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各自的梦
醉流酥2016-05-26 16:003,319

  楼柒也没有让华统领难做,她只在牢区这边转了转,阳光太大,最后她寻了个阴凉的亭子,坐在边上背靠柱子睡着了。

  这亭子建的位置正好,周围有参天大树,树荫把整个亭子笼罩住,一点都晒不到,而且风挺大的,吹着十分凉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连蝉或虫都怕了这个牢区,所以树虽然多,但是没有任何吵杂,安静得很。

  楼柒觉得,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舒坦。

  她这一天还真的过得挺起伏的,进过蛇牢,现在又能在这么惬意的亭子里吹风睡午觉了。

  而她这一睡,却不知道有人找她找得快疯了。

  先是鹰卫回去之后先去吃了饭,然后处理了一会公务,过了一会出门时才遇到了月卫,从月卫嘴里听说他找了华于存那小子,给雪安排了一间最温柔的水牢,水换成清水,站在水里水也只没到小腿,还给她搬了张椅子坐着。

  “找了神医要了一颗药,给她吃了,暂时不会有问题,内伤还得些日子养着,现在不轻易动用内力就好了。”月卫说道。

  鹰卫不敢置信地道;“怎么可以这样?不怕主子怪罪?”

  月卫瞥了他一眼道:“我知道这几年越发看不惯雪了,但是她总是咱们的妹妹,对主子来说也该是,主子一时愤怒伤了她,但后来同意饶了她死罪,自然就不会想要她死。否则,华于存的那些手下愿意让你我亲自带人过去?”

  “那楼柒呢?”

  “主子惯是不会无端迁怒他人的,如果不是那东西对他意义太过重大,雪儿再怎么说,他都不会下令惩罚楼柒。”

  鹰一拍脑袋:“瞧我这蠢的!我可没有跟守卫多说什么,楼柒肯定被踏踏实实地送进那种地方了!该死!”

  “华于存对于女犯,最喜欢关的便是那万蛇……”

  月卫的话刚说一半,鹰卫的脸色都变了。是了,万蛇水牢!他之前竟然一时忘了!该死的,该死的,那个女人被关在那里,会不会直接吓晕过去然后掉到池子里面了?要是万蛇缠身,她估计会崩溃了吧!

  鹰卫想着那场面,立即就转身朝着牢区那边冲了过去。

  但是等他到了那里,逼着守卫带他走关押着楼柒的那间万蛇水牢,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这下子他的脸色都变了,该不会是把她关到万鬼火牢了吧?

  对付女犯的,这两个牢房是最出名的,万蛇水牢已经可以让女人吓破胆了,那万鬼火牢的可怕程度更是增加了好几倍!

  鹰这会儿直想一掌拍死自己,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以主子对楼柒的重视怎么可能真要她出什么?就算主子真的下这令,为了楼柒对主子的作用,他也应该做点什么才对啊。这下可好,可是楼柒真的被吓出什么好歹来,十五月圆之日主子又得受那种苦了!

  “她在哪里?”他凶神恶煞地揪住了守卫的衣领。

  这守卫也是倒霉,他是午后刚刚换班上来的,因为之前那名守卫觉得楼柒被统领带走应该不会再回这牢房里了,所以就没有跟他说。

  结果现在他是一问三不知,只查到了之前送过来的记录,楼柒是被带到了万蛇水牢,但是几时出去的,去了哪里,谁带走的,这上面就没有记录了。所以现在鹰卫大人再怎么震怒他也没办法啊。

  “找!给本卫派人去找!”

  鹰卫大怒之下,自己也各间牢房都冲去找了一遍。

  然后他看到了雪。

  坐在水池中间,两脚泡在水里,真的已经足够舒适了,对于坐牢的人来说。

  “鹰!是不是主子让你来的?主子下令放我出去了是不是?”雪卫看到他,双眸立即大亮,向门边扑了过来。

  “不是。”鹰有点烦躁,问道:“你知不知道楼柒关在哪里?”

  “楼贱人?哈哈,估计关到万鬼火牢去了吧!都是她害的我,鹰,你不信我的话?”

  “雪,你知不知道你最近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你了。”还会开口闭口贱人贱人的,是因为选妃大典临近了吗?他是知道雪对主子的心思的,她是因为想着将要有多名女人围绕在主子身边,所以嫉妒得要发疯了。

  雪一愣,鹰已经转身大步离开。

  “我变了吗?”雪喃喃地自言自语着,但是脑海里浮起沉煞的容颜时,她的目光再度凌厉了起来。沉煞是她的,是她的,为什么她没有资格当他的后!她一手操办他的选妃大典,有人知道她心里有多苦多煎熬吗?那个楼柒,只不过才认识主子几天而已,凭什么她可以住进三重殿,凭什么!

