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情人关系
晚晚成歌2019-07-30 17:033,256

  傍晚时分,这雨总算是停了下来。霞光漫天,那一朵朵云彩,被久违的暖光给渲染着,泛着各种绚烂迷人的颜色。

  许伊宁端着那一碗红艳艳的樱桃,捏起一个放在嘴里,酸甜的味道溢满舌尖,充斥着味蕾。

  这几天通过对邹安安的一番旁敲侧击,她算是对云扬馨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云扬馨,二十三岁,孤儿,本为桐城艺术学院的表演专业的学生一枚。后来兼职模特,误打误撞进了演艺圈。至于她跟谢明轩的关系,跟许伊宁开始猜的一样——包养关系。

  没想到名声赫赫的谢明轩喜欢青春无敌的学生妹,不过这倒是不变的定理——男人就算到了八十岁,依旧喜欢十八岁水灵灵的女孩子。

  但一想到要用这种身份跟谢明轩见面,还真的是尴尬无比。

  许伊宁摇了摇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心中已然决定,下次见面,自己就要把话跟谢明轩说清楚,必须要终止这段关系!

  “安安,镜子给我。”许伊宁对着身旁的邹安安说,也不知道这场事故,这张脸有没有毁了。

  “喏。”邹安安将镜子递给她,一边笑着夸道:“扬馨你放心啦,你还是美美哒。”

  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张脸,小巧的瓜子脸,大而圆的眼睛透着一股水灵的清澈,粉唇黛面,五官很是精致。明明一张较为清纯的脸蛋,可偏偏右眼眼角下一点小小的泪痣,无端的多出了无限风情来。

  啧,老天爷待自己不薄,这张脸相比于她本身的脸,有过之而无不及。

  用来对付宋子文那个见异思迁的男人,足够了……

  许伊宁的眼底划过一抹恨意,脑海中,一个计划已然构建起来。

  “扬馨,你别这么笑,笑得我瘆的慌。”邹安安担忧的看着许伊宁:“我总感觉你这次醒来,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哪里变了?”许伊宁故作不知,轻声问道。

  “以前你总是很活泼的,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且对我也很亲热的。可这次……我总感觉你内敛了好多,不大爱说话了,跟我好像也隔了好远一样……都看不透你了。”邹安安一脸郁闷,伸手搔了搔后脑勺。

  “嗯,我刚醒来,所以就……”许伊宁淡淡的解释着,向邹安安投去一个伤感的眼神:“这次事故真的把我吓坏了。”

  “我知道,我知道。”邹安安赶紧点头:“扬馨,你别担心。医生说了,你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够出院了。”

  许伊宁微微颔首,又瞥了一眼镜子里面那张娇嫩如花的脸庞,冷不丁出声对邹安安说:“安安,你帮我去第一人民医院打探一个叫做许时岸的人,我想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许时岸?扬馨你认识?”

  “嗯,是我一个朋友的哥哥。我听说他出事故了,所以就想知道一下情况。麻烦你了,安安。”

  “没事啦,跟我客气什么!”邹安安很是爽快的答应下来,见许伊宁的神色有些疲惫,便不再打扰她,离开了医院。

  许伊宁懒懒的靠在床上,拿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翻看着微博上的消息。

  不过才几天,外面的一切却大有不同。

  许氏破产,宋子文创立的宋氏异军突起。同时,他宣布妻子许伊宁因为悲痛过度,一时间没想开,选择了自 焚了生,深表哀痛。

  呵呵,深表哀痛?

  这个谎言可编的精彩啊……许伊宁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来,眼中满满的恨意。

  看着照片上面,宋子文捧着白色的小雏菊,站在墓旁,一脸悲痛的模样,许伊宁的胃里一阵翻腾。

  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

  他站在自己坟边,许伊宁都觉得脏了她的坟。

  宋子文,我倒要看看你这幅虚伪的面具,到底能够戴多久。

  当看到父亲死亡的消息,真真切切的被多家媒体报道出来之后,她心底最后的那点希望也彻底的死了。

  宋子文和林安媛这对贱人,终究还是连一个卧病在床的老人都没放过!

  “你们加注在我身上的疼痛,我会加以百倍,千倍的,一一偿还!血债血偿,绝不姑息!”

  从今以后,这世上再无许伊宁,只有云扬馨!

