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精明刑警田中
金辰明2016-05-30 15:513,527

  警视厅门前记者排起了长队,突然一阵喧哗。

  “田中警视正来了!”

  “是田中!”

  “他总算来了!”

  有人大声呼喊起来,喧哗声顿时演变为采访大赛。记者们把一个男人团团围住,照相机的闪光灯频频闪动。

  “您这是从美国回来的吗?”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知晓皇太子妃劫持事件的?关于罪犯,您有猜测了吗”

  “您会加侦査组吗?

  然而,这个名叫田中的男人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只是镇静地向大门走去。他的眼神很清澈,给人以温柔的印象,但紧闭的双唇和格外浓黑的眉毛则表露出这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物。

  钻不进熙熙攘攘的日本记者队伍、被挤到一边的外媒记者一脸惊讶地望着这一场景。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谁知道呢,我也正好奇。”

  一位资深特派员在一旁听到这话,替他们做了解答。

  “田中正男,日本第一精明的刑警,曾经长期占据东京大学法学院首席才子之位,却被侦査的乐趣所吸引投身警界。也有人说是因为妹妹被怪人杀害,案子破不了,他才自己跑去当警探破案的。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但不管怎么说,他无疑是日本第一警探,估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

  “太了不起了,难怪记者们蜂拥而至。”

  “总归是案子,记者们当然要围着他转了,可能警视总监也不能望其项背吧。”

  田中原本受!81之邀去了美国,现在因皇太子妃劫持事件火速回国,他迈着大步走向侦査部长的房间。一名等候在大门的年轻刑警迅速跟上,开说道:“我是小森,今后将跟随您参与侦査。”

  “哦?那先把有关这个案子的所有报告和新闻报道一份不漏地全拿到我的桌子上。”

  “曰”

  小森行过注目礼,动作迅速地转身离开,可是还没走上一两步,他又转过身,有些羞怯地说道:“能跟随警视正先生,我从个人角度感到非常光荣,这一定会成为我今后的警探生涯中无法忘却的回忆。

  “好了,努力工作吧。”

  田中露出微笑,又伸出手。小森慌了神儿,受宠若惊地双手握住田中伸过来的手。

  田中面带笑容地送走小森,然后来到侦査部长的房间。

  “部长。”

  “啊,田中!”

  侦査部长扔下正在看的报告,不由自主地一下子站起来,给了田中一个拥抱。案发后一直愁眉不展的侦査部长脸上突然有了生气。田中看到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侦査部长竟然发愁到了这般田地,凭直觉判断,初步侦査过程中没找到任何线索。

  “来,坐下,坐。”

  侦査部长把自己的椅子让给田中,自己坐到旁边。

  “部长,您别这样,还是和平时一样吧。”

  “不行,在这个案子侦破前,你都是我的上司。”

  尽管田中百般推辞,侦査部长还是亲自准备了咖啡。不支使女秘书去做这些事情,正是圆滑的部长摆出的一种平易近人的姿态。

  “来,拿着。

  田中觉得侦査部长给自己施加了沉重的压力,不过一想到案子的性质也就释然了。他略去了无用的谦让与客套,直截了当地切到案件当中。

  “部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卫队犯了致命的失误,那些家伙借说皇太子妃怎样怎样,但这说不过去嘛。就算皇太子妃吩咐警卫不要在眼前出现以免妨碍自己与同学会面,怎么会有那种躲在柱子后边转圈圈的警卫呢?真是群笨蛋!”

  侦査部长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田中点了点头,完全想象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卫队中某人心软地按照美惠子的喜好来开展警卫工作,结果出事了。

  美惠子在成为皇太子妃之前,是田中大学时的师妹。在田中的记忆中,美惠子曾一边徜徉在东京大学的湖畔,一边直抒未来的梦想,也曾满腔热忱地讨论日本的未来直至深夜,她那时的模样一一呈现在田中的脑海中。美惠子从大学时起就不喜欢拘束,她配得上自由二字,田中完全可以想象警卫队遇到过的为难之处。

  “人一旦出了事,即使平时都是赞美之声,这时候也会被批得体无完肤。部长平常不也称赞警卫队是无声的影子护卫吗?”