  鹰把整个牢区的每一间牢房都翻了过来,就是没有楼柒的身影。

  而已经回过神来的华统领大人双手用力抹了抹脸,眼里迸出了狂热的光彩,因为兴奋,他那苍白的脸都泛起了多一点儿血色。

  守卫愣愣地看着自家的统领大人冲了过来,以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急切吼道:“快快把楼姑娘请出来!”

  把楼姑娘请出来?

  怎么请?去哪里请啊!他好不容易把鹰卫大人送走……

  “统领,楼姑娘在哪里啊?”他可是听说,之前就是统领大人亲自将她带走的。

  华统领好像被一桶冰水从冰浇了下去,瞬间就冷却了下来,“楼姑娘没有回来?”

  “没有啊。”

  “该死的,找!把所有人都叫出去,把她找回来!”牢区里响起了华统领难得一闻的大吼声。

  整个牢区的人都在找着的人,此时正在角落亭子里睡得正香。这个地方传说是整个九霄殿里阴气最重的地方,平时没有人过来,又是死角,也便没有列入搜捕防守范围,谁也想不到一个姑娘家会到这种地方,所以竟然半天都有人找到她。

  前半段时间她是睡得正香,但是后面本来该醒了的时候,楼柒却又做起了梦,她又梦见臭老道了,他还是之前梦里的那模样,很帅霸酷的样子,穿着一身金黄袍子,威严地看着她。

  她看到他的嘴巴开合说着话,可是听不到声音,好在她学过一阵唇语,大概意思倒是可以看懂。

  “柒儿,帮我。”

  “帮你?帮你什么?臭老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这里来,是不是跟你有关?”

  “你有你的使命,柒儿,你说想金盆洗手过混吃等死的日子,可是你的命运从来就不是这样平淡的。”

  “到底我有什么样的使命?”

  臭老道侧过脸去,看着远方,又开口说了一句话。但现在他不是正面对着她,她根本就读不了唇语。楼柒气得要跳脚。该死的,正好是这么一句最重要的没能听到!

  梦境开始淡了,楼柒知道自己终要醒过来,但是她很不甘心,想要留住臭老道问个清楚,她伸出手去,努力地想要抓住他,终于抓住了他的手臂,她心安了下来,得意地道:“现在你跑不了了吧?”

  “这里是本帝君的地方,本帝君无须跑。”

  咦,这是沉煞的声音!

  楼柒一个激灵,立即醒了过来。

  她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正用力将他往自己身边拽,所以这个时候,沉煞的动作是向她身上微微倾身,整个人的气息笼罩住了她。

  “嗬!”楼柒这一吓不轻,立即松开他的手同时一推,自己也随之蹦了起来。她看着沉煞,眼神是梦境与现实刚刚转换时的一种戒备和迷惑,与她平时的清澈明亮有些不同。

  “若本帝君没有记错,这个时候的你应该是被关在水牢里吧。”沉煞气息沉沉。牢区里鸡飞狗跳个个都在找她,他哪能不知道动静。不过,真正让他亲自动手出来找,是因为他之前也沉沉睡了一觉,而他已经那么多年没有梦到的她,这一个午后突然又回到了他的梦里!

  梦里,她一直欢笑着,然后往这个方向跑了。

  迷迷糊糊中他竟然起了床往这边走了一段,待到清醒,就遇见了前来禀报楼柒失踪消息的华于存。

  华统领大人很是悲催,这一下午他的心情是前所未有地大起伏,自己引以为傲的布法,被楼柒几颗石子就给破了,好不容易从这挫败和震惊中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终于遇到一位高手,正激动着想回来找她,又发现她失踪了。

  更令他郁闷的是,在自己掌管的牢区,那么多人,竟然连一女子都找不到。

  沉煞正追不到梦里的她,但是很奇怪的是心中一直有一个直觉,这个方向,她应该在这边。

  而当他寻到此处时,却看到那据说失踪的人,正独自在这小亭子里睡得正香!

  这人真是有本事,进牢区第一天就能让华于存失控,简直是大悲大喜,然后还让整个牢区的所有守卫都出动来寻她了。

  就连鹰卫都把所有的牢房都亲自查了一遍。

  “是华统领带我出来的,我这可不是逃狱。”楼柒很不厚道的一下子就把华于存拉出来了。反正,死贫僧不如死道友,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过她猜测,华于存应该是问过他的意思,否则无缘无故的带她出来做什么。

  “是吗?”沉煞哼了一声道:“先离开这个地方!”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啊,十分宁静又很凉爽。”楼柒听他说得有点儿凝重,不由纳闷。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