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女人的手(五)
(日)渡边淳一2017-12-13 18:102,978

  对这里里外外几乎找不到任何缺点的Y子,折居终于产生了想与她结婚的念头。

  本来以为自己长年独身,已不再适应家庭拘束的生活,可自从碰上了Y子,折居便开始改变了想法。

  当然折居的这种愿望Y子也是察觉得到的,她也是一个长年独身的姑娘,想来心里也是希望能够找个如意郎君的。

  看来自己应该表明态度,征询一下Y子的意思了。

  折居打算开了年便向Y子正式求婚,但在此之前两人间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矛盾。

  这明显是折居的错误,原因是写给以前的女朋友M子的信让Y子读到了。

  私看别人的信件说来不是件光明正大的事情,但那天夜里Y子来折居家里时,医院突然来电话说有急诊病人,于是折居匆匆赶去了医院,留下Y子一人在家。那摊放在桌子上的信,便被Y子无意中看到了。

  信的内容是为自己冷淡M子作些辩解,希望不要将两人的关系搞成绝对,使用的语言也是十分平常一般的。

  但Y子看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事后折居对Y子作了好多的解释,甚至对上帝发誓自己是绝对爱着Y子的。

  但Y子却并没能表示谅解,对折居还在与自己以外的女人交往十分愤怒,而且是折居所了解的Y子从未有过的激动。最终那天夜里两人搞得不欢而散。

  慌了神的折居以后连着好几天给Y子打电话,终于在两天前她才似乎消了气,两人又重归于好了。那天,好久不见的Y子到了折居家里,夜里还住下了。

  现在回想,当时的Y子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与平时一样十分主动,还是那样奔放激荡,惹得折居忍不住将她抱得紧紧的。

  接下来的游戏是两人都非常熟悉的。

  本来Y子的手十分柔嫩,动作也十分娴熟,折居本来还想与Y子多进行一会儿,但一下子便不能控制自己了。不料Y子的手却停住了。

  怎么啦,Y子是想……

  这么想着,折居觑了一下Y子的反应。只见Y子却突然放开了手,接着用手指朝那上面轻轻地弹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并不感到疼痛,只有自己的东西讨人厌地让人甩在一旁的感觉。折居不由得盯着Y子的脸发起热来了。

  接着一瞬间,只见Y子猛地翻身起来,犹如一位激情的骑士,整个身体都运动了起来。

  以前她也会突如其来地十分兴奋,可像今天这么骑到折居身上却是第一次。

  被骑在下面的折居这时就像一匹赛马,被骑士连连地加着鞭子,催得一个劲地拼命狂奔。但是那鞭子太激烈了,终于感到极限之时,身上的Y子突然发出了一声汽笛似的长鸣。与此同时,折居感到自己的一腔激情如泻而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狂妄的骑士,那激烈的鞭打,令人心悸的长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至今为止前所未有的,而且是那样令人感到反常。

  特别是刚才Y子那手指的一弹,则更是反常中的反常了。

  “今天怎么啦……”

  两人平静下来以后,折居忍不住对着Y子问道。可她并不回答,只是对刚才自己的行为有些难为情,动作利落地穿好衣服,然后对折居说了声“对不起”,便走出了卧室。

  “喂喂……”

  折居慌忙叫她,但Y子已经到门口穿上鞋子,嘴里说着“今晚我一定要回去的”,便不顾折居的反应,开了门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呢?是公司里碰上不称心的事了?是突然对折居感到讨厌了?