  侦査部长可能有所触动,一时间没有说话,随后把话题转到了悬而未决的案子上。

  “不管怎么说,你马上就要加侦査组了,看样子案子一破总监就会辞职。不过,如果侦査工作不力,也许会被立刻免职。”

  “我知道了。”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侦査部长握着话筒说了一会儿,然后举着话筒问田中:“是总监室,问需要多长时间,记者们好像追问不休,内阁那边也需要回个话儿。”

  田中本能地摇了摇头。

  “这件事谁也无法预测,罪犯竟然能劫持有十名贴身警卫的皇太子妃。”

  侦査部长默默地点了点头,正如田中所说,罪犯绝非碌碌之辈。侦査部长说了句“我们把报告给您送去”,然后挂断电话,站起身来。

  “你和我一起去见总监吧。

  侦査部长连忙套上西装上衣,走出办公室。田中望着平曰无比沉着的侦査部长如今惊慌失措的样子,摇了摇头跟在后边。

  二人来到警视总监室,麦克风马上递到了田中的面前。原来,总监室已经完全被记者们占领了。

  “请问您找到线索了吗”

  “我刚刚到,还没有看过侦査记录。”

  田中用低沉的嗓音斯斯文文地控制住记者们,向总监走去。总监一看到田中,原本板着的万年冰山脸仿佛浮现了一缕春的气息。“快过来,田中。”

  田中没有说话,只是低头问候。

  总监让侦査部长和田中陪同在现场,开始了新闻发布会。

  “请问驹子的身份已经确认了吗?”

  “是的,已得到确认。”

  “请问驹子真的是皇太子妃的同学吗?”

  “是的,已经确认驹子是皇太子妃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络过,但她和皇太子妃,还有澄子的确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

  “那驹子是罪犯吗?

  “不是,罪犯只是冒充驹子。

  “罪犯和驹子是什么关系?

  “根据目前的侦査,驹子与涉案女子没有任何关系,驹子不知道罪犯是什么人。罪犯研究过皇太子妃的很多事情,似乎不仅了解皇太子妃的品性,对皇太子妃的高中时代也了如指掌。

  “您的意思是说罪犯在犯罪过程中利用了皇太子妃高中同学这层关系吗?

  “是的。罪犯假扮成高中同学驹子,给皇太子妃寄了一封信倾诉不满,说与澄子曾经几次试图去见皇太子妃,但由于安保异常严密无法相见。皇太子妃可能就此回信约定在歌舞伎剧院见面。”

  “这么说罪犯敏锐地把握住了皇太子妃的心理?是否对方说因为警卫的原因无法相见,皇太子妃心中难受,伺机甩开警卫,最后导致被绑架”

  “是的。罪犯非常了解皇太子妃的品性和心理。”

  “请问对于罪犯还有什么发现吗”

  总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沉重的声音回答道:“我们正在继续调査。”

  “请问皇太子妃现在安全吗”

  总监的脸色难看得要死。作为治安统帅,皇太子妃落在身份不明的劫持犯手中,自己却连皇太子妃现在处于什么状态都不清楚,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总监,您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究竟世界上哪个国家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日本丢了这么大的人,您还打算安安稳稳地坐在这个位子上吗?

  低沉嗓音的主人是右翼舆论代表《产经新闻》的元老级记者黑田。黑田锐利的目光掠过粗粗的眼镜框,停留在总监的脸上。“嗯……

  总监用低低的支支吾吾声代替了回答。

  “总监,请您快些作答,什么时候才能找出罪犯”

  黑田发出怒火般的呵斥声。

  “作为总监,难道闭紧了嘴就行吗?不应该对国民说些负责任的话吗?”

  黑田继续向总监开炮。

  “身为警方统帅,难道不应该承担警卫疏忽之责立刻辞职吗”总监勉强舒展开由于愤怒和痛苦而狰狞的面孔,坚定而有力地说道:“本人深知责任重大,对天皇陛下和皇太子妃殿下以及全体国民的愧疚之心无以言表。我已做好辞职的思想准备,不过,我认为破案是第一位的。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今后的侦査进展工作将由侦査部长负责召开通气会。谢谢!”

  总监用嘶哑的嗓音匆忙结束了新闻发布会。

  “万一找不到皇太子妃,你不仅会被免职,还要被追究刑事责任。不单单是总监,所有的警察干部都要大换血”

  黑田赤裸裸的威胁声飞荡在垂着头的总监上空,一时间,摄影记者们的照相机闪光灯此起彼伏。

  “竟然有这么嚣张的家伙。”

  侦査部长的中隐隐约约说出几个字。不只是侦査部长,在场的所有警察都顶着一张张大红脸克制着愤怒。然而,现实情况的确是侦査没有任何发现,谁也没有办法站出来反驳。

  记者们走光了,总监好不容易控制住愤怒的情绪,握住了田中的手。

  “田中,你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吧?这个案子关系到日本警方的生死啊。”

  尽管没有开回答,田中的内心深处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他身上不仅背负着日本警方的荣誉和责任,还预示着要同导演了惊天大案的劫持犯斗智斗勇。田中心想,也许自己正是为了与这种人较量才投身警界的。从这一点来说,罪犯的存在是田中人生的重大意义之一。

继续阅读:第4章 胆大缜密的对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太子妃劫持事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