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深爱
未眠君2019-10-17 12:119,176

  吃过饭,几个人结伴去了露天影院,看了一整夜的电影。

  明西玥原本就是个夜猫子,就算到了深夜依旧兴致盎然,还不停地跟翁璟城吐槽正在观看的电影有多么难看。他一直笑眯眯地听着,偶尔回答几句,其余的时间都在静静地看着车窗外的大屏幕,或者是车子里的明西玥。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你失眠的时候陪你。”过了很久,他突然说道。

  明西玥将身体探出车窗外,去跟推车的商贩买爆米花等食物,听到翁璟城的声音,不由得觉得好笑,缩回身子回答:“并不是身边有人陪就不寂寞,我也不是每天都失眠。”

  “似乎……很有哲理。”

  “就好像,你如此殷勤地对我,却不一定是真的喜欢我。”

  翁璟城扬了扬眉,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饮料:“一个认识你几天的人,说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你会信吗?不过,有好感是真的。”

  明西玥抓起几粒爆米花丢进嘴里,咀嚼了半天才咽下,随后小声嘟囔:“恐怕也只有你这种喜欢猎奇的男人才会对我有好感吧。”

  翁璟城但笑不语。

  凌晨四点多钟,翁璟城开着车子领路,四个人到了一处山顶,他去附近的小摊子帮几人买了热豆浆和早点,发给了大家。

  “这么早就出来卖东西,也怪辛苦的。”明西玥看了眼远处身材瘦削的老婆婆,不由得有些动容。

  “生物钟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发现你想要赖床,到了时间也会自然醒了。年纪大了,起得要更早一些。我觉得他们还挺惬意的,来这里卖卖东西,还能欣赏日出,收摊子后推着车回去,也算是锻炼身体了。最重要的是,这个时间没有城管。”

  明西玥笑着点头,刚泛滥起来的同情心瞬间荡然无存,忍不住在翁璟城胸口砸了一拳,随后便捧着热豆浆坐在了长椅上。她身体靠着椅背,长长的腿晃来晃去,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就连略显毛糙的发梢都透着欲盖弥彰的慵懒。偏偏这样懒散的模样,还是让翁璟城觉得她十分帅气,情不自禁地取出手机偷拍她,却忘记关闪光灯,被逮了个正着。

  明西玥也不明说,而是向他伸出手,摊开手心。见人迟迟不动,当即对他晃了晃拳头,翁璟城只好长叹一口气,将手机交了出去,顺势坐在了她身边。

  颜柯跟熊伊凡取笑了他半天,才手挽着手去一边合影留念去了。

  “在你看来,我是一个情场高手是吗?”翁璟城眼睛一直望着天际,就算那里依旧没有一丝光亮,还是那样认真。他的眼窝很深,更显得睫毛纤长浓翘,为他沉稳的眸子增添了许多迷人的味道。

  明西玥有些迟疑,却还是点了点头。

  “可是在昨天,我这个情场高手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数落了。”翁璟城指了指不远处甜蜜着的小情侣,继续说道,“你看他们,看起来那么甜蜜,却生涩得可以,一看就是没什么恋爱经验的小孩子,偏偏他们也在数落我追女生的手段。”

  “可能是你的手段太老套了?”

  “也不尽然吧……”他说着,抬起手来,掰着手指与明西玥讲起来,“追求女生,无非鲜花、电影、吃饭、甜言蜜语以及一些小惊喜。以追求者是我这样优秀的男人为前提,已经简化到我一个眼神,她们就会主动来约我了,或者是我主动去跟她搭讪,她都会惊喜万分。我却为了你,用起了生涩的手法,只想与你在一起,让我们之间有更多的可能性。其实,我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游刃有余。”

  “就算如此,还是改变不了你在我心里的印象。”

  翁璟城抿着嘴唇看了明西玥片刻,最后也只是微笑。

  接近六点钟的时候,太阳才屁颠屁颠地升了起来。旭日露出小小的一角,闪现出一片红霞,好似刚从高炉里倾泻出来的钢水,光芒四射,让人无法直视。光线直直插入薄雾之中,将雾气驱散,透过树枝,闪现出斑驳的光影。

  熊伊凡的惊呼声远远传来,却因为她嗓门极大,两个人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翁璟城说:“哪,记住这个早晨,你不再是一个人迎接天亮。”

  明西玥听到了,却没有回答,不知为何,心中竟然小小地悸动了一下,很快被她归于意外。

  对这一天的观赏日出,她发表了最后的观后感:“电视剧里看日出那么美好都是骗人的,闪瞎我的狗眼啊!”

