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彻底破了
醉流酥2016-05-26 16:003,336

  而当她一直认为是虚幻的画像中的人,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怎么可能不被吓到?这会儿楼柒表面虽然很平静,内心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忍不住问道:“你是……华于存?”

  臭老道的每幅画像下面都会注明姓名。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叫这个名字,那么……如果他不是,那也许只是长相巧合。

  “看来,华某还是有些名气的,楼姑娘刚来破域一天就知道华某?”

  倒,还真的叫华于存。

  难道说,臭老道所画的那些人,全部都是真实存在的?全部都是这个世界的人?

  臭老道,是这里的人?

  他是穿越到现代去的?

  这些震惊到她的猜测,差点令她有点儿想立即穿越回去揪住臭老道询问的冲动。脑海里闪过他画的画像,他编的那本异物志,他曾经教给她的阵法,咒诀,那些在现代没有见过没有人会的东西,楼柒的脸色越来越黑。她自小就聪明,很懂得举一反三,她现在想的是,臭老道为什么要收养她?为什么要教她这些?她到这里来,是意外,还是另有内情?

  一想到这些,楼柒便有些不耐烦起来。臭老道向来知道她怕麻烦,而且现在也要金盆洗手好好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了,要是她的到来真的有内情并且与他有关的话,可别怪她诅咒他几世吃不到喜欢的东西!

  “别的先别说了,我要吃饭。”她一屁股就在一圈椅上坐下,伸长着双腿,双手交岔在肚子上,抖着脚,一副讨吃的无赖的模样。

  华于存,是在臭老道列在与她为善的那一类的,在这一方面,她还是相信臭老道的,所以说,华于存,不会是敌人,可以信任。

  这种感觉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坏。楼柒心里腹诽,这算是给她开挂吗?

  “楼姑娘不如先告诉我,是怎么发现监视眼的?”

  “我要是说我的直觉非常准,哪里有目光盯着我我就能感觉到,你信吗?”楼柒斜瞥着他。

  华于存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是这个原因?”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楼柒耸了耸肩:“你要问什么,也得等我吃完饭,我要饿死了。”

  华于存真没见过开口闭口就是要吃饭的女子,而且这么不在意坐姿的,她似乎也是他见过的女子中的唯一一个。

  她竟然还半点都不怕他,这么自来熟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啊。

  “来人,布膳!”

  楼柒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还是你好啊,华于存!”

  楼柒一个人在司刑组里的餐厅里大口吃肉的时候,华统领匆匆去了三重殿。

  沉煞坐在书房里,面前的桌案上,放着那几块碎片。他听了华统领的汇报之后沉默了半天。在华统领以为他要驳回自己的请求之时,他沉沉地开了口。

  “这十天她都会在那里,你想怎么做就去做,本帝君可以提醒你,之前抓到的那个人,可以让她看看。”

  华统领怔了一怔,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立即神情微凛,低下头道:“属下明白。”

  回去的路上,他还隐约听到有侍女在悄悄地议论那位本来让所有侍女都羡慕嫉妒的楼姑娘,转眼间就被下了牢,有的带着庆幸,有的害怕,有的幸灾乐祸,但有一点总是相同的,那就是,那楼柒肯定是失了帝君的欢心了。

  华统领却暗自冷笑。

  这些头脑简单整天只想着进三重殿的丫头们又哪里知道帝君的心思?

  帝君明显已经提前预料到楼柒进了水牢也会立即引起他的注意,他过来求情的举动应该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既然这样,帝君将楼柒打到牢里的目的肯定就不是那么简单。

  这次他提起之前抓到的那个人,神医与他都没有办法了,难道她有办法?

  在华统领离开之后,沉煞的目光落在那些碎片上。本来他的心情已经跌到了极点,仔细保存了那么多年的东西,竟然在一朝破碎,他的念想似乎再找不到依靠。

  但是就在华于存过来之后,听着他说起楼柒在水牢里的表现,他竟然暂时地把那种灰暗情绪给抛到了一旁。

  华于存对他的猜测,其实是高估了他。他在下令将楼柒也打入水牢的那一刹的确是想过到时就看看她在那样的环境下还能有什么表现,但是他没有想到刚刚进去一个多时辰,她竟然就能够令到从来不为谁求情感兴趣的华于存急吼吼地来三重殿,只为了替她求个情。当然,华于存这个人没有求过情,干巴巴地只说,“楼姑娘感觉非常灵敏,在关押期间,属下能不能带她到各牢区走走,或许她能够发现属下自己忽略的漏洞。

