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自力更生
晚晚成歌2016-06-07 10:013,180

  云扬馨看着面前的谢明轩,微微一愣,随即点头应道:“是,做恶梦了。”

  谢明轩拿起一个玻璃水杯,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云扬馨。

  看着他那指节分明的手紧握着水杯,眸光幽深。云扬馨伸手接过那杯水,当清凉入喉,身上的燥热也散去了不少。

  “你怎么有空来看我?”云扬馨淡淡的出声问道。

  “工作忙完了。”谢明轩从桌子上的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来,仔细的削起皮来。

  “我想出院了。”她不能继续把时间浪费在医院里,那对狗男女在这世上多存活一天,都是对她的折磨。

  谢明轩扬起好看的眉毛,手上削苹果的动作倒是没停下来,只是轻声说:“你才醒过来没几天,还是在医院修养几天比较好。”

  “不用了。我感觉我自己已经没事了。”云扬馨坚持说道:“在医院里面呆着,实在是太无趣了。”

  “随你。”谢明轩也不再继续否定,将手中的苹果递给了她。

  看着那个削得干净的苹果,云扬馨有些犹豫,但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她本是不爱吃苹果的……

  又在医院里面坐了一会儿,谢明轩匆忙接了个电话,便准备离开了。

  “我明天让赵助理来帮你办出院手续,你好好休息。”谢明轩深深地看了一眼云扬馨,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

  眼见着病房的门关上,云扬馨将嘴里的苹果咽了下去,手中那半个苹果丢进了垃圾桶。

  明天,总算是可以出院了。

  夜色深深,窗外不时传来两声略显凄凉孤寂的蝉鸣声。

  第二天,艳阳高照。

  云扬馨是被邹安安给闹醒:“扬馨,你怎么今天就要出院了?剧组那边的工作我都已经说好了,可以往后推上半个月的啦。再说了,这次是剧组方面的错,咱们得傲气一点。”

  看着面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邹安安,云扬馨轻笑了一下:“我已经没事了,如果还在医院呆着,估计骨头都要发霉了。”

  “啧,不过也是,你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邹安安伸手扶了云扬馨一把,又凑到她耳边,暧昧的嘀咕着:“我可是听说了,昨天晚上谢总来看你了!听说还坐了蛮久的诶!看来我之前是冤枉谢总了,他对你还是很上心的。”

  “八卦。”云扬馨翻了个白眼,对邹安安说:“你要是有这个心,还是给我看看之后的拍摄安排吧。”

  将行李都收拾的差不多之后,赵助理提着行李,便径直下了楼。

  看着门口停着的那辆黑色世爵C8,云扬馨不禁咂舌,这谢明轩的作风还真是高调。这跑车往这一停,引来了不少路人的侧目。

  “扬馨,我还得往剧组跑一趟,就不送你回去了。反正有赵助理在,我也放心。”邹安安将我送到楼下,又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拿出一副墨镜递给我:“你等会回去了,好好休息。”

  “嗯。”云扬馨点了点头,将大大的黑色墨镜带上,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她这是要被接到哪里去?可又担心一问就露陷,只好乖乖地上车了。

  跑车平稳的在路上行驶着,赵助理轻声说:“云小姐,谢总今天有两个合作项目要谈。本来说亲自来接你出院的,实在是抽不开身,便安排我来,还请你体谅。”

  “没事。”云扬馨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原本那普通的都市场景,此刻在她看来,显得是那样的弥足珍贵。毕竟是死过了一回的人,看待事情的角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经过路边的便利店时,云扬馨让赵助理停了下来。

  “我下去买点东西。”云扬馨淡淡的说。

  “云小姐,我去帮你买。”

  “不用了,不方便。”云扬馨说着,便拉开了车门。

  “不方便?”

  “女性生理用品。”她轻笑一下,瞥了一眼赵助理。只见赵助理的脸上的闪过一抹暗红色,不再出声。

  戴着大大的墨镜,云扬馨低着头,快速的买了一包姨妈巾之后,又低声问着便利店营业员大妈:“有没有电话卡,不用身份证的那种?”

