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盐帮帮主
小马连环2018-03-22 12:104,436

  在淮河两岸,在泰山脚下,在河洛大地,多了一个身手矫健的江湖商人。他领着一伙人背着重重的盐包,穿州走县,翻山越岭,跨江渡河,行走在死亡与富裕之间。

  他正是我们的黄巢。

  他曾经是个失败的知识分子,可现在却是一个成功的盗。

  他武艺高强,善挽强弓百步穿杨。他好召亡命,仁似宋公明,义比小旋风。加之领导能力很强,手下左右护法堂主香主之类的是一大堆,简直十足的帮主胚子。这么一个人,加上会文化,懂谋略,迟早会让大唐政府吃尽苦头。

  说到这里,了解一下大唐盐政,其实也没什么烦琐的东西,就是两点,一是垄断,朝廷开公司专营,官员当公司经理,国家支出全靠老百姓吃盐啦,史书记:开元盛世年间其大唐收入,盐上面的要占一半。要是没这些钱,什么日本小学生,海外属民打着进贡的旗号来大唐要钱要物时,大唐朝可就摆不了阔了。更别提办什么万国来朝大会,以示天朝威严。

  二是高税,唐朝末年,盐税涨得比石油期货还快,而且一直高位徘徊,从不回调。到了后面,盐价飞涨,老百姓的锅里淡如水。要是出了汗,用帕子擦了先别洗,回去挤到锅里当盐水用。

  盐价一高,利润就出来了,利润有了,黄巢这样世代贩私盐的家族就冒了出来。

  在后面的岁月里,从盐贩子这个行业里涌出许多杀神来,他们或割据,或称帝,把天下搞得风残云黑。

  从他们的行为模式看,这不是偶然。

  他们呼朋唤友,持刀负弓,他们像哥伦比亚毒贩子拿着AK47跟政府军扫射一样搞武装走私,他们要提防黑吃黑的江湖败类。

  他们背的不仅仅是盐,还是身家与性命。当行至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郊野古道,他们背的却不是寂寞。

  因为一路上,有许多官差与他们缠绵。

  大唐政府一半公职人员都在办缉私盐的事,大唐缉拿私盐的巡捕士卒遍于州县,中间利害的,能如猎犬般隔着物品就能闻到盐的味道。而且他们工作很敬业,沿路设关卡,半夜搞突查,甚至采用卧底,钓鱼等各种刑侦手段。其目的就是把像黄巢这样破坏国家财政的盗们抓出来。

  满头大汗皆为利来,抓住了是有提成的,抓住贩一斗的,能赏千钱。

  抓到盐贩之后,大唐有着严厉的法律对付这些经济罪犯,贩了一石的够死刑,按这个算法,黄帮主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后来皇恩浩荡,改流放至天德(内蒙古草原),如此开恩,黄巢的量得送到西伯利亚喂北极熊。

  这说明黄巢是贩盐的大户,他靠着走私发财致富。

  可是,他满足了吗?没有,绝对没有!他已经厌了用白色的盐换取黑色的钱,他更记得唐朝科举给他的伤。

  当年,他落泊在长安大街上,看着高中的才子欢呼雀跃,望着状元骑披红大马,头戴宝帽,趾高气扬,在长安朱雀街巡游。而他却垂头丧气,坐于酒店一角,借酒浇愁。

  是大唐,让自己不能做一个好公民!

  望着眼前灿灿的金子,黄巢又想起了当年离开长安时作的诗:我花开后百花杀。

  什么时候,李家这朵花开败了,轮到我黄某人香透长安啊?

  机会马上来了。他的江湖朋友王仙芝造反了。

  唐僖宗乾符元年末(874)

  这一年注定会是个多事之秋,在这一年的春天,大唐翰林学士卢携就看出来了,他给皇帝发了一个文件说:天下大旱,多地歉收。各地百姓已经穷到极处。这时应该打开义仓,赈济灾民,免征税收,安抚百姓。不然,只怕要酿成大祸。

  皇上欣然采纳,并就此发了一个红头文件,要地方政府遵照执行。可政策是一回事,执行是另一回事。到了下面,义仓无粮可发,仓鼠们早就将粮食转移了。免除税收?大唐的官员们还指着这个发工资呢。