  至于熊伊凡,最后也只说了一句:“看日出好困啊……”

  期末考试结束,明西玥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晚间,却接到了餐厅打来的电话。

  “小玥玥啊,跟你关系不错的翁总在店里喝醉了,跟他谈生意的总裁被司机带走了,现在只有翁总一个人在店里,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把他接走?”大堂经理说得极为客气。也不怪他们碰到翁璟城就第一个想到明西玥,完全是因为某人只要一来餐厅,就会找明西玥,还软磨硬泡地要走了她的电话号码,久而久之,他们之间很熟的传闻就出现了。所幸,明西玥男人婆的形象深入人心,使得他们之间至今未出现什么桃色传闻,也是万幸。

  也因如此,一向不太喜欢明西玥的大堂经理,都对她客气了几分。

  “联系他的朋友或者家人呢?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啊……”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麻烦,所以不想去管。

  “我们这里有规定,不能私自去翻客人的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想来想去,只能找你了。”

  明西玥十分无奈,拒绝未果,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餐厅。想到翁璟城那一张总是坏笑的脸,不知为何,产生了些许怠慢的心思,想要小小地戏弄他一下。她没有打车,依旧坐公交车,慢悠悠地到了餐厅,一进入大厅就看到了焦急等待的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将她带进了包间,推开门的瞬间,就有一股子酒气扑鼻而来。她皱了皱眉,看到翁璟城趴在桌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好似一摊烂泥。好在他酒品不错,醉酒后不会吵闹,只是安安静静地趴着,酣睡如婴。

  “这里就拜托你啦。”大堂经理说完,便退了出去,生怕再去找他帮忙。

  明西玥在他身边坐下,盯着他看了片刻,伸出手来戳了戳他的脸蛋,又揪了揪他下巴上的胡楂:“醒过来吧,我过来了。”

  到如今,她还是觉得翁璟城在装醉,今天这事只是想要引她过来的手段之一。

  不过事实证明,他是真的醉了,这让她开始纠结要如何处理他。

  去宾馆开个房间,还是干脆将他带回自己家里,又或者是送他回家?迟疑了许久,还是没能想出答案,手机却突兀地响了。取出手机,屏幕上出现了薛阳的名字以及他的照片,她几乎没有犹豫便接听了。

  电话那一端的薛阳说话很是犹豫,对明西玥的快速接听也有些措手不及。她对这种场景十分熟悉,应该又想要借钱了吧?于是她扬起嘴角,略显自嘲地笑了,静静等待他开口。

  她从未在薛阳开口求助的时候给他过难堪,或者是露出什么不悦的情绪,羞于开口的,往往都是对方。

  “你在跟翁璟城交往吗?”薛阳如此问,这是她没有料想到的开场白。

  薛阳从其他人那里听到了传闻,他又远远地见过几次他们两人在一起,每一次他都看到她被翁璟城牵引着去了别处,所以他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过。随后又听杜梦瑶添油加醋地叙述了一番,什么他们深夜也会在一起,也就相信了几分。不过,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向本人确认才可以。

  “没,我跟他只是认识而已。”

  “这样啊……”

  “怎么了,专程来问我这个?”

  “其实也不算,突然碰到了点儿问题,想着……你或许与翁璟城关系不错,他应该会借钱给你吧……”薛阳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请求十分过分。

  听到这样的要求,她该愤怒吗?可是她没有,她只是有点想哭。

  有时,哭泣只是一时冲动,莫名的伤感,或许是胡思乱想自己却入了戏。而此时,明西玥就觉得自己的心口被冲击了一下,让她的泪腺就此崩溃。她不善言辞,不懂得如何表现友好与关心,她曾经自认为,只要薛阳觉得好,自己就算强撑一下也没有关系。

  此时此刻,她才愕然地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坚强。

  “是杜梦瑶让你这么说的吧。”她早应该猜到的,杜梦瑶会用这样的理由给她添堵。她也一直知道,那个女人在刻意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好几次,都是杜梦瑶在撒娇说着委屈,薛阳温柔地安慰。明西玥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怒气,都会看到他无可奈何的表情。不善表达的人,总是独自承受太多的委屈,付出最深的感情却得到最冷漠的对待。

  真是受够了!

