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长安亮剑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63,278

  看看吕用之的成长经验,其过往让人心酸。早前丧失双亲(既孤),挂过单(依舅家)。做过贼(盗私其室),流过亡(亡命九华山),修过真(事方士牛弘徽,得役鬼术),还干过医药代表(卖药广陵市)。

  眼下,他投在高骈门下。我们终于知道为什么高骈打仗要烧纸人纸马,兼撒黄豆了。

  而吕用之能有今天是多么不容易,那些无依无靠的生活,那些寄人篱下的岁月,那些山野狂奔,迷于丛林的日子,那些烈日街头把嘴皮磨破以求卖一药丸的往事,他再也不要尝试了。

  他要牢牢地靠住领导高骈,安稳地活下去。可是,高骈不是他一个人的,现在,毕师铎要来跟他相争。

  于是,吕道兄在毕老师发言完毕后,轻轻踱过,不急不慢,说出一翻道理来:公勋业极矣,贼未殄,朝廷且有口语。况贼平,挟震主之威,安所税驾?不如观衅求福,为不朽资也。

  核心思想:老大,你有震主之威,要小心办事,不要冒尖求功了。

  结论是:应该坐山观虎斗(观衅求福),如此,咱们可保永垂不朽。

  人都是以己为本的,这两位意见如此相左,当然有自己的考虑,毕老师不用多想就可知道,他是草军的叛徒,要是黄巢成功掌控了天下,他难免要成为肃反的第一对象。

  可是,吕道长是出于一片忠心吗,非也,他只不过是眼红老毕日见高骈器重罢了(畏师铎有功)。吕道长,史记高骈嬖将,嬖,司马迁在史记里就写周幽王嬖爱褒姒。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吕道长就是高骈心腹爱将。心腹爱将见老毕要横刀夺爱,当然不许,所以针锋相对提出了另一套解决方案。

  高骈听谁的?

  结果出来了,吕用之的方案成功中标。原因很简单,吕用之的方案字字切中高骈利益所在。

  吕道长、毕老师是两位普通员工,高骈是部门经理,唐朝皇帝是大老板。

  你是要替经理说话呢,还是替老板说话?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毕老师看来是为老板说话的,他之言忧国忧君,有忠有义,可是,通篇里没有一个字说明这样干对高骈有什么好处。

  吕用之不同,他完全认准了工资是高骈发给他的,考勤也是高骈管的,将来能不能再升职也是高骈说了算。李儇虽是董事长,但于自己没有半点利用价值。更不用说方案评审委员会主席也是高骈了。

  他们的这番舌战以吕道长高票胜出,可他们的争风吃醋远没有结束。

  现在,高骈已经做出抉择,他发下秘密文件,内部传阅:大家各守城池,让开大路。

  为了掩饰自己放纵黄巢的过失,他先给李儇写了一个帖子:报告领导,黄巢有六十万大军驻在天水,离我扬州只有五十华里了。

  此帖子上传至唐朝总版块:长安,立刻引起了满朝轰动,众版主唉声连连,总版主狂吐鲜血:高骈靠不住啊,前段时间还说灭敌如灭蚊,哄着老子把大军撤了出去,这会,怎么草寇就整到六十万啦,难不成黄巢吃了血兰花不成。

  李儇真想一把将发帖人高骈拖进小黑屋(诏罪),可是,他不敢,高骈有兵。相当于业务骨干,要是他一生气,拉着自己的资源另开公司就不好了。可李儇实在忍不下这口气。于是,他在高骈的帖子后面加帖,小心心地翻起了旧账:当日,你要遣散数路大军,以致长江沿岸缺少防备,草寇渡过江来。你就不能反省反省。

  事实证明,李儇完全是自取其辱。

  当他在高骈的帖子后面回复后,高骈又跟帖了。这一回的高骈相当不客气。

  高骈说:皇上,让大军撤回,我请示过你,你盖章同意了的,怎么怪我一人呢(臣奏闻遣归,亦非自专)。好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还是会好好为你守住淮南(今臣竭力保卫一方,必能济办)。但是,草贼要是渡过淮河,找你的麻烦,那就不好了,你快点安排兵马拦截吧(但恐贼迤逦过淮,宜急敕东道将士善为御备)。

  最后,高司令还附上一张病假条,上面写着:我已经得了风痹症,估计好长一段时间不能上班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吧。(遂称风痹,不复出战。)

  李儇看着回复,满脸通红,双手紧握,嘴唇颤抖。可是他能怎么着,唐朝皇权日微,潼关以外,号令不行。况且,他现在也没有功夫去跟高骈磨嘴皮,动刀子了。

  侦察兵们的消息回来了,黄巢真个要渡淮河杀奔洛阳了。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九月初。

