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荆门关公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63,609

  荆门外,黄巢正在集结部队。他没有急于发起进攻。

  他在等,自己的兵太多了,后继的步队还在路上,等大军到齐后,黄巢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

  这时,前面敌营突然冒出一阵乱尘,黄巢初始吓了一跳,难到敌人要趁自己立脚不稳冲击我方阵营吗。等乱尘移近,他更加不解了,因为前面冲过来五百大马。

  这不奇怪,冲锋陷阵骑兵是最有用的兵种,奇怪的是,只有马,马鞍上没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黄巢第一感觉这里面有诈。

  正当黄巢在思考时,草军将领已经冲了出去,他们抢马去了,奔来的这些马个个膘肥体壮,而且装饰精美。自己的坐骑跟奔来的俊马一比,只能算驴。

  草军将领觉着干了这么久,换坐驾的机会终于来了。此时不抢更待何时。

  黄巢同学以前是个读书人,他看着这莫名其妙送上门来的大马,突然想到了一个典故。

  以前唐将李光弼就用过马的招数,一百多年前,李光弼用五百匹母马成功拐跑了叛将史思明的一千多壮马。

  黄巢连忙下令,看看来的这五百马是公是母?

  手下来报,全是公的。而且是骟过的战马,高大,剽悍,绝对的马中赤兔,车中奔驰。

  黄巢暂时放下心了,可心里总有一些不安,他决定,明天就发起总攻,速战速决。

  第二天,黄巢排兵列阵,正要下达总攻令,敌营内奔出一队轻骑兵来,这伙兵胆大得很,不过千余骑就直接冲了上来。这简直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果然,不过一会,这伙人大败而逃。

  稍有点战场经验的人都知道莫名其妙的轻骑冲锋,虚应撤退,都意味着诱敌之计,这时,应该紧念穷寇莫追四字口诀。

  可是,黄巢宝剑一挥,草军已经追杀了出去。

  五里,或许是十里,反正是到了一片树林。这时,草军已经追得呼哧呼哧,大汗淋漓。

  突然,铜锣声响,喊杀声惊人心魄,树丛里,杀出大帮人马。

  中计了!

  当然,撤退是个好选择。

  此时,黄巢的不安得到了证实,对面的山冈上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像是大合响,可是音韵又十分单调。

  这是马语,沙陀人的马语,声音传来,昨天的五百骏马纷纷跃足长嘶,纷纷向山冈奔去。

  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又中计了,这是一个连环计,五百俊马上的草军中层干部扯都扯不住,直接冲进了重重包围。有聪明的,干脆跳了下来,弃马逃跑了。

  一场混战!

  混乱的是草军。

  惨败,黄巢的草军十去七八,最大的损失是,有十二名将领被抓(执贼渠十二辈)。黄巢培养一名中层干部不容易,这一下,损失惨重。

  后来,战争档案解密,得知引兵入围的轻骑兵是曹全晸的手下。埋伏树林的,是刘巨容的主力军,抄后的自然是五百沙陀骑兵。

  黄巢连忙遁走,他收拢残兵,渡过长江,向东逃去。

  此时的黄巢惊慌失措,如华容道上的曹操。

  他亦有曹操般幸运,碰到了自己的关公。

  荆门关公是刘巨容。

  当左右劝刘巨容,乘胜追击,可全歼反贼时,刘巨容摇了摇头,说出了一番我们并不陌生的话来。

  他说:国家多负人,危难不吝赏,事平则得罪,不如留贼冀后福。

  此类话,我们听宋威说过,只是刘巨容的意思更多一些,国家多负人,事平则得罪。当然是指康承训平定庞勋之乱,却不得善终。

  不如留贼冀后福却是刘巨容自己的职业生涯总结,正是危难让朝廷不吝赏,才有自己平步青云的升迁。

  刘巨容望着黄巢遁去的身影,道声珍重:大哥,好好活着,以后兄弟升官发财全指着你呢。

  当年关公放曹操,一个义字,刘巨容放黄巢,一个利字。人比人,距离还是蛮大啊。

  而且黄巢也被曹操比下去了。曹操还会半路回头,道声谢:关弟弟,够义气。

  黄巢一直狂奔,从不回头。

  他没有这个功夫了,他本来打算一直上长安城。却没想到这只是理想状态,这下在荆门碰上钢板,撞得头破血流,只好来个90°转折向东遁去。

  可是,东边也不是好惹的。高骈正在江浙摩拳擦掌等着他。唯一可以让黄巢庆幸的是,碰到高骈之前,他会经过江西。

  那里是革命老区,他需要在那里定定神,暴暴兵。

  大胆董昌

  唐僖宗乾符六年(879)十二月,临安(浙江杭州) 乡下某地。

  黄巢又活过来了,他转战江西,迅速拉起了二十万人马。这时,他盯上了临安。

  在《新唐书·逆臣传》下卷里,黄巢并不寂寞,欧阳修给安排了两个人陪他度过史册里漫长的岁月。

  那两人是秦宗权和董昌。

  欧阳修,一代文宗,编史大家,他这样安排当然是有道理的。这三人都建立过伪政府,当过伪皇帝。

  现在,在《新唐书·逆臣传》下卷里,黄巢要是翻个身,就会看到下面那个人,他招呼:“秦宗权(这个人,以后我们会说到。)你好啊,日子过得怎么样,有读书人来翻看你的往事么?”