  “女人真是搞不懂呀……”

  折居一个人默默地叹息着,不过刚才Y子给他留下的心满意足的感受,实在是余韵荡漾。

  折居想洗个澡,起身来到浴室,站到镜台前想照照自己的脸色,却发觉台上一团白色的毛巾里有一枚闪亮的别针。

  这是女人的别针,是Y子忘记的?但Y子平时做事很仔细,应该不会这么丢三落四的呀。

  这么想着,突然猛省过来,这是前天来这里的M子忘记的东西。

  那天夜里M子自己闯了进未,为折居最近的冷淡又是哭又是闹地吵了好一会。为了安慰一下她的情绪,折居不得不与她恢复了以前的关系。与决定分手的女人又发生关系,折居心里感到不是很好,但不这样当时又无法收拾局面。

  这枚别针一定是那天M子掉在浴室什么地方的。

  是办事仔细的Y子发现了,将它捡起放在镜台上的。

  如果真是这样,好容易与Y子修复的关系又完了。

  折居十分懊恼,但一下子又不能确认那枚别针是否真是Y子放在镜台上的。

  今夜Y子那些反常的行为,是否由这枚别针而起呢?

  也许是她握在手里突然感到嫌恶了,还是一种别出心裁的爱情游戏?

  两天来一直闷在心里的不快,在这凌晨的寂静中如乌云般渐渐在胸中扩散。也许是想拂去这心头的不快,折居狠狠地翻了个身,将眼睛闭得紧紧的。

  闹钟响起,已是七点了。折居睁开眼睛,感到脑袋沉重得很。刚才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头痛是当然的事了。

  折居起身去厕所,右手在裤裆里掏着,不由怔怔地打量起自己的手来。

  这是女人的手的话,是不会放开的吧。不!有时反而会突然放开的。

  对这种想法自己都感到有些荒唐,不过心里知道是惦记Y子的缘故,于是回到房里拨通了Y子的手机。

  现在再不彻底地向她认错,一切都将无法挽回了。

  可是电话没人接,折居留了名字,中午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无奈,只好说上次你突然匆匆走了,心里很是挂念,希望来电联系。将这几句话又作了一次留言,挂断电话。

  以后便是难熬的等待,还是没有回音。一直到了深夜十一时多,电脑里才来了一封电子邮件。

  “折居先生。”

  完全是陌生人的口气,接着是一段短短的话语。

  我们的事情,让它结束吧。对你的各种关照,表示非常感谢。

  Y子

  折居一边读着,不由呻吟了起来。

  “果然是她……”

  话语虽短,但意思是十分明确且坚决的。

  那反常的一弹,果然是她分手的信号啊。

  与平时一样握着,心里的怨恨便渐渐聚结起来,终于愤然不堪起来,恨恨地用手弹了起来,这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够了,这一切都不要了!”

  Y子一定是心里这样抗议着,才那样疯狂地不能自已的。

  “原来如此……”

  事到如今,折居并不再想争辩,实际上,要让那样有主见的Y子回心转意,也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再想想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却被一个女人弹了一下,是很失面子的事。但是,也只能徒唤无奈。

  回想着两天前夜里那一幕幕情景,那被弹了一下的感觉又悄然而至。

  “真是个好女人呀,太可惜了。”折居这么感慨着,想到已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不由得悲哀万分。

  一切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还是早些睡觉吧。”

  折居快快地进了卧室。那晚他做了一个短短的梦:

  医科大学的医院会议室里,河边教授正在看着一个男人的断腕和一只女人的断手的X光片,说他准备做一例断手再植的手术。

  手腕的断面和准备移植的手都符合条件。最后,教授问大家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周围没有人提问,折居见此便举起了手。

  “这手术也许会成功,但我认为应对手的习性做一下仔细的调查……”

  “当然这是只女人的手,喜欢男人的习性是在所难免的。”

  “可是,不仅仅是喜欢,有时也会狠狠地一弹。”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河边教授以及在座的全体医务人员都将目光对准了折居。折居用一种郑重其事的语调缓缓地继续说道:

  “因为女人,是很容易喜怒无常的。”

  然而,教授与其他医务人员没一个理会折居的意见,纷纷各就各位进入手术室。回过神来,折居发觉偌大的一间会议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墙角!

继续阅读:第6章 结婚戒指(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人的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