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招安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74,204

  蕲州市招待所

  朝中有人好办事,没多久,

  招安书下来了,王仙芝被任为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

  官不大,但看上去倒是有些实权的职位,不像是玉皇大帝在忽悠孙猴子。

  这道牛气的任命下来时,王仙芝以及他的三十大盗正在与裴握、王镣喝酒。

  气氛很好,当长安来的公公展开黄灿灿的圣旨时,喜悦之情达到了高潮。皆大欢喜啊,王仙芝由盗转官(以后抢劫有执照啦),裴握化解危机,王镣招安有功,大团圆的结局。

  于是,当使者用长短声念完圣旨,王仙芝脸上笑开了菊花(甚喜),王镣、裴握起身,举杯相贺(皆贺)。

  可是,有一个天大的问题。

  就是:黄巢、尚君长们怎么办?

  这是一个天大的问题,在朝廷眼里,这不是问题,他们觉得给王仙芝官做,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谁还管那些小喽啰。

  在王仙芝眼里,这也不算问题,兄弟们解散就是,大家干了这么两年,钱也捞了不少,差不多都算巨富了。大家就此解散吧,以后到了长安,来我家做客,我不会翻脸不认亲,自会热情招待你们的。

  看到这里,王仙芝真让我鄙视,他连宋江都不如。宋江还知道带着兄弟们一起升官发财。硬是让宋朝发了一百多道封官令下来。而且天罡星有造反金牌(含金量绝对超过奥运的),地煞星有造反银牌。而在王仙芝的招安书里,这些个兄弟的前途只有释罪遣散而已。

  强烈要求宋江写一首诗叫敢笑仙芝不丈夫。

  于是,在三十大盗眼里,这绝对是大问题,他们一开始满脸笑容,等着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那干净无须的嘴里冒出,心里又盘算按交椅排位,自己能捞个什么官。可是,听到最后,长安来的太监已经卷起了圣旨。他们不解,左右顾盼,问:下面没有了。

  太监极不高兴,这帮子粗人,真个没文化没教养,老是拿人家伤心处开问。他翻翻白眼,没好生气地说:没有!

  太监生气,三十大盗更生气。他们顿时愕然,搞了半天,没我们什么事。三十张脸一下晴转多阴。尤其是黄巢,简直是乌云里包裹着一张炭脸。

  什么!他暴喝一声。

  他有愤怒的理由,他也要做官,要不早年累不啦啦地跑到京城赶考干什么?

  他有愤怒的资本,虽说名义上,他与王仙芝是上下级的关系。可实际上,他们俩更像创业伙伴。只不过王仙芝的股份多一些,占控股地位(后面,我们就可以看出,王仙芝占六成股,黄巢占四成)。

  黄巢有愤怒的形式,那就是老子不爽,就揍你丫的。在揍之前,黄巢也是讲道理的,他先把王仙芝骂了个狗血喷头:一开始时,我们共同立下誓言,要横行天下,今天你行了,捞了个大官做。到长安享受荣华富贵了,我们这五千兄弟怎么办?你想过我们的后路吗?

  黄巢剧烈震动,说完后,跳将上来,抡起钵大的拳头,往王仙芝脑袋上招呼。

  不把你的头打成桃花,你就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一会儿,王仙芝的头像林黛玉的葬花地,血红一片。王仙芝大呼救命,透过被血模糊的眼,他看到了失望,没人帮忙。不用提黄巢手下了,这些人正在大声叫好,给黄巢加油呢。就是王仙芝自己的亲信如尚君长都别过眼去,装没看见。

  失人心啊!王仙芝连忙改口,从大呼救命,变成大呼饶命。

  黄巢收拳,再不收,就得把领袖打死了,他骑在王仙芝身上,问:看着哥的眼神起誓,你还接受招安吗?

  好黄巢,梁山上要有你,我一百零八条好汉不至于个个落寞收场了!

