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新的希望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43,787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十二月上旬,李儇逃出长安的七天后。

  在去四川之路一个叫骆谷口的地方,郑畋将李儇截住了。

  在见到李儇后,郑畋马上冲了上去,推开左右护卫的士兵,一把抓住了李儇的马头,然后痛哭流涕。他不能像马嵬坡的兵将指责唐玄宗那样去指责李儇,毕竟李儇还刚成年,眼下这个局面,他的责任并不是太多,更重要的是,李儇已经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无谓的指责只会增加李儇的负罪感。

  所以,郑畋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他流着眼泪说:“都是我们这些宰相大臣害了陛下,才有今天这样的局面。我实在是个罪人,请处死我以示惩戒。”

  李儇摇了摇头,西奔的路不好受,这会的他已经灰头灰脸,满身狼狈,可是,他的大脑还是清楚的,知道要是以前采郑畋之言,何至于今日之祸。

  他说:“这不关你的事。”

  说完李儇朝后面看了一下,又加了一句:“现在敌人十分猖狂,爱卿一定要守住关口,不要让他们冲过来骚扰我。”

  郑畋问:“陛下,您真的不到凤翔主持大局吗?”

  李儇摇头:“不去了,朕要先去兴元召集兵马。”

  听到这句话,郑畋已经明白,皇上已经下了奔蜀的决心。于是,他拿出了B计划。

  B计划的核心是要李儇将临机决断权交给他。

  如果你真的要走,请把你的权力留给我,我可以拿去招兵。

  郑畋需要一段话来打动李儇。

  在说这一段话之前,我们先看看前面潼关守将张承范给李儇去的求援信,我们知道后面,李儇并没有及时给潼关发去一兵一卒。

  张承范败在了自己的说辞上,他的通篇信里,只有绝望,只有悲哀,充斥着如果没有兵,潼关必将怎么怎么样,长安必将怎么怎么样,大唐必将怎么怎么样。这表面上是警示,却实际上起到了暗示作用,就是这些结果必将发生,就是派兵也不一定能避免,所以李儇在接信后,反而坚定了西奔的决心。

  美国佬教育小孩,第一必定是先用鼓励。

  郑畋用的就是鼓励之法,现在的皇上已经悲观到极点,再警示也没有什么用了,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他说:“陛下,你放心,有我在凤翔,决不放过去一个草贼。”

  说完这句话后,郑畋停顿了一会,他观察到李儇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

  郑畋马上抛出了后半段,这是关键的一步,没有这一步,他就没有办法实施以后动作。他说:“蜀道艰难,有什么消息不能及时送达,请陛下给我便宜从事的权利。”

  李儇马上答应,这段谈话已经太久,谁知道屁股后面会不会有敌军在跟踪追杀。他说:“只有对国家有利的,你可以随意去做。”(苟利宗社,任卿所行。)

  好了,现在自己可以招募士兵,可以修城池,打铁造兵器,可以收集在关中溃败下来的唐军,可以号召其他藩镇,可以用朝廷的名义任命军官,甚至可以联络吐蕃党项。

  郑畋松开了手,放李儇走了,在望着李儇慌乱奔走之后,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肩有这么沉重。

  再见皇上,你给了我信任,我会还你一个希望。

  现在,郑畋有了皇上的反攻许可证,接下来要进行第二步:说服军队抵抗草军。作为一名文官,军权并不在他自己手里。

  凤翔市政府办公室。

  郑畋兴冲冲地回到办公室,他的内心充满了希望。他相信,大唐气数仍存,只要四方响应,战士云集,一定可以重振天朝威严,夺回国都长安。

  他马上召开军队的将领开会,要商量一下行动计划。所有的人都来了,这些军队将领已经听说长安失守,也知道郑大人到外面去接皇上去了。

  郑畋说同志们,我有一个坏消息,也有一个好消息,你们要听哪一个。

  下面无人响应,郑畋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坏消息就是皇上他老人家决定到兴元去统筹兵马,就不到咱们凤翔来了。

  郑畋停了一下,下面开始窃窃私语。郑畋表示,很多人抱着看稀奇看古怪的心理想看看九王之尊是什么样子呢。毕竟龙颜不是谁都可以瞻仰得上的。

  其实,也就一青年,没啥好看,郑畋在心里念叨。

  他咳嗽一声,使会场安静下来,接着抛出了好消息,他有把握自己把这个消息说出来后,大家绝对会十分兴奋。

  郑畋说:但皇上已经把临机专断权交给了我们,我们可以召集关中兵马,号召天下藩镇,齐攻长安,到时,就是各位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想想看,你们就是救难大英雄啊!

  郑畋高兴地看着手下的将领,他希望能听到山呼万岁的声音,然后群情激烈,大有立马出征之意。

  可是,他听到了一片嘘声。

  什么?皇上让我们去收复长安。这不是笑话嘛,我们凤翔能有多少兵力去与草寇的六十万大军抵抗。

  他们全部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草军现在气焰正盛,我们不要当出头鸟,等别的兵马动了再说。

  他们劝老大:咱们学得个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这个不新鲜,我们已经听过许多次,正是所有藩镇的军队都抱着看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指导思想去工作,才让黄巢轻易入京。

  在众将士的怯懦里,郑畋的心一点点在变凉,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这些将领可以倚重,在这些日子里,他领着这些人训练士兵,演练阵法,不就是为了今天能救国于将倾吗。却是到了用兵之时,所有的人都在打退堂鼓。

  他一急之下,猛然站立,大声说道:“难不成你们要我投降贼寇吗!”(诸君劝畋臣贼乎!)