  “我是不是很差劲……”薛阳说着,发出了惨兮兮的笑声,透着悲凉与凄惨,让她的心口一阵疼痛。薛阳俊朗的轮廓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清晰到他浓密的睫毛以及漂亮的卧蚕眼,仅仅凭借声音,她就能够猜出他此刻的表情,这都是对青梅竹马那种深刻的熟悉。

  可不可以就装成一个聋子?脑子里面除去幻想,就不会心疼他此时的样子。她知道,她这样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已经近乎于不自爱。可惜情感,又有谁能够控制?于是她爱了,就好似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她跌了进去,万劫不复,自己都不清楚,何时能够从梦魇之中挣扎着醒来。

  他一直需要她,需要她帮他去养另外一个女人,这是一种多么痛的领悟。

  “是啊,很差劲。”明西玥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她只知道,她的声音在发颤,眼眶中的眼泪狂飙,“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无止境的填补黑洞,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你们一直没有能力还钱,我就要一直帮你们欠着别人的钱吗?我又要辛辛苦苦地去打工,帮你养女朋友养到什么时候?你告诉我!我累到昏厥,到医院挂点滴的时候,你在给你漂亮的女朋友庆祝生日!我被客人戏弄,淋了一身果汁的时候,你和你女朋友在快快乐乐的旅行!你们快乐得那么美好,我却如此卑微……”

  啪嗒。

  豆大的泪滴掉落在桌案上,她木讷地捧着电话,听着电话那一端的沉默,不肯抬手去擦。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依旧没有等到一句回答,甚至是一句安慰也不肯给,任由她对着话筒如同狂风暴雨般哽咽着,于是她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丢在桌面上。

  包间内,充斥着诡谲的安静,昏黄的壁灯,让明西玥的一半轮廓隐藏在黑暗中,显得她灯光下的侧脸轮廓分明,眉眼精致得不像话。她不知哭了多久,取来纸巾擦鼻涕,丢了一地的卫生纸,就连烟灰缸也被她用一个个烟头堆积成一座金字塔,冒着袅袅烟雾。屋中弥漫着浓重的烟味跟酒味,呛得明西玥眼泪越发汹涌,让她难得像个孩子般哭得酣畅淋漓。

  那个醉酒的男人,被她冷落在一边。

  直到店里到了快关门的时间,明西玥才擦干眼泪,调整好情绪,终于想起旁边还睡着一个人。她走过去,试着扶他起来,却低估了他的重量,结果没能扶稳,让他再次摔了回去,还碰倒了身边的水杯,洒了他一脸、一衣领的水。她简单地帮他擦干净脸,便扶着他离开了包厢。

  扶着翁璟城去了车库,从他的口袋里翻出了车钥匙。她今天特意带了驾照,正好趁机尝试一下世爵的感觉,让长久压抑的情绪得以发泄。

  她打开导航仪,上面已经设定了家的位置,是一处别墅小区,应该很好找,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将车开去了翁璟城的家。

  银色的闪电穿梭在繁华的城市之间,车水马龙的街道充满着行色匆匆的陌生人,随意地一瞥,可能是永生不会再次重逢。

  明西玥觉得开豪车的感觉非常不错,打开车窗,任由风扬起她的头帘,从耳侧掠过,烦恼都会随风消散一般。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被冻得有些哆嗦,微微蜷缩身体,湿了的衣领上已经镶嵌了一层霜,标杆一样挺立着,她这才吐了吐舌头,将车篷关上。

  到达目的地后,明西玥才真正暗叹了一声奢华。小区门口的保安看到这辆车便直接放行了,进入其中,需要再开十分钟左右,才能够到达翁璟城的家。在院子门口左右看,居然看不到邻居的房子,只能看到成片的林子,以及不远处的小花园与湖泊,就好似一处独立的世外桃源。

  她独身一人下了车,去按门铃,良久也没有人来开门。她叉着腰远远地瞧着这栋别墅,里面的确漆黑一片,不像还有人在,当即不由得咂舌,该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住吧?

