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分魂震灵
十月十二2018-03-27 12:172,663

  这话跟强心针一样,让人说不出的振奋:“哥,你说话得算数。”

  “嗯。”

  虽然他还是爱理不理的,但我就觉得,这称得上是个沉甸甸的承诺。

  而他这个人,不,鬼,信得过。

  “哥……”问题太多,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嘴,就先壮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死的啊?”

  “少问。”

  对了,他死的那么惨,肯定不想提起来,鬼也是有尊严的,我不能歧视他。

  “不问就不问……”我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哥,我能不能……”

  他似乎早就看出来我想要问什么了,冷冷的说道:“不能。”

  我心头一紧:“为什么?”

  “你已经被卷进去,就没那么好脱身了。”苏晗的语气一点波澜也没有:“以后找你的人会越来越多,这样下去,不光你的命,就连亲戚的命,也会被波及。”

  我一下想起来打不通的电话,更紧张了:“他们为什么找我?”

  “我说了,真相,我跟你一起找。”苏晗避而不谈,接着说道:“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我一下子想起了老电影里面冤鬼复仇的事情来,苏晗既然不是好死,那他留在人间阴魂不散,是不是要找人报仇呢?

  他要报仇的,也许跟坑我的,正是同一批人。

  这事儿他越讳莫如深,越说明跟他自己也有关系。

  难道……是我们这个家族惹上了什么麻烦不成?

  “那,他们是谁?”我不知不觉就把苏晗的衣服抓紧了:“你认识那个大嘴女人是不是?对了,还有污秽,污秽是不是她下在我身上的?”

  “你倒是不傻。”苏晗说道:“那个小孩儿,就是逃走的第七个污秽。”

  我顿时就明白了,是苏晗白天出来不方便,怕那个污秽和污秽的主人来害我,才不许我出门以及小心大嘴女人的!

  再想想,那个报刊亭趴着的老太太说我着了道儿,要多照镜子,是提醒我警惕那个能出现在镜子里的污秽,而不是无法出现在镜子里的苏晗!

  我好像之前,是误会苏晗了。

  聊斋主题曲不是说了吗?牛鬼蛇神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

  “哥,谢谢你。”我酝酿了一下:“我回头多给你烧点纸,再烧几个嫂子陪着你……”

  苏晗颀长的身材微微一僵,冷漠的说道:“闭嘴,闭眼。”

  我话没说完也不敢说了,只得听了话。

  这么好看的男人没人陪着,总觉得怪可惜。

  虽然挺冷,但是他背上很安稳,我睡着了,也没再做噩梦。

  梦里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个比我高好多的少年牵着我的手在河边走,问我冷不冷,怕不怕。

  他的手真暖和。

  我跟他喊哥。

  这个少年跟面瘫苏晗完全不一样,才是个真正的哥哥的感觉,跟他在一起,我不冷,也不怕。

  因为我特别坚定的相信,他会保护我的。

  再醒过来,天亮了,我还在那个卧室里,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被子的角落也塞的工工整整,一点漏风的缝隙都没有,特别暖和。

  空气里微微还留着点草木清新的味道。

  我不自觉的就笑了,苏晗是不是处女座啊?

  第一次发现,他对我好像还挺好。

  反正苏晗白天不出来,我换了个睡衣就起了床,摇摇晃晃往楼下走,却看见一个男人,正拿着个相机四处乱拍。

  那个人年纪很轻,戴着渔夫帽,一身旅行的打扮,抬起头跟我四目相对,我看到了个少见的钢丝边眼镜和后面一双闪烁不定的小眼睛。

  这是谁啊?不告而入?有点礼貌没有?

  我刚想出声,那个人倒是先声夺人:“你谁啊?”

  “诶嘿?”我不乐意了,这厮够猖狂啊:“你又是谁啊?”

  “告诉你,我有独家许可,”那个人紧张兮兮的打量着我:“而你这种跳窗户进来的野路子,是擅闯民宅!”

  野你姥姥的腿!

  我动了恶作剧的心思,暗暗踮了脚一步一步蹭过去,低低的说道:“不怕告诉你,这是我们家。”

  那小眼镜儿立刻慌了神:“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这个意思。”我侧着头看他的小腿,果然打起了哆嗦。

  “不,不可能,死者明明一个人独居,没有家人……”

  “死者叫孙悟空吗?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吗?”我一步一步冲着他逼近,看到了他身上的记者证:秦皇岛新潮新闻网,张佳肴。

  “死者,死者叫苏晗……”张佳肴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拿出了个硬皮小本战战兢兢的看着:“你别过来,我……我是无神论……”

  哟,这家伙既然是来采访的,自然一定有事情的资料了!我一把就把那个硬皮小本抢过来了:“这事儿你知道多少?”

  我的手碰到了他的手,他觉出来我的手是暖的,这才反应过来:“你不是鬼?”

  连人带污秽,谁见我谁这么说。

  我挖了挖耳朵没理他,先看本子上关于这件事情的资料。

  苏晗,男,生于1988年,死于2016年,职业:无业游民,自称通阴阳,靠封建迷信为生,死时倒挂在吊扇上,颅骨器械性损伤,体液干涸……

  暗暗吸了口气,我的心猛的疼了一下子。

  苏晗,那个时候受了多少罪?

  接着往下看,写着:介于死者离群索居,少与人交往,死后一段时间才被发现,门窗紧闭,现场未发现作案凶器,更未发现死者与人搏斗的痕迹,也未曾在现场寻找到其他人的指纹与足迹,死因为失血过多,推测为自杀。

  PS:网络传言,说这跟当年重庆红衣男孩儿的案件一模一样,恐怕非人力所为,是被某种阴狠的茅山道术所害,尸身打结倒挂,传说之中的分魂术就是这样将人的三魂七魄从天灵盖上震出来的。

  这样强行逼迫出来的灵魂,会永不超生,且能为人所用,提炼污秽。

  我一看见“污秽”两个人,头皮就炸了,立刻看向了张佳肴:“什么是污秽?”

  张佳肴本来就没摸透我的来路,所以很有点忌惮,就结结巴巴的答道:“说是被阴阳先生从不是好死的鬼魂之中炼制出来,为自己驱使的……恶灵,阴气重怨气重,沾染上的人很容易倒霉,所以被称为‘污秽’。跟养小鬼差不多吧。”

  那个砸玻璃小孩儿,大概也真正的活过……

  “死的越冤,心里越惨,那污秽越厉害,”张佳肴察言观色,接着说道:“我就是来实地考察写灵异报道的……”

  苏晗看米上足迹的时候,说污秽连鬼都不如,问他什么是污秽,他却不肯说。

  我心里像是被扎进了一根刺,疼的锐利。

  一个人被倒挂在这里,孤寂的晃来晃去,那个时候,苏晗的心里,在想什么?

  那个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大概,也没有心了吧。

  不管处于什么原因,为什么要把一个人以这种方式害死?

  就连灵魂,也要被弄的永不超生?

  他不像是个能跟人结下什么血海深仇的人。

  “你还有个双胞胎姐妹啊?”张佳肴忽然好奇的说道。

  “啊?”我一愣:“没有啊!”

  “别骗我了,”张佳肴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刚看见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姑娘,就站在楼梯口后面看咱们呢。”

继续阅读:第12章 另一个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半无人尸语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