  于是,眼睁睁地看着灾难一步步扩大,流民越来越多。

  大祸终于在年尾的时候兑现了。

  河南长垣县。

  在一座宅子里,聚集了很多人,在他们的中间,坐着一位七尺大汉,身强体壮,一望便知是个终日打熬筋骨的练家子。

  这个人姓王名仙芝,是一位盐帮大帮主。王仙芝实力雄厚,号召力强,据说下面有票帅十多人,所谓票帅就是剽悍的首领,你可以理解为香主。

  无论是辈分资历声望之类的软实力,还是帮众财力这样的硬实力,王仙芝都比黄巢要高了那么一点点。

  这会儿,王帮主在开帮会,主要议题是当年经济危机情况下如何渡过难关。

  难关难过,这一年,天下大饥,各地官府虽没有救民的心,却有救民的理由,他们组织了一些大规模的缉私活动,美其名曰:募集救灾款。

  王帮主的生意就吃了大亏,损失还不少,被抄了货物,折了老本。

  怎么办?香主们围了上来叫道: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没活路了。

  王仙芝注视着这帮手下,他们曾跟自己出生入死,大碗喝酒,大秤分金银,可是,这总是小打小闹,要是大床分嫔妃,大印分江山该多好。

  反吧,放下盐包,没有活路,我们就闯出另一条血路来。

  贩盐的不卖盐了,要买卖天下。

  接下来,他们很忙,造反一般来说都是体力活,但数千年的造反史证明,没文化的造反企业是没有前途的,树立企业文化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树立旗帜。

  王仙芝不愧为江湖大佬,马上将合伙做生意,得利均金银的思想移植到了造反事业上。他的旗帜很鲜明,口号很响亮。

  看看前辈们的思想创作,陈胜、吴广的口号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行,你行,我们都行。这是中国人对自我认识的大突破。

  黄巾张角搞了点创意: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他们借行医济世,组织了非法门道会,搞起了封建迷信,忽悠了许多不明真相之群众。

  可他们都比不了王仙芝的,王帮主的口号是:天补平均。

  平均!多么好的理想,万恶的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也没实现,共产主义的萌芽在千年之前由王仙芝提出来了。这是中华绵绵造反史上第一次提出平均天下的口号。这个当然要写进历史书,以证明我华人品种优过洋人。

  王仙芝算是开了平均这一造反流派,后面的宋朝王小波,明末李自成,大清洪秀全基本是他的徒子徒孙。

  有了口号,王仙芝还写了篇檄文,里面有言有据:唐朝从上到下,已经腐败到不行。是该把天下划拉划拉,大家均分了。

  他击中了大唐的痛处,一个王朝的灭亡往往是从腐败开始的,商周汉唐宋清,哪一个不是呢?

  王仙芝还给自己定了称号: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从字数上看,具韦小宝的风范。意思是天下造反兵马大元帅,从这点看,又有孙猴子齐天大圣的韵味。

  他给自己定了这么高的,造反团队却很低调。部队号草军,草民之军。

  小小的草,迎风在摇,在狂风暴雨之中挺大唐的腰。

  王仙芝领着部下席卷数州,许多饥民加入到草军当中,可在人声鼎沸之中,王仙芝倍感寂寞,他急切盼望着一位江湖朋友能与自己一起仗剑闯天涯,那时,他认为这个人会成为自己的最佳拍档。

  蛤蟆努眼

  唐僖宗乾符二年(875)六月,王仙芝造反半年后,曹州(山东定陶县)。

  王帮主翘首以待的当然是黄巢黄帮主。

  这会,黄巢正在睡觉,天气太热,他敞开了胸口,可以看到一撮黑黑的毛从胸口一直延伸到肚脐,在胸毛经过的地方是一块块微微隆起的腹肌。

  他的身材很好,是块造反的料。可是,我们知道,这一天距离王仙芝闹革命已经过去快半年了,作为王仙芝的同道好友,他实在不应该还在家里睡大觉。再睡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就别提香透长安。

  其实,黄巢并没有睡着,蒲松龄有篇写狼的文章,其中有一句是前狼假寐。黄巢就在假寐,外面看上去睡得死死的,可脑袋里面翻江倒海,把黄大帮主的脑海搅的这么乱的只有造反两个字。