  “有,有。”店员大妈赶紧拿出一张电话卡递给云扬馨。

  付过款之后,云扬馨提着塑料袋,重新回到了车上。

  车子开了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在一个高档小区停下。这一整片楼盘也都是谢氏旗下的,房价贵的不可思议。

  云扬馨跟在赵助理身后走着,坐电梯上了二十层。

  打开房门,看着那两层的大屋子。云扬馨的目光扫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估计,最起码也有二百平米了。

  “云小姐,行李给你放在一旁了。你先好好休息吧。”赵助理毕恭毕敬的对云扬馨说:“谢总说,晚上忙完了会回来看你的。”

  “嗯,知道了。”云扬馨微微点头,将赵助理送了出去。

  这偌大的房间,豪华高档的布置,一应俱全。这谢明轩出手可真是大方……

  可房子再大又怎样?冷冷清清,没有半点烟火气,只是一座冷冰冰的牢笼罢了。

  她拖着行李,走进卧室。

  卧室的布置也是灰黑白三种暗色调,简约大方,却透着压抑。那张柔软的大床上面,铺着浅灰色的被子。

  云扬馨将灰色的窗帘拉开,外面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将整个屋子都照的明亮。站在二十层的高度,可以将整个A市的风景尽收眼底。

  她从口袋里将那张电话卡掏了出来,安进了手机里面。

  当务之急,就是要跟哥哥取的联系。

  一想起邹安安的描述,云扬馨就像是霜打的茄子,无比郁闷。

  家里人的电话号码,她都背的清楚。在短信联系人的那一行,云扬馨输入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每打一个字,她的心都在颤抖。

  “许时岸,你为什么拒绝治疗?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容易捡回来一条命,就要这样任性糟蹋么?”

  按下发送,没过多久,短信便回复了过来。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只是看不下去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你不懂在我身上经历过什么,凭什么来指责我?”

  云扬馨看着回信,只觉得心口一阵揪痛,她如何不懂。也许别人做不到感同身受,可她却是真真实实的感同身受。

  “你如果是个男人,就好好配合治疗,振作起来。难道你觉得蹊跷么?你父母的死,你妹妹的死,你们许家的突然破产?你难道不想要找出真相,让幕后黑手得到报应么?你就甘心让你们许家遭遇这场灾祸,让凶手逍遥法外么?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家人吗?你对得起你自己吗?你继续执迷不悟,只能令亲者痛,仇者快。我要说的也就这些了,你自己斟酌。”

  云扬馨最是明白哥哥许时岸的脾气,他最受不得激将法。

  虽然知道此刻发这些话过去,无异于伤口上撒盐。可现在的情景,她只能这样做……必须要让许时岸振作起来,不然宋子文和林安媛那对狗男女,肯定又会使手段。

  这次短信发过去很久,都没有回音。

  云扬馨也不着急,将手机放在一旁,便走到书房,将电脑打开。

  这段时间的经济不景气,股市的状况也不是很好。看着那些红绿波动的折线,云扬馨习惯性的拿出一张白纸和铅笔来。自从嫁给宋子文以后,她已经很少着手金融这方面的事务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业务有没有荒芜……

  她集中精神,看着那些数据,认真的在纸上涂涂画画起来。

  自从A股开始采用涨跌停板制度,不少人都发现一个规律,追涨停。就算前两年股市热闹的时候,这个法子在新股次新股上也依然实用。用这个法子虽然说可以赚钱不少,但交易所那边如果强制要求将把涨停挂单撤销掉的话,估计会赔上不少。

  看来是要好好的计算一下了,云扬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开始仔细谋划分配起来。

  专注工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云扬馨的肚子不禁咕咕的叫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没想到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外面的天空也有些暗了,她走到厨房,发现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就连那些锅碗瓢盆的,都是崭新的。她不禁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个空房子,这些厨具都是摆设。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正常。谢明轩那种人,应酬交际数不胜数,哪里自己做饭吃。

  看来只能自力更生,填饱肚子了!

  说干就干!云扬馨跑到小区外的超市,买了不少的食材,大包小包的提着。

  正从超市出来,却听到“滴滴”两声喇叭响。

  一道强烈的光照着她的眼睛,她眯着眼睛,看着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世爵。心中不禁“咯噔”一声,没这么倒霉吧?

继续阅读:第5章 还没玩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诱爱,总裁别太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