的剿匪总司令,从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角度,曾司令还需要拿点真功夫证明一下自己。

  除去这项变动,长安还有一连串的动作。李儇从四川调来大将高骈接替杨知温担任荆南节度使,防守江陵。并对各路剿匪军官进行了政绩考核,撤换了一批出工不出力的。

  这其中,调动高骈当是最大的手笔。这是唐末有名的一位大将,八年前灭庞勋之战,他就有参战,在王仙芝起事的这二年,他一直在四川成都忙着指挥大军对抗南诏(大理的半独立王国)的骚扰。

  危机在向草军袭来,一旦唐军认真对待,王仙芝们的胜算实在太小。

  王仙芝对这一局势的变化完全没有提起足够的警觉,甚至上个月初六在申州的一场大败也没能让他提起足够的警惕。这些年来,他大小战无数,认为唐朝已经是个进入冬眠状态的黑熊。

  他不知道,睡得再死的黑熊偶尔也会睁开眼睛。况且,王仙芝的军队有着极大的缺陷。

  他的草军山贼性质要大于军队性质,他们有一批核心人员,大概有三千多人。这三千人是王仙芝的主力军,具备战斗经验。可这个数量在后来一直未见显著增长。而其他的草军成员都是现拉现用,从不训练。打完了一批,到城乡结合处附近一拉就能再聚起大批人马。

  这样的好处是能保持高度的机动性,这样的坏处是战斗力始终提不上去。一旦与唐军主力相遇,败多胜少。

  眼下,唐军已经调兵遣将,正在四处收集信息,向王仙芝成合围之势。

  王仙芝还沉醉于死敌宋威被撤职的幸灾乐祸当中。

  唐僖宗乾符五年(878)二月 蕲州,黄梅(湖北黄梅县)

  王仙芝终于被跟踪已久的唐朝主力抓了个正着,这时,王仙芝刚刚恢复元气,手下重新聚起五六万人马,只可惜,我们已经说过,草军里大部分是刚吃饱饭的流民,毫无战斗力经验。

  两军主力终于展开了起义以来最大规模的决斗。

  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乱矢如山积,尸横似地狱。等硝烟散尽,沙场沉寂,胜负已分。

  草军大败,死五万余人。更大的损失是,草军带头大哥王仙芝没能逃脱,他死于乱战中。

  曾元裕取得了唐朝平乱以来最辉煌的胜利,可是,他不是宋威,他小心行事,以免重蹈前任的覆辙。

  曾元裕下令:寻找贼首的尸体。

  这个工作不容易,满地都是尸体,有的尸体还面目全非。可这个工作也容易,头目的穿着自然跟一般士兵不同。过了许久,王仙芝沾满鲜血的尸体被拖到曾元裕的脚下,曾元裕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拿剑尖扫开王仙芝凌乱的头发,看了一眼,又蹲了下去,用衣袖擦去污血,仔细辨认。

  是了,这确是王仙芝!割下此头,送于长安。

  曾元裕挺直身体,仰天长啸,三年了,搅得大唐官员胆战心惊的匪首终于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王仙芝死了,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王仙芝死了。

  他死的地点黄梅县距他当年第一次尝试招安的地方蕲州不过数十里之遥,这似乎暗示,王仙芝其实是死于招安。细想之下,确实有莫大的关系。要不是他三心二意,欲以义军为跳板往官场跳,他原本可以做出更大的一番事业来,如果他不是一心要招安,大将尚君长就不会冤死狗脊岭,又怎会导致大败。

  到了现在,我们终于知道,王教主不过是个蹩脚的男高音,起调太高(天补平均),落的很惨(唯抢钱尔),除了均天下这句口号,他的行为,他的计划没有一点跟均天下沾光的东西。

  他只不过一时豪杰,是如风而至,掠财而去的强人。到了这时,你还提他是农民起义领袖,我要急了:不兴这么糟蹋农民兄弟的,好么?

  现在,草军遭受重挫,护法尚君长斩首狗脊岭,帮主王仙芝身亡黄梅县。没死的草军士兵和小将领作鸟兽散。草军的希望落到了唐末真正的主角黄巢的身上。

继续阅读:第7章 冲天大将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