  反还是不反,这是一个问题。

  在后人的史料分析里,黄巢很有可能参与了王仙芝的前期策划,就是选题工作。可是,等带头大哥按捺不住率先起兵后,他倒是冷静了一段时间。

  造反是一项风险投资,还是中国市场上的风险投资,稍有不慎,就会血本无归。还是让大哥先去探路吧。

  不能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道德经》

  过了许久,日近西山,黄巢猛地睁开了双眼,像一头睡醒的雄狮,在那深陷的眼窝里射出骇人的光线来,

  他终于拿定主意了。经过无数次演算,他觉得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时机。是时候跟唐朝算算当年屡试不中的账了。

  当然,我们知道他比他的导师王仙芝要聪明一些,他在这段时间里密切关注草军动向,知道草军屡战屡胜,声势浩大。犹太人开店做生意要看前三个月,他们认为这是创业最困难的时期。草军无疑已经度过了这个阶段。这时当然是加盟的好时候。

  在加盟之前,黄巢还干了一件事,他做了两句诗。

  在决定参与造反研究后,他发现王仙芝的口号虽好,但亦有不足:没有跟玄幻的东西连起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老百姓们认实惠,更认神奇,因为实惠往往实在,而幻功夫往无边。所以这个世界上彩票才能畅销。

  黄巢要补齐这个缺陷。

  于是,黄巢又躺了下去,身体的放松可以使精神得到充分释放,让大脑细胞调到最活跃状态。

  整整过了一夜。

  这些事情本来难不倒他,年轻时好坏看过成箱的书,只是这些年,拿刀的时候多了,捧书的机会少了,杀人的事干多了,吟诗作对的雅事几乎停摆。于是,用了这一夜,他把旧日才气拾了回来。

  天亮时,他趁着朝阳,吟了一首诗。

  诗成,迅速交给了心腹。这首诗马上沿着盐路传播了开来。他们是盐帮,有庞大的销售网络,员工遍布乡村城市。

  通过这条人体广播线,一首歌谣凭空而出,妇孺皆知,这是一首很简单的歌谣,像一副对联。

  金色蛤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

  赤裸裸的反诗!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它其实与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调调差不多,只是这首诗更反动,更下里巴人。黄巢不是没才,他的这首新作如此小白,正是要让天下人都能读懂。

  平均天下,这是百姓的诉求,蛤蟆在努眼,这是上天的暗示。

  一切准备妥当,是该大展身手了。

  王前辈已经开练,他在数月之间,已经连下数州,还击退唐朝前来镇压的军队,眼下,草军声势日隆,人员数万。

  到了这一年的夏天,王仙芝或是听到了那首歌谣的召唤,领着部队打到了黄巢的家乡曹州,要应谣将曹州搅个天翻地覆。

  黄巢苦苦等待香冲长安城的时机到了。

  据说,在决定要不要响应王仙芝时,黄巢召集他的帮会成员开了一个会,当然,中国会议的主要功能不是讨论研究,而是通知。这个会的成员主要是他的黄家子弟以及盐帮堂主,其中还有他的外甥林言。只是黄巢那时绝想不到林言会是那个陪自己走到最后的人。

  他们开完这个非常务会议,一致通过:起兵响应!

  黄巢的号召力也是不错的,不过数天,聚起了数千人。数千人里面,有一些是他的帮派弟子,大多数都是为了黄巢的那碗饭去的,饥荒年头,在上风处竖起一粥锅,都不用加香料,四方饥民就能云集。

  黄巢爬上高台,振臂一呼:大家吃饱些,我们反了。

  肚子决定脑袋。没有了活路的饥民只有造反一途。

  黄巢领着这数千人汇入王仙芝,草民声势更盛,一时之间,横行天下,无人能阻。

  而这时,大唐的局势很是搞笑,搞笑得荒唐。草军们横行中原,政府官员胆战心惊(时议畏之)。大唐众头头脸面扫地,深以为耻(宰相耻之)。可是,大唐的最高领导皇帝竟然一无所知(僖宗不知也)!

继续阅读:第3章 少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