  郑畋的愤怒如火山喷发,却是在说完这句后,发生了让大家措手不及的事情。

  郑畋昏倒了。

  他已经老了,在这一年,他已经将近六十,作为一位下过乡,流过放,受过刑的人来说已经是垂暮之年。这时,愤怒悲伤会同热血冲上脑门,他感觉头昏目眩,轰然倒地,倒地时,还砸在了栏杆上,将脸伤得血淋淋一片。

  他这一昏,错过了一场重要的宴会。

  在他昏了没多久,凤翔来了一群客人。

  这是从长安来的大齐政治工作团。他们给凤翔将领们带来了齐国皇帝黄巢的赦罪书,上面写着:天下是我黄巢的,也是诸位的。我们可以齐心协力地共创一个属于大齐的新天地。

  这些说辞打动了很多人,这些政治工作团所到之处,唐军无不纳款投降。现在,他们要来收服凤翔。这是一个关键的地点,占领凤翔,就等于堵住了李儇的归路。

  所以,他们来了数百人,一来就把凤翔将领给镇住了,等公布合同内容。凤翔军队立马同意,何苦呢,打打杀杀的,破坏和平,影响和谐。

  可还有一个问题,谈判方的老大郑畋已经昏倒在床,没办法签署合同。

  这难不倒他们,他们商量之后,找了一个善于模仿郑畋笔迹的人,替郑畋在合同上签上了名字。

  谈判取得圆满成功,接下来当然要举行庆功会,为了助兴,凤翔的军官们请来了音乐班子。

  当音乐响起,欢乐的气氛弥漫开来,最快乐的当是长安的来客,任务顺利完成,唐军都是软羊羊啊。

  他们笑了,得意地笑了。

  这笑声很刺耳,凤翔的军官很伤心。史书上记载他们是听着音乐开始悲伤起来。庆功的音乐应该是欢快的,怎么会让人忧伤呢。我想,正是这欢快的音乐触动了这些军汉的心灵。那是什么样的音乐啊,是唐玄宗与著名音乐家李龟年作的曲吗,是玉环与李白在被窝里填的词吗(罪过,最近看了戏说的玉环,搞得有些爱胡说,喜亵渎了)。

  这些华丽的乐章是大唐盛世的见证。现在,我们却要用她来取悦低劣的反贼,要用她来埋葬伟大的唐朝吗?

  他们终于从内心深处唤醒了自己的羞耻心。

  他们忍不住哭泣出声,低头挥袖抹泪。

  草军使者莫名其妙,这是干什么呢,刚刚气氛还那么好,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他们问这些流泪的大汉有什么不对,对方回答:“我们的头头郑畋突然得了重病瘫痪在床,不能参加如此盛会,所以想起来有些伤心罢了。”

  草军使者放心了,原来如此啊。

  他们吃完饭又匆匆上路,天下还有许多没有臣服的地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小姐们赶场子也不过如此忙而已。

  第二天中午,郑畋醒了过来。他摇了摇昏沉的头,步出了房间,大脑里空白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又似堵满了东西,说不出口,倒将不出。

  这时,他的随从前来问候,顺便向他报告了昨天齐国使者团前来招降的事情。

  郑畋的内心无比绝望,我的将领们已经做了降兵?!我还被投降了?悲乎!大唐的恩泽已经被人遗忘,再没有人愿意为它流血奋斗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是不是该追随刘瞻前辈而去呢?

  正当他在想是饮毒酒好还是上吊好时,他又听见随从无意加了一句:“将领们都哭了!”

  郑畋奇怪,哭什么?这些懦弱而不知忠义的人哭什么?难不成草寇在为难他们不成?

  接下来,这位随从的每一个字都在拨动着郑畋的心弦,随从说:“将领们听着当年李龟年做的曲乐都不禁哭了起来。”

  什么?!他们是因为这个哭泣吗,他们是因为想起了我大唐雄风而哭吗?郑畋紧紧抓住这位随从的手。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郑畋仰天长啸,尽抒胸中积蓄的闷气,随从不解,自己的领导刚刚还是一个萎靡不振,行将就木的迟暮老人,怎么突然间就如雄狮初醒,气冲云霄呢。

  他不知道,自己的上司已经看到了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郑畋没有理会随从面若呆鸟的惊诧样,他大叫,拿纸墨来。随从连忙去办,行至半路,郑畋却唤:“慢,不用了。”

  随从回头,只见郑畋摆开衣角,扯住一撕,裂下一块长布来。紧接着,郑畋将手指伸进嘴里,牙关一闭,鲜血顿涌,染红了那根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的手指。

  郑畋裂衣为纸,以指代笔,用血行墨,不过一会,他的才华,他的激情,他的忠义尽在那白如雪的衣帕上。

  郑畋将血书交给随从,吩咐道:“迅速送到皇上的行营。”

  他给李儇送去了希望,他写道:人心尚在,大唐有望!

继续阅读:第21章 反攻总动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