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血债血偿
晚晚成歌2016-06-07 10:013,185

  躺在床上的许时岸,目光飘飘的落在云扬馨的身上,带着些许审视。

  云扬馨注意到来自哥哥的疑惑目光,感觉被针扎了一般。

  现在还不是暴露自己身份的时机。她赶紧移开目光,毫不犹豫,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就当自己是一个打抱不平的路人甲得了……

  哥哥的情况自己也见到了,云扬馨捏紧了拳头,她必须要赶紧给哥哥打一笔钱,赶紧将手术给做了。那一条腿,一定要治好,绝对不能留下任何的遗憾!

  这件事情,还得要邹安安去安排才好,自己现在不能暴露身份,行事会麻烦很多。

  想到这里,云扬馨拿出手机,正打算给邹安安打电话,却瞧见长长的走廊那头,缓缓地走过来的两个人。

  她整个人都僵住了,手机差点就要摔倒地上去。

  面前那有说有笑的两个人,正是宋子文和林安媛这一对贱人!!

  云扬馨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愤怒充斥着浑身的每个细胞。想起自己家破人亡的境遇,想起自己那流产的孩子,想到自己被烈火灼烧的疼痛,她的肩膀微微颤抖着。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宋子文和林安媛两个人的谈话内容,不偏不倚的落入她的耳中,格外的清晰,却字字诛心。

  “子文,医生说了咱们的宝宝很健康呢。也不知道是个儿子还是女儿,我好期待……”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喜欢的啦。安媛,只要是你给我生的孩子,都是我的宝贝。”

  “就数你这张嘴巴甜……”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等到孩子出生了,我肯定大摆筵席,请很多客人来。”

  “那是肯定的啦。这可是咱们的孩子,一定很可爱……”

  “你慢点走,我扶着你。”宋子文小心翼翼的抚着林安媛,两人之间那一份柔情蜜意,在别人看来是恩爱,而在云扬馨看来,只觉得恶心,恶心到作呕。

  望着他们两个渐渐远去的背影,云扬馨的手不禁轻轻地覆上自己的腹部。

  她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双腿之间那一大滩血迹的场景……

  她的孩子,她那可怜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到这个世界上看一看,就化作了一滩血水。

  可现在,林安媛的肚子里面却有了孩子!她和宋子文两个无恶不作的恶人,如今却也有了孩子!

  云扬馨只觉得胸口像是被挖空了一块似的,鲜血流了出来,那空空落落的难受,快要把她给淹没了。

  健健康康?可爱的宝贝?呵呵……他们夺走了自己孩子的性命,她又怎么会让这对狗男女如愿以偿?!血债血偿,她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

  如同幽魂一般,云扬馨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阳光无比明媚,那烈日没心没肺的炙烤着这片大地,那温度令人难受。身边的行人来去匆匆,每个人都像是蚂蚁一般,勤勤恳恳,忙忙碌碌,却又平凡渺小的可怜。

  她看着这来来去去的人,只觉得眼花缭乱,脑袋发晕。

  脚下的伤口隐隐作疼,开始并没有觉得,现在却越发的难受起来。

  云扬馨不禁嘲讽自己,你啊你,现在哪里还有余地给你矫情。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不再是许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也不再有爸妈哄着疼爱着了……

  走进一家咖啡馆,装修很是文艺。室内的冷气开的很足,跟外面俨然是两个世界,优美缓和的音乐流淌着,咖啡的香味格外的迷人。

  找到一个里面的靠窗位置,云扬馨要了一杯黑糖玛奇朵。

  她点开手机,给邹安安打了个电话。

  告知了邹安安坐标位置,云扬馨便安静的坐在软皮沙发上等待着。

  没一会儿,邹安安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一杯卡布奇诺,谢谢。”邹安安吩咐着服务员,又望向云扬馨:“扬馨,你把我叫来,有什么急事么?”

  “安安,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说啊,咱们之间,说什么请不请的。”邹安安看了一眼云扬馨,脸上浮现一层担忧:“扬馨,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睡好啊?这黑眼圈,啧啧啧,都成国宝了。你可要注意自己的皮肤啊,我之前送你的那个牌子的面膜很好的,补水效果特棒!你要听我的,好好保养呀!”