  这个华于存向来自信得很,每天研究这些,自认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了,竟然只是刚刚接触这么一小会就言辞里对楼柒多有佩服。

  这再次证明,那个女人藏着的瞒着的,还很多。

  楼柒并不知道华于存在她吃饭的时候去找了沉煞。但是等她吃饱喝足,主动提出回牢房的时候,他却又回来了,没有让她回牢房里,而是说带她到处走走,消消食。

  消食?坐牢还有这样的。

  但是不用回那间蛇牢,楼柒自然是欢喜的,但是她消食,华统领亲自陪着算怎么回事?

  而且,消食的地方,是逛各个牢房?

  楼柒无语地看着走在前面带路的华于存。这个人肯定不会只是破域中一个司刑组统领这重身份,否则为什么会在臭老道的那叠画像之中?他跟臭老道有什么关系吗?

  “华统领,你双亲还健在吗?”

  “死了。”

  “师父呢?”

  “死了。”

  “有兄弟姐妹师兄师姐之类的吗?”

  “都死了。”

  楼柒问了几句之后就忍不住翻白眼了,亲,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吧?跟你有关系的人都死光了,剩下你一个人?

  偏偏华统领回答的时候还一本正经的,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楼柒本来想直接报出臭老道的名字问他认识不认识的,但想想还是算了。一来臭老道如果真的是来自这个世界,他在这边的身份她完全不知道,有没有仇人什么的,万一惹出什么事来她岂不是得被烦死。

  反正,就算这家伙跟臭老道有关系,也不关她的事。

  “楼姑娘,这里是最适合你消食的地方了,你进去走走吧。”华统领站住了。

  楼柒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就见他们不知道什么走到了殿墙外了。眼前,是一片的茶山,那些茶树一排一排一层一层的,像绿油油的海。

  往下望,山势极高,山下面的民居都还看不到。

  “这里是,上九霄殿的其中一个要塞?”

  “准确地说,是有人要劫牢时,要救人时最近最直接的一条路。”因为这边上来,就是司刑组的地盘了,牢区就在这一边。

  所以,这一边的防御也是划给了他。

  “你要我去茶田里散散步?”楼柒回头对他挑了挑眉。现在可是中午两点多,”要是晒黑了,你能赔啊?”

  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华统领无语的同时竟然一下子找不到话回她。

  “华统领,有什么事还是直说的话,你是不是想让我试走一下看看会不会有缺口容易被闯上来?“

  华统领眼睛一亮。

  好姑娘,竟然是个懂阵法的高手!常人看是茶山,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阵法!

  “楼姑娘,此阵帝君闯过一次,帝君很快就闯过来了,但是以帝君的水平,我们不能确定这算是严丝合缝没有破绽的阵法,还是本来就存在缺口。”

  “那你觉得如何?”

  “华某不是自夸,这阵法,天下能安然闯过来的不会超过这个数。”他举起一只手。

  楼柒漫不经心地看了几眼,想着反正沉煞也知道她会阵法了,暴露多一点也无所谓,便从地上捡了几颗石子,对华统领说道:“华统领太久没有出去找人玩了吧?”

  华统领正想着她这跳跃的一句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见楼柒手一扬,一颗石子朝着茶山中某一处射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一道黑烟冒了起来,然后很快消散在空气里。

  他呆住了,娘的,那里是他布下毒烟的机关啊!

  还没来得及反应,楼柒又是一颗石子射出去,哐的一声,然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艹!那里是小箭机关!这是被一颗小石头就给破坏掉了?

  楼柒看都没看他,走了几步换了个角度,漫不经心又射出一石子去,吱吱吱几声,关在里面的毒鼠被惊得四处逃窜着,然后又误中了机关,被强酸给腐蚀死绝。

  咻咻咻。

  连续几颗石子射出去,有几株茶树突然转动了起来,然后,一条通向这边的路便显露了出来。

  阵法,彻底被破。

  华统领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么蠢的表情了。

  楼柒拍了拍手,转身挥了挥手:“你自己慢慢看,我去别的地方消食,放心,等会儿我会自己回牢房的。”

  华统领根本就不知道楼柒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他只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就那样轻描淡写的用几颗石子就那样彻底破了他引以为傲的阵法,彻底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