  ***

  当天晚上,邹安安就将哥哥许时岸的消息给云扬馨带来了。

  “扬馨,你叫我调查的那个叫做许时岸的人,还在医院。不过看起来情况很糟糕,医生说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本来他那条受伤的右腿还有康复的希望的。可病人根本不配合治疗,态度消极,极其不利于右腿的恢复……”

  “而且许时岸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务,之前许氏破产,那些担子可都压在了这小子身上。”邹安安摇着头,一阵唏嘘:“啧啧啧,这许氏倒台的也真是蹊跷,好好地一个企业突然就垮了。而且许家人都死光了,除了这个许时岸……哎,家人都死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务,自己又是个残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云扬馨的心一阵阵泛着寒意,却强忍着心里的悲痛,拳头紧紧地攥紧,指尖都微微泛白。

  邹安安无意瞥了一眼她:“扬馨,你这是怎么了?”

  云扬馨回过神了,讪讪的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只是有些不舒服,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安安,你也先回去休息吧。我出事故这阵子,你也累坏了。”

  “说什么话啊,咱们是好姐们啊!”邹安安娇羞地一巴掌拍在云扬馨肩上,差点把她拍得再度重生去了。许是见她的脸色的确苍白,他也不再说什么,叮嘱了两声,便离开了病房。

  四周安安静静的,云扬馨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脑海中依旧回想着刚才邹安安说的那番话。

  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这个世界上,你不是孤零零的一个,我还在啊!

  云扬馨的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转,一想到哥哥现在面临的绝望处境,她便心疼的无法呼吸。

  设身处地的想,如果自己现在面临那样的状况,她肯定也绝望孤独到想要寻死……

  不行,她必须要赶紧离开医院,找到机会去见哥哥一面。

  就算现在不能直接表明身份,但能够安慰哥哥,给予一定的经济支援,都是再好不过的了。

  云扬馨拿起手机,登入手机银行查看着。

  “账号余额,显示为1200,0000。”

  云扬馨盯着那幽幽发光的屏幕,心里琢磨着,没想到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有一点积蓄。

  可是对于许家欠下的那些债务来说,似乎有点差距……

  “钱,到底从哪里才能弄到钱……”

  按照现在云扬馨的身价,一个三线小明星,拍一集电视剧估计也就不到一万,拍电影撑死也不过十万到二十万之间。一年能够赚到一百万就已经很不错了。

  呵呵,这存款里面大部分的钱,都是来自谢明轩的包养费吧。不然她这才出道两年不到,哪里就有一千两百万了。

  前世的许伊宁,是英国牛津大学,管理学硕士和金融学博士,所以对于数字这一方面,她很是敏感。

  在脑中快速的计算了一遍,如果想要还清许家的债务的话,单单凭借演戏赚钱,是绝对不够的……

  不过这里有一定的资金基础,一千二百万,如果选对市场的话,绝对可以大赚一笔。不管是投资公司,还是炒股,亦或是自己开公司创业,都是有无限可能和商机的。

  具体操作起来,还是要有很多的精密安排。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要解决的事情还一大堆,真的是累啊……

  云扬馨哀叹了一声,有气无力的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不管怎样,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弄清楚,许氏到底欠债多少,然后再做打算……

  至于谢明轩那边,情人关系必须要终止!

  夜已经深了,明亮的月亮在云朵的遮掩之下,光芒显得暗淡不少,朦朦胧胧的。那宛若轻纱的月光静静地笼罩着这一片高楼耸立的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夜色无边。

  梦魇像是一根冰冷的铁链,将许伊宁紧紧地束缚住,绑住了她的手脚,勒紧了她的脖子。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云扬馨看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爸爸,他那样的苍老,那样的憔悴。

  还有妈妈,正笑着冲她招手,亲切的喊着她的名字。

  不远处又传来一阵婴孩银铃般的笑声,他笑着叫着,妈妈,妈妈——

  云扬馨想要朝着他们走进,却被捆的不得动弹,身上磨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出来。

  突然,身下一阵湿热,云扬馨低头,看到大片大片的鲜血从双腿之间流出。

  痛,痛,痛不欲生,痛的连一个简单音节都发不出来。

  “不——不要!”

  云扬馨猛地惊醒,睁大眼睛坐起身来,额头上布满了涔涔冷汗。

  身旁突然想起一个沉稳磁性的声音:“做恶梦了?”

  云扬馨微微一愣,向身旁望去。

  谢明轩正坐在床边,那双深邃的琥珀色眼眸凝视着许伊宁,似乎带着些许玩味……

继续阅读:第4章 自力更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诱爱,总裁别太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