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门外来了个男人
丫丫雅雅2016-06-03 16:441,125

  昏昏欲睡的我一秒钟醒过来,并且绷紧了神经。

  我抬头看钟,11点整——这是钟不对呢?还是那些鬼提前了?之前不是12点才准时准点敲门的吗?

  我竖起耳朵来听,敲门声变了,变成了门铃声,我心想这鬼终于懂得与时俱进了?之前都是敲门不懂得按门铃的,哪怕是变成我二叔的样子也是拍门……有点不对劲!

  我起身,蹑手蹑脚地到门背后,透过猫眼往外瞅去,只看见对门我家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色长风衣、提着行李箱的男子,他背对着我,背影削瘦颀长,透着一股英气。

  他等不到回应,又按了一下门铃。

  我换了好几个角度去看,我看到他的影子了,据说鬼是没有影子的,难道他是个人?

  人……?

  人怎么会晚上来我们家里呢?

  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个男人,村子就这么小,村上所有人我都认识,所以我十分肯定,这不是我们村的人。

  我不开门,就看他想在我们家做什么。

  他也许就是那个在背后捣鬼的人。

  男人按了七八次门铃,都没有人出来应门,他十分郁闷,嘀咕着说这么晚了家里怎么没人?然后一屁股坐在门口楼梯上,从衣服里掏出一包红双喜,点火抽了起来。

  就这样,我贴着猫眼僵了一个小时,而男人也坐在我家楼梯上抽了一小时的烟,他脚边都是熄灭了的烟头。男人时不时地皱眉看看腕表,隐隐有不耐烦的意思。

  说实话,我僵这么久,我一直都不觉得累,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的长相很养眼。

  他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他的帅是跟电视明星的帅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明星一般都是偏柔性或是偏萌性的帅,但是这男人就是纯英气的帅,气质干净出尘,有些傲然与高高在上的特质,脸与身材都像是经过艺术家的雕刻刀雕刻出来的一般,线条利落干净还不失精致。

  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走大街上时一般不信这话,因为大多数人的眼睛浑浑噩噩,似乎都不明白自己生在世上所为何事,他们看起来很茫然,眼睛里没有光,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要做什么。

  但注视男人的眼睛的时候,我信了这话。

  他的眼里有光,而且很深邃,似笑非笑,仿若看破红尘。

  有这么一个耐看的帅哥给我看,我倒也不觉得长夜漫漫了。

  12点。

  丧乐出现了。

  楼道里起了雾。

  雾渐渐盖住了男人的身,他的眼神变得困乏起来,伸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之后托着脸,眼皮子打架起来,渐渐地合上了。

  那雾应该是有催眠的功效。

  雾里面跑出一个人影。

  二婶。

  二婶跑到自家门口,拼命地拍门:苏兴业你开门,快开门!

  苏兴业是我二叔的名字,她拍的是自己的门,这么说……是两天前失踪的二婶回来了!

  我特别激动,马上就要开门放二婶进来,这时候背后出现一只手,直直按住门,不让我打开。我回头一看,是父亲又诈尸了,看来我明天又得搬尸体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失踪的人,死去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胎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