  仙芝同学,擦擦鼻血,服了吧。咱可不想你死在自己兄弟手上了。

  王仙芝服软:不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当官了(又骗人呢)。

  第一次招安以失败告终,大唐朝错失了最好的和平解决反叛的机会,他们忘了,破坏合作的往往不是一号人物,阻止合同签订的不是董事长,却是部门经理。

  以后,唐朝会为这次的小气而买单。

  王仙芝为了表示诚意,还在蕲州搞了一次大抢夺以抚平众兄弟那颗受伤的心灵。这下,我们知道王仙芝和三十大盗的功夫了得,硬是凭数十人掌控了蕲州的局势,再引兵入城,洗劫了蕲州。

  然后,王仙芝、黄巢分道扬镳。毕竟打了一架,以后见面不好意思了。

  黄巢分到了二千兵马,在与王仙芝拱手道别时,他看到了王仙芝青肿的脸,还看到了王仙芝身边的王镣。

  摇头,黄巢露出一丝藐视的微笑,他知道,王家哥哥记吃不记打,从良的心还没死呢。

  黄巢的心已经死了,他明白,大唐从来都没把他们这些低层的人放在眼里。以前科举是,现在沙场仍然是。

  要让上面的真正服软,唯有武力,唯有让他们胆寒的杀伐。黄巢策马远去,他的路还很漫长,他的志向仍旧不改。

  王仙芝领着三千人马绝尘而去,王大帮主也没有死招安的心,他的意志之坚决不输于宋黑三。

  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多攻点城池,再多杀点大唐官员,让长安知道自己的厉害,自然就会跟自己重启招安会谈的。

  这一天,果然来了。

  狗脊岭悲号

  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十二月,蕲州分兵的一年后,颍州(安徽阜阳市)。

  雄风古道,一行人轻装简行,昼伏夜出,行动十分小心。

  现在天下大乱,干什么都得提防着点,看看那一路上多少人横尸野外,乌鸦成群成群的撕咬人肉,都长出一身肥膘了。

  这一伙人明显不像普通百姓,为头的虎背熊腰,面圆耳大,唇阔口方。他叫尚君长,王仙芝手下第一大将。只是此时,他不在王仙芝身边攻城掠城,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大事,紧要事,尚君长一脸严肃。这时,晚色刚下,他们养足精神,正在路上急奔。

  突然,前面火光四起,刀戈声,叫喊声,马嘶声,响作一片。

  他们被包围了,包围他们的人穿着大唐军装。

  为头的军官大喝一声:“什么人,去那里?”

  尚君长镇定,弯腰回答:“军爷,我们是做买卖的。”

  军官不是好骗的,一句话就彻底击破了他的谎言:“胡说,现在天下盗贼四起,那还有做买卖的。我看你们就是反贼的探子吧。来啊,给我拿下。”

  尚君长大叫:“别,军爷,我说实话,军爷眼光精准,让人佩服,我们确是草军。但我们是去邓州(河南邓州市)找杨监军谈判投诚的。”

  军官明白了,哟,是投诚的。

  他一挥手,后面冲出许多士兵,不由分说,就将他们绑了个结实。

  尚君长说的是实话,他确是到邓州找杨监军的。杨监军,唐朝大太监,大唐剿匪总指挥部的副总指挥(诸道行营招讨副使),姓杨名复光。

  尚君长是受王仙芝之命,去跟他商谈招安事宜的。

  在离开蕲州后,发生了许多事情,王仙芝与黄巢分别后,造反工作十分认真,攻城略地不少,杀人取货甚多。

  王仙芝这么拼命地干,无非是两点,一来抢钱,二来造声势,给自己招安捞谈判筹码。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去攻打了宋威。

  在这一年的七月,王仙芝与黄巢又合兵一处(看来,蕲州打架事件并没有影响到王仙芝和黄巢两位的感情,他们冰释前嫌,又开始像以前贩盐时一样精诚合作了),把大唐的剿匪总司令宋威围进了宋州(河南商丘),发起了一次比较大的攻击。