  溵水。

  溵水,淮河支流,位于洛阳东南面,是唐朝在淮河上一个重要军事屏障。

  黄巢现在就站在溵水河岸。

  他深吸一口长气,湿润的空气流畅身体,让他四肢舒畅,神清气爽。

  黑暗过后是黎明!黄巢深切地感受到了这点,二个月之前,他还被打得狼狈不堪,渡江过淮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现在,张潾被灭,高骈龟缩。唐军溃败。没有比这更顺的了。

  长风袭来,夹杂着醉人的稻花香。过了淮河,是一马平川,在黄巢的眼里,淮河北岸是美好的,那里,风吹草低见牛羊,宋州、许州、汝州、长安,哪一个不是胖嘟嘟可以放到架上烤的肥羊。

  要吃到羊肉,必须突破敌人的拦截。

  在他前面,唯一可以拒拦他进入东都,挥师长安的就是前方唐军的溵水屯。听说,长安已经调集各路兵马,准备将他消灭在淮河之上。

  长安。

  气氛很不好,含元殿一片死寂。

  在这一年的春天的时候,李儇决定把年号改一改,从乾符换成了广明,寄希望天下漆黑一片能突然转变成广大光明。

  换个年号,指不定能改变一下手气,他以前尽抓了一手烂牌。可是,李儇绝想不到,他的这一举动以后会让自己受尽嘲笑。

  现在,时局越来越不妙,高骈果然如他所说,对进淮的草军毫不拒拦。现在草军如入无人之境,直逼淮河,一旦草军突破淮河,长安不知道拿什么去阻击敌人。

  众位足智多谋的唐朝常委们低头不语,要是地下有洞,他们愿意钻进去暂避风头。

  李儇的脸色很不好看,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越长大,知道得越多,心越悲凉。他的童话已经破灭,知道自己的帝国是千疮百孔,漏风进雨。自己这个皇帝更是个虚称。到了用人之时,有谁可听号令,有谁可以托付。宋威是个骗子,王铎靠不住,刘巨容虎头蛇尾,高骈呢,更是让人气愤。可是,他不甘心,他听过祖先的传奇故事,知道太宗的威名,玄宗的洒脱。这是李家的天下,世界的皇朝。

  大唐的盛世不能败在自己的手里!

  李儇只好阴沉着脸往下看,他从嘴缝里挤出两个字:爱卿……

  再装哑巴是行不通了。一个人率先出班奏道:“救师未至,请假巢天平节度使,使无得西,以精兵戍宣武,塞汝、郑路,贼首可致矣。”

  这个人,当朝宰相豆卢瑑,此人平时上班就是看白纸喝绿茶混黄历,没想到在此时,还能率先为皇帝支招。

  豆宰相的意思是,咱们做一个血滴子,然后外面包上锦缎,再在锦缎上写上天平节度使五个字。往黄巢头上一丢,黄巢肯定像孙猴子戴紧箍帽一样急乎乎往头上送,到时,我们一拉绳,就可将黄巢的脑袋血淋淋的割下来。

  豆宰相话音刚落,另一位宰相声音就起。

  说话的是卢携,也许有人还记得前面,在王仙芝造反那一年,卢携还是文学院的院士,曾经劝告李儇开仓减税救灾。

  现在,他是宰相了。我们曾经为他的仗义执言感动过,可现在的他已经变了。他内附田令孜,外联高骈,组成了大唐铁三角。

  其实,豆宰相也算是田令孜的人,他一直想加入这个组织,成为四人帮。

  卢携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三脚的架构已经是最稳定的了,所以,他一直拒绝豆相的加入,在豆相率先出招之后,他马上为反对而反对,提出了另一个解决方案:“召诸道兵壁泗上,以宣武节度统之,则巢且还寇东南,徘徊山浙,救死而已。”

  卢携相信黄巢不过草寇,只要依靠淮河天险,将其拒在南岸,江浙之间。到时,他就可以跟高骈将黄巢夹成热狗中的香肠。

  他的想法很美妙,黄巢会成为他与高骈之间的玩物,大家你揍一下,我揍一下。正好可以邀功请赏。

  可是,他忘了,黄巢的实力已经不同往日。他更忘了官场的准则,宁可少说一句,绝不多吐半字。比如,田公公就聪明的多,在这个决策时刻,权柄第一人保持了沉默。

  卢携总有一天要为自己的多嘴付出代价。

  李儇把两个方案左右比较,他实在看不出谁优谁劣,但粗想后,他觉得卢携的要好一些,毕竟将黄巢赶到高骈的境内,也是他所希望的,谁让他在帖子里对朕恶意相向来着。

  卢携说完后,李儇从嘴里吐出一个字:可!

  方案已经定下,可并不代表问题得到解决。

继续阅读:第14章 长安亮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