  答案是显然的。

  她进入车里,从翁璟城随身携带的包里翻出几个遥控器以及钥匙,到门口挨个试了一遍,终于打开了院门。开着车进入院子,没能找到车库,她便随意停了车,到门口去试钥匙,这才发现居然是指纹锁。

  再次回到车前,打开车门,她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调整了好几个姿势,她才将翁璟城扶了出来,艰难地送到了门口。在门口站稳的瞬间,两个人的身体同时撞在了门上,冰冷的大门就好似千年寒冰,冒着森森寒气。

  熟睡的人微微皱眉,却没有醒过来。明西玥却疼得龇牙咧嘴,呼出的气体很快凝结成哈气,变成了乳白色的云团。调整了好一会儿,她才抓住了翁璟城的手,让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去试门上的指纹锁。

  在外人看来,两个人此时的姿势,就好似男人慵懒地从女人身后抱住了她的身体,揽着她的脖子,在开门的时候,顺势将她压在了门前。

  可惜,当事人毫不知情。

  第三根手指顺利地开了门,明西玥在进门的瞬间,恨不得将人丢进门里,随后便扬长而去。

  事实上,她只做了一半。

  将翁璟城丢在门口的地板上,她脱了鞋子,走进房间在墙壁上摸索灯的开关。地上的人开始呻吟,似乎是在低调地抗议,却被无情地忽视了。打开灯,她将人拖进客厅,像拖布一样,用身体去擦自家的地板。

  翁璟城的房子很大,装修也很考究,屋子里充斥着土豪金的颜色,闪得明西玥眼睛疼。她突然怀念起自己的家来,到处是棕色的实木家具,看起来古色古香,十分舒服,也很温馨,不像这里,空荡且冷清。

  她将依旧熟睡的男人扶到沙发上躺下,又找来了毯子帮他盖上,却发现他身体蜷缩,瑟瑟发抖。探手摸了摸他的脸,发现他的皮肤很冰,想来是刚才穿着湿衣服,在寒风里被冻坏了,就算到了家里依旧没能立即缓过来。她在屋子里面找了一圈空调的遥控器未果之后,索性用自己的双手去暖他的脸,因为之前的剧烈运动,使得她如今身体温热,额头还有些许细腻的汗水,如同挂在脸上的璀璨珍珠。

  翁璟城渐渐安稳下来,动作轻微地蹭了蹭她的手掌心,呼吸均匀,似乎是睡着了。明西玥帮他接了一杯水,放在桌边,随后伸了一个懒腰,就准备离开。当她走到门口,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当即气得直拍额头。

  出门也需要指纹解锁!

  想到离开还得把人再搬过来一次,她当即哀号了一声,站在原地踌躇片刻,她选择了回去。换了鞋子,大大方方地上到二楼,找到某人的卧室,在他的衣柜里面翻出宽松的睡衣,冲了一个澡,将睡衣换上,便直接躺在翁璟城的床上睡起了大觉,大有反客为主的味道。

  这一日的疲惫与悲伤,让明西玥筋疲力尽,这也使得她入睡很快。枕头与被子上还残留着属于这房子主人的味道,是男士沐浴露的气味,淡淡的,很好闻。

  她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没有吃药,也能够睡得如此香甜。没有做梦,也没有泪湿枕巾,她甚至没有踢被,睡得极为老实。

  翌日一早醒来,明西玥难得没有赖床,坐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扭头就看到身边躺着一个人,手还搭在她的腰上。她下意识地去看自己身上,确定衣服完好,才将这个男人一脚踢到了床下。

  翁璟城是从被子里面滑出去的,落地瞬间闷哼了一声,随后哀号起来:“唔……我从未想过,居然会有女人将我一脚踢开。”

  “我说你昨天是故意装醉,想要折腾我是不是?”