  秦宗权不爱搭理黄巢,他不比黄巢那么热门,只不过偶尔有些无聊的人来找找他的故事。

  黄巢就着往下瞅,就看到了董昌,黄巢说:“哥们,你的生意还好吧。”

  董昌翻翻白眼,全没好气,他的门庭更冷清了,人人都知道黄巢,偶尔还有人知道秦宗权,可谁说起过他董昌啊。

  黄巢就安慰邻居:“别啊,你也不赖,那回还把我吓一跳呢。”

  黄巢说的是攻临安之事。

  这一年的十二月,黄巢的一部纵队直扑临安,他们是去打粮草的。

  临安的守将正是董昌。

  董昌是个地主,家有良田沃土,要在盛世没事收收租,平时打打野兔,可算过着神仙日子。没成想,残唐乱世,义军四起,强人横行。

  唐帝李儇就给天下发一个通告,号召全国人民拿起菜刀,备好锄头,保家卫国。

  董昌是个好地主,他响应第一号大地主的号召拉起了武装。据说他的部队声势很大,虽然是民兵的性质,但亦有番号,江湖上称:杭州八都。

  他是第一大都头,虽比不上打虎的阳谷县武都头,但该比得上敲诈勒索的郓城县都头插翅虎雷横雷都头。

  董昌颇有军事才能,平定了两起小乱子,现在大唐给他发下了正式聘用书,从义务兵转为职业军人,分了他一块地皮:临安。

  大唐很精明,刘巨容早就说了,长安是危难不吝赏,董昌当了临安守卫司令,当然有责任防守驻地。可他的情势很严峻,兵寡,估计也就四位数的兵力,面对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草军,要是稍有点数学知识的,就知道应该逃跑或投降。

  看上去,董昌选择了后者,他领着数十人,骑马直奔城外,迎接黄巢去了。

  半晌过后,到了一处杂草丛生处,董昌一招手,随从停了下来,他们纵马入林。这里是至临安的必经之处,董昌们要到树林里休息一下,专候草军。

  没过多久,草军来了,果然人多势众,蜿蜒数里。前面领队的高头大马上,坐着十来名趾高气扬小头目。

  好吧,草军来了,董昌你们快从草丛里出来迎接同志吧。

  董昌打了招呼:沉住气,瞄准点,往骑马的招呼。

  等草军进入射程,弩箭纷纷射出,如电逝去,骑马的纷纷中招倒地。

  原来,董昌领的是狙击小分队,草军猛然受击,带队的头头们不死则伤。一下,草军无组织无纪律的毛病又出来了,如一窝蜂炸了开去,谁也没想到要去寻找狙击点。

  董昌们从容撤走。行至半路,有一茶舍,内有老妇一名,董昌进去喝茶,临走之前,交代了两句:“老人家,没过多久,就会有一伙骑兵过来,要是他们问你有没有见过我们,你就老实告诉他,我们就屯兵八百里等他们。”

  果然,没过多久,惊魂已过芳心稍定的草军重整兵马,立刻派出了复仇小分队,还正巧,真个经过茶舍,遇见老妇人。草军依靠群众:“老乡,刚才有军队经过吗?”

  老妇人捣头如捣蒜:有的,刚走了一伙骑兵,十来个人,领头的让我告诉你们,他们就屯兵八百里。

  董昌果然大胆,如实相告:老子就在那里,有本事你来。

  草军竟然不敢再进,听罢,满脸惊骇,他们没料到刚才狙击他们的竟然只是十数骑,更没想到,对方还有屯八百里长的超级大军在前面驻扎。(贼骇曰:“向数骑能困我,况军八百里乎?”)

  草军头头咬咬牙,一跺脚:“撤,算我栽了。”(乃还。)

  八百里,不是计长单位,此八百里是个地名罢了,在临安青山湖畔,因活了八百年的彭祖居在这里而得名。

  在黄巢这段转战江南的日子里,饶(江西波阳)、信(江西上饶)、杭(浙江杭州),宣(安徽宣州)、歙(安徽歙县)等十数州或被攻陷,或被抢掠,唯有董昌的临安保全了金刚不坏之身。

  董昌同学,别人胆大,还是身包胆;你的胆大,就是胆包身啊。

  要是草军在受到狙击,能稍稍镇静,寻找敌人,你们必死无疑,要是草军里面有一两个有种的草军干部,临安八百里,怕要血流八百里啊。

  这种人,要是老天爷不及时回收,迟早是要干出点大事的。以后,我们还会见识董昌的大胆。

  这是董昌与黄巢的草军唯一一次亲密接触,佛说: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一次擦肩而过。想不到,这次仓促遭遇,却为他们修下数千年同卷缘分。

  可是,我料想,这次接触战,黄巢不在其中,遭袭的草军可能是他的一支分队而已。

  黄巢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摆在眼前的,就是怎么对付高骈。

  现在的高骈是淮南节度使,驻府江南第一城:扬州。

继续阅读:第12章 再战强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