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半夜烧纸
十月十二2016-06-03 16:221,567

  大舅那张惊恐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啪啪啪……”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来,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能动了。

  一抹额头,已经出了一头的冷汗,刚才那个感觉,就是所谓的鬼压床吧。

  大舅的表情和口型历历在目,好诡异的一个梦。

  转过头,却发现窗户外面的天还是黑沉沉的。

  拿起手表来,发现指针指向了8点。

  这是夜里8点?也就是说,我整整睡了20个小时?

  “啪啪啪……”那个吵闹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在放鞭炮。

  什么日子啊大晚上的放鞭炮?

  我站起身来撩开了窗帘,只见无量坊门口,有几个中年男人,正神色凝重的盯着鞭炮和地上熊熊燃烧的火堆。

  仔细一看,那火堆……是大堆的冥币和纸钱!

  正月里的晚上,在人家门口做这种事情,什么毛病?

  我打开窗户想看的更清楚一些,没想到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看见了我,两腿一软就跌在了地上,眼睛翻白,胸膛剧烈起伏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其他几个中年男人先是一愣,随即也看见了我,“嗷”的一声就喊出来了,拖着那个摔倒的中年男人,逃命似的跑了。

  我心里忽然一个突,怎么,他们跟刚才那个梦里的大舅表现的一样……

  昨天坐出租车的时候,司机一听我到无量坊,也吓得车钱都没要就跑了。

  还有昨天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在我脑子里面纷纷扰扰的缠绕在了一起,发出了剧烈的警告:此地不宜久留。

  还是赶紧去找苏晗吧。

  出了卧室门,外面是一片死寂,一点光都没透,奇怪,难道苏晗没在家?

  心里骤然一缩,试探着喊了一声:“哥?哥……”

  灯忽然亮了,眼前一片光明,回头一看,苏晗那个颀长的身材果然出现了。

  他那双桃花大眼看见我就暗了暗,显然有几分不悦。

  奇怪,在家怎么不开灯?难道跟我一样才刚醒?

  反正他在就好!

  我赶紧跑过去:“哥,外面有人在门口烧纸钱,怪里怪气的,跟昨天的司机一样,好像挺害怕这里,怎么回事啊?”

  他还是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跟你无关。”

  得罪人了?不像,他这个样子,大概人家怕得罪他才对。

  欠债了?也不像,他淡定又有气场,完全没有一丝窘迫寒酸的模样。

  不过,我要是能走,自然确实跟我无关了,想到这里,先献出谄笑:“哥,大舅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晗凉凉的扫了我一眼:“说过的话,没必要重复。”

  “哥,我知道你对我印象不好,”我对他做出个泪光盈然的样子:“可我得跟家里交代啊,要不你给我妈打电话解释一下,说大舅的事情,跟我根本没关系,让他们断了这个念头也行,反正现在才8点,我找个车麻溜就走……”

  结果装可怜也完全没用,他自顾自下了楼。

  有求于人矮三分,也罢,刘备当年还三顾茅庐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先把关系改善好了再说。

  “咕……”想着想着肚子发出一声悲鸣,我这才反应过来起已经很久没进水米了,刚才苏晗从我身边经过,身上的草木气息还是很清新,显然也没有吃过饭。——我的鼻子天生特别灵敏,什么味道都能记住,我妈说我肯定投胎时顺了阴间的狗鼻子。

  “要打动男人的心,先打动他的胃”,不如我也从这里下手,一粥一饭抿恩仇。

  一机灵起来,我都佩服自己。

  摸到了厨房,果然是干锅冷灶,哪儿都是灰,显然很久没动火了,什么食材也没有。

  幸亏我包里还带了准备在火车上吃的泡面。

  煮好加上香肠和卤蛋,看上去也挺让人有食欲的,我得意洋洋,站起身来打算喊苏晗来吃饭,忽然觉的身体又跟昨天在浴室里一样,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特别特别冷。

  接着,像是刚从转椅上下来,整个人头晕目眩,天地似乎都在旋转。

  饿的血糖低了?我也没多想,就继续扶着餐椅冲门口嚷:“哥,吃饭了……”

  但是扶着椅子也愣没站稳,只觉得像是有人拉了我的脚一把似的,一下头重脚轻的就趴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第5章 阴邪入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半无人尸语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