  “是啦,我会好好注意的。”云扬馨话虽是这样说,手轻轻地覆上了自己的眼圈,心里不禁想着:自己昨天晚上是被谢明轩那个混蛋折腾了一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觉,黑眼圈能不重么。

  一想到谢明轩,云扬馨脸上的郁闷之色又多了几分。

  “话说,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我想请你帮我汇笔款给许时岸。”云扬馨轻声说:“他必须动手术,还少一大笔钱……”

  “啊咧?扬馨,你对许时岸这家伙也太好了吧?虽然说他是你朋友的哥哥……”邹安安皱了皱眉头,疑惑的望着我。

  “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嘛。我不爱欠别人太多,更何况那个朋友对我很重要,能帮就帮吧。”云扬馨淡淡的说,表面上很是淡定。

  邹安安点了点头,轻叹一声:“扬馨呐,你就是心肠太好了。要在娱乐圈里,你可不能这样……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多少财狼虎豹都等着上位。咱们好不容易有谢总在背后扶持着,才勉强混出了一些名气来……”

  “嗯,我知道的。”云扬馨知道邹安安是担心自己,心中一暖,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你要给许时岸多少钱?”

  “两百万。”云扬馨说的干脆。

  “what?!”邹安安是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狼狈的擦了擦嘴巴:“这也太多了吧。”

  “不然怎么叫涌泉相报呢。”云扬馨苦笑了一下,又轻声说:“对了,这件事情,你可要保密,只能我们两个知道,不准第三个人知道。就连许时岸那边,也只能匿名汇款过去。”

  “这……”邹安安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凑上前来,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问:“扬馨,你是怕被谢总知道吧?”

  “诶?”

  “要是谢总知道了,他心里肯定也不爽快……”邹安安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应了下来:“你就放心。你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完美……而且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说着,邹安安还做了一个封住嘴巴拉链的姿势。

  看着面前的一心为自己的邹安安,温暖的友情,让云扬馨心中感到一丝慰藉。

  重生一回,并不是所有东西都是烂摊子。至少还有人真心实意的关心自己,值得自己去信赖……

  云扬馨并不想回到花园小区,回到那偌大却冰冷的屋子,她跟邹安安一起喝完咖啡,就去逛街美甲去了。

  邹安安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人形美容知识课堂,不断地往云扬馨的脑袋里面灌输着那些新奇的护肤idea,还有各种瘦身啊时尚啊之类的咨询……一路上简直是滔滔不绝,倒也显得热闹有趣。

  跟邹安安在一起的时间很是放松,一直玩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才恋恋不舍的坐上taxi,回到花园小区。

  云扬馨拿出一直放在包包里面的手机,点亮屏幕,上面显示着十个未接来电。

  而电话的备注,写着——“轩”。

  看来这是原来的那个云扬馨对谢明轩的备注,啧,可真是腻味。

  手机知晓一个人全部的秘密,这句话真是太正确。

  云扬馨看着手机便利贴里面写的那些情意绵绵的句子,都是原来的云扬馨写给谢明轩的。

  少女情怀总是诗呀——

  没想到那个云扬馨本身是喜欢着谢明轩的,真的是图样图森破。像是谢明轩那样身份的人,又怎么会跟一个明星在一起呢?

  越是有名望的家族,越是重视自己的名声。在他们看来,女明星就是戏子,再出名,也顶不过是出名的戏子罢了。

  像是谢氏这种家族,更是对女明星不屑一顾。

  云扬馨将手机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删了个干净……她本能的将昨天晚上自己的生理反应,归结到是这个身体残留的意识作祟。

  坐电梯到了二十层楼,云扬馨开了门,发现客厅的灯光是暗的。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今天谢明轩并没有来这里。

  换了鞋子,云扬馨懒懒的朝着卧室走去,推开门,屋子里面灯光暖暖。大床之上,谢明轩正端着笔记本电脑,处理事务似的。

  云扬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心里暗道一声:该死,他今天又来了!

  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的脸更是红了起来。

  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来你的脚没事。”谢明轩冷冷的瞥了一眼云扬馨。

继续阅读:第8章 把柄在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诱爱,总裁别太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