  翁璟城重新爬起来,坐在床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回答:“半夜被冻醒了,发现我躺在沙发上,身上的毯子也掉在了地面上。我迷迷糊糊地上楼,却看到有人竟然占了我的床。我也懒得计较,还附带着帮你盖了一夜的被子,这十多年来我可是第一次这么正人君子,结果……”

  他说着,打了一个哈欠,随意地抓了抓头发,起身到柜子前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个袋子来。透明的塑胶袋子里面少计量的洗漱用品一应俱全,就连毛巾与浴巾都有准备。明西玥探头看了一眼柜子,同样的袋子大致还有六七个。如此看来,翁璟城应该是经常带着不同的女人回家,准备也是十分充足的。

  翁璟城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指着卧室内的洗手间说道:“你用这个洗手间,我去楼下。”

  明西玥大大方方地伸手接过东西:“谢了。”

  进入洗手间后,她突然又探头出来:“土豪翁,能不能借我点儿钱?”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在薛阳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之后愤怒,或者是再也不理他。可当气消了,人缓和过来了,还是狠不下心来冷落他,谁让她爱他爱得那么深。

  翁璟城一怔,低垂着眼眸沉吟片刻,很快就笑了起来,好像这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多少?”

  明西玥思量了片刻,才回答:“三万吧。”

  谁知,翁璟城竟然长长叹了一口气,走到洗手间门口,靠着门框看着她,用一种哀婉的语气说道:“我很少对女人这么用心的,结果你却用500公斤的大锤去砸鸡蛋,让我甚感心酸哟。”

  “难道你很喜欢给女人花钱?”真是土豪气质十足,难不成给女人投钱也是他的爱好?“你是不是要甩几百万现金到我脸上,让我不花完不许回来?”

  “你不好奇我到底能为你付出多少吗?”

  “那你说来听听吧。”

  “让我娶你。”

  明西玥当即翻了一个白眼,走到洗手池前拆开袋子,将东西一样一样地取出来摆好:“想要嫁给你的人多了去了,结果你要娶一个最不像女人的女人?与你在一起过的女人会怎么看你?”

  “趁我现在对你还颇为上心,说不定真的会一时冲动与你登记结婚。那种煲汤一样的恋爱,去登记结婚已经是责任了,没有这样来得刺激。”

  “你离过几次婚?”

  翁璟城听到这个问题,当即垮了一张脸,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随后问道:“要支票还是转账,我很多年不用大笔的现金了,现金的话恐怕今天准备不出来。”

  明西玥叼着牙刷从洗手间里面走出来,从自己的衣服里面翻出手机来,打开短信,里面有薛阳以前发给她的银行卡号。她将手机交给了翁璟城,他看了一眼便明白了,点了点头:“我去书房用电脑转账。”

  说着,出了卧室。

  翁璟城坐在书房里面,将双腿搭在桌面上,用手快速划着明西玥的手机短信,当即撇了撇嘴。真是个痴情的好孩子啊……痴到脑子都坏掉了吧?想起昨天晚上那凄厉的哭声,以及装睡时的痛苦,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

  给薛阳转账完毕后,明西玥的手机很快响了起来,屏幕上蹦出一张相片,薛阳手里捧着蛋糕,笑眯眯地看着镜头,应该是明西玥照的,他看着相片,露出了一丝不屑的表情。

  小屁孩一个,不足为惧。

  他直接接听了电话,根本不需要手机主人的允许。电话那端传来薛阳的声音,弱弱的,有些沙哑:“暖暖,我……”

  “暖暖在洗漱,我是翁璟城。”

  很快,电话的那一端陷入了沉静之中,久久无声。

  翁璟城没有耐心,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思量了一会儿,才很是促狭地笑了起来。

  在他坐在楼下的洗手间里,捧着手机设置的时候,明西玥的喊声传了出来:“土豪翁,转完了吗?出来帮我开门,我要回家。”

  翁璟城马上回道:“等一会儿吧,我亲自做早点给你吃。”

  可惜话音刚落,厕所的门就被打开了,还蹲在马桶上的人都傻了,竟然忘记去遮。他见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一扫,竟然没有觉得害羞,也没有避开,反而研究起了他的身材与皮肤:“没想到你的腿还挺白的。”

  “……”

  她说着,径直走了进来,从他的一侧取下了手纸,握在手中又退到了门口,然后晃了晃手里的手纸:“给我开门。”

  他看着她久久无语,沉默了许久,才泄气地回答:“好吧,我投降。”