  这是他们自蕲州一别后,再次联兵攻城,其声势很大。这段时间里,有许多百姓慕名相投,黄巢就收了一个猛人。此人后来成为草军的重要将领,对草军的未来走向发挥过重要的影响。

  这个人叫朱温,当然,这是后话。

  这一年里,王仙芝一直考虑队伍的前途,正如宋江考虑梁山的未来。两人的思维模式是相近的,那就是造反不过是另一条通向大唐政府正式编制的道路。

  现在王仙芝与黄巢政治上各不干涉,好像不会有人再来横加阻拦了。可是,在王仙芝欲华丽转身的路上,有更大的一只拦路虎。

  宋威不让他投降。

  这是个大问题,虽然宋威从上次谎报了军情后,已将声誉毁个了干净,天下兵马都不爱搭理他,皇上对他也失去了信心,可宋威名义上仍旧是剿匪总司令。他要不让你投降,你就永远得当贼。

  王仙芝曾经七次给宋威发过帖子,内容是大家放下武器,好好谈一谈。宋大将军如果能为我到唐朝中央说句话,封个官做,那就再好不过。

  不排除王仙芝急攻宋州,也有给宋威一个厉害瞧瞧的意思。

  可宋威收到帖,直接在后台就删除了,压根就没送到大版主唐僖宗李儇的面前。

  王仙芝一开始不明白,宋威怎么像个黑洞,发个帖子过去就石牛入海,了无声讯呢?

  他后来才知道,唐朝论坛管理员宋威已经恨死他了。

  宋威对王仙芝的恨可是真切切的,当日就是王仙芝该死的时候不死,害的宋威误报了捷讯,威名尽毁,为天下人笑。更别提王仙芝竟敢拉着黄巢把宋威围在宋州,急攻不止,吓得自己急呼救命,请得友军帮忙,才脱了此困,经此,宋威的脸面已然扫地。这样的死对手,宋威恨不得生擒了之后,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怎么可以让王仙芝摇身一变,成为自己的同事呢。

  更有一个十足的理由,宋威不能让王仙芝匪转兵。没有了兔子,猎犬们不就下岗了?

  经宋威招安的路彻底关闭。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王镣逃跑了。这位前大唐官员,王仙芝座上客在东征西战中,找个机会开溜了。

  看上去,王仙芝要被逼成为义军领袖,在造反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

  这个时候,有个意外的消息传来,驻扎在邓州的剿匪指挥部的二号人物杨复光主动联系上了他,表示愿意就和平解决叛乱的事情谈一谈。

  太好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王仙芝大喜过望,立马派出了最强的谈判阵营,自己的第一副手尚君长领着一伙人前去邓州,与杨复光接触,商谈具体操作事宜。

  很好,这是一个好结局,我们已经看到王仙芝素无大计,起事以来,是见人就抢,见人就杀,亦没有去占据一处城池,经营一块根据地打算。要这样,早点投降未免不是好事。

  可是,这件事情被宋威给知道了。

  宋威马上派了特别小分队,终于在半路堵住了尚君长。

  这回,宋威笑了,他给李儇报了喜讯:陛下,这次我真的立功了,我抓住了反贼二号人物尚君长。

  杨复光的漏洞出现了,他联系上王仙芝以后,竟然没跟长安打招呼。也许是上次招安失败,让他不敢在大事已定前就贸然上报。可有的事情不能暗箱操作。

  等宋威的军报送到长安,杨复光大急之下,连忙上奏朝廷。大呼:皇上,尚君长是我联络好了,要投降的啊!

  可是晚了,宋威有人在手,报告在先,占尽先机。长安头头草草调查了一番,三审定案。宋威有功,尚君长斩首示众。

  在长安著名法制教育基地,菜市口狗脊岭,尚君长的脑袋滚在了地上。

  郁闷,是杨复光的感受。

  悲哀,是黄巢的心声。

  血腥,是长安围观群众的观后感。

  愤怒,是王仙芝的心情。

  鲁迅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仙芝哥哥,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继续阅读:第6章 王仙芝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