  拒绝诚恳邀请的孩子,真是不可爱。

  尤其……还让他下不来台。

  明西玥从未如此深刻地觉得生活如此艰辛。

  预订了回家的机票,却发现自己连给家人买礼物的钱都没有了,只好在离开的前两天,还在餐厅里面打工,而且改为全天班。餐厅的其他人不知道明西玥的身份,只当是勤工俭学的好学生,所以也表示理解。

  令人没想到的是,翁璟城竟然成了她的跟屁虫。每天早上九点准时来报到,且从来不去包间,只是坐在大堂的角落,面前放着笔记本电脑,点上几份点心与一瓶红酒,拄着下巴盯着明西玥的一举一动,一看就是一天。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疲惫地在餐厅里面穿梭,明显,因为领导泡妞,他们遭了殃,只能在公司与餐厅之间周旋。

  明西玥起初会赶人,后来也就懒得去管他了,只是如常地做自己的工作。她是极为聪明的女生,工作起来游刃有余,尤其是温柔的微笑,总是会给顾客好感,从而付给她颇为壮观的小费。她姿势优雅从容,就算是收拾脏乱的桌面,也显得极为绅士,这让翁璟城好几次都感叹,这小妞如果投胎成了男人,绝对是一个比他还祸害人的大祸害。

  “你可真闲啊……”明西玥路过翁璟城身边的时候,咬牙切齿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声音完全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她的眼睛盯着他的屏幕看,那里明晃晃地开着她的微博页面,看页码,都快将她整个微博看个遍了。

  “怎么会,能够看着你每分每秒都很珍贵。”翁璟城当即伸冤,同时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既不打扰你,还能陪着你,我觉得我多辛苦都值得。”

  “那你就在这里坐着吧。”

  明西玥继续忙碌,时不时会被妙龄少女叫去聊天,还总会出现几个女生要求与她合照,她都会欣然接受。偶尔和她说话的男生,看上去就好像哥们一样。直到接到翁璟城的电话,她才发觉他已经离开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翁璟城的自拍卖萌照,一个满下巴胡楂的男人居然噘嘴卖萌,引得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急急躲进了休息室,才接听了电话。

  “公司有点事,我就先走了,等你回明家后,我会带着礼物去你家拜访的。”他说话的同时,还伴着车鸣声,应该是还在路上。

  “我警告你,别闹到我家里去!不然我跟你拼了。”

  “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我如果真乱说话,你家里容易将你关起来,让我们两个人再也见不到面了。”

  他也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声名狼藉,如果被明家人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被他追求,一定会强烈反对,所以还要慎重。

  其实明西玥对家的感觉很淡,因为即便她回到那偌大的房子中,依旧无所事事。爷爷跟父亲就算是过年,也在忙碌着生意上的事情,来家里拜访的,也多是生意上的伙伴。他们带着虚伪的笑脸,说着千篇一律奉承的话,最后的话题总是绕到利益上。母亲则是勤于奔走在商场与美容馆,微笑的时候也总是皮笑肉不笑,生怕多出几条皱纹,让她觉得很是别扭。

  不过这一次回家要特别一些,她终于要见到素未谋面的“新亲戚”了。

  回到家,当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崔孝禾时,明西玥还是一怔,她呆愣愣地看着他缓缓地起身,露出和她一样呆愣的表情。从母亲的介绍中得知,这个男生就是自己未来的二叔。

  两个人不尴不尬地问了好,随后明西玥便拖着自己的行礼上了楼,崔孝禾居然屁颠屁颠地追了上来,作势要帮她拿行李。

  对崔孝禾的热情,她没有任何反感,只是觉得他有些吵而已,便任由他帮助自己。母亲则是一个劲地追问薛阳为什么没跟来,她也只能借口说薛阳在忙着学生会的事情抽不开身。

  事实上,那次借钱之后,两个人就没再联系过了。她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放弃了吧,用这笔钱,让两个人的关系就此一刀两断。偶尔回头看看,她发现,身后真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留恋的。

  时光会为曾经的过往镀上一层银色的霜,呈现在昏暗的月光下,熠熠生辉。当天亮之时,这些霜便会融化,脆弱不堪,甚至找不到一丝痕迹。

  逝去的感情,也是如此。

继续阅读:第4章 仍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你到世界尽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