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女人的手(三)
(日)渡边淳一2016-05-30 15:083,833

  科学,特别是医学,正在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着,将来人的手脚乃至大脑如能移植别人的,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教授医生们这么杂谈闲聊之间,时针已指向了十二时,于是大家便起身出店,各自散去了。

  折居亮介住在离世田谷有些距离的多摩河沿岸的一幢公寓里,平时回到家里也是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伴儿。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将近十年了,当然他并不是一直独身,三十岁时也曾结过婚。

  他以前的妻子是他去打工的一家医院里的营养师,父亲是一家大银行的董事,家境殷实,生活也当然是十分优裕的。离婚的原因,据说是两人的性格不合。这当然只是表面的理由,实际上最大的原因是折居在外面拈花惹草。

  折居的相好是与他同一医院的护士,两人的事情暴露后,妻子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一气之下便回了娘家。当时他们已有了一个三岁的女儿,但还是分手了,条件是折居支付了相当数额的精神赔偿金和女儿到成人为止的养育费。表面看来是妻子对丈夫感到讨厌了才离婚的,但扪心自问,折居自己也对妻子没有多大兴趣了。

  本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也许是从小受着清教徒的教育,所以对夫妻生活有着异常的洁癖,甚至于表现出厌恶的情绪来。这种情况生了孩子后也仍然不能改掉,对于折居的欲求总是拒之千里,一门心思地放在孩子身上。

  所以也可以说,他们离婚的原因表面上是性格不合,实际上应该说是性不合才对,折居对于这样一位冷淡寡欲的妻子已是真正地感到索然无味了。

  离婚后,曾有几次再婚的对象,但都被折居拒绝了。

  原因也许是有了一次失败婚姻的教训,但另外折居自己是否适合于结婚,是否适合于将自己囿于小小的家庭之中,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说老实话,折居绝不是个安分守己的角色。

  与妻子的夫妻生活不能尽情尽兴,他便在外面寻找各种刺激。离婚后更是肆无忌惮,过着到处寻花问柳的放荡生活。

  这当然不仅仅是折居,事实上男人的心里都是这么希望的。但一旦像折居那样无所顾忌了,再要将自己严格控制在婚姻的局限里就是件十分为难的事。那已经成了他的基本生活方式或者说是一个生活准则了。

  离婚后,折居便是按着自己的这么个准则,与好几位女性保持着暧昧的关系。

  看起来他的生活犹如出笼的野狗,四处乱窜,但要与好几位女性同时交往也委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与一位女性关系密切,就要花上大量的时间与金钱,还要有十分的耐心和谋略。因为女性也是很聪明的,她们一感到男人有什么坏的企图便会逃之夭夭。

  当然,虽说离过婚,但本人是医生,长得又一表人才,主动与之交往的姑娘也是不少的,但一旦察觉折居并没有与自己结婚的意图,她们往往也就悠然离去。

  于是,最终折居还是只能独身,这种独身的日子长了,容貌、姿态便会流露出一种疲惫的迹象来。有人说这是年龄一年年大上去的缘故,但我认为不对,这应该说是没有家庭温暖,就像风筝断了线似的,整日摇摇欲坠,心神不宁,心力交瘁。

  同事、朋友对他的这种生活时时加以规劝,渐渐地他也萌生了重组家庭、过过平常人生活的念头。

  从医科大学治疗部毕业后,他一直在这所国立医院工作。也许是这种放荡不羁的生活带来的不良印象,五年前,他本该升主任医师的,结果让比他晚一届的一位医生抢先了。

  当然这背后,有派系斗争的利害关系,但折居心里却打定主意,再也不想在那家国立医院里待下去了。

  他的朋友、上司及同事,都为他担心,到处为他寻找新的去处,但折居却感到自己一人吃饱全家无忧,爽快地提出了辞呈,想找家私立医院就职。

  仔细想想也是,国立医院的工资与国家公务员相同,少得可怜,而且还严格规定不许去别处挣外快,收入不多,自己开业又缺少资金,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

  所以折居辞职后,便考虑进一家收入多一些的私立医院。他找了自己住处附近的位于川崎的一家名叫德育会的医院。

  听听德育会的名字很是响亮,实际却是家私人医院,拥有百十张病床,中等规模,折居在那里找了份外科主任医师的工作干下来。

  当然,收入比以前是大大丰厚了,但由于私立医院是讲求经济效益的,所以工作也是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悠闲的。在私立医院工作,这也没有办法,但最令折居痛苦的是,在以前的同事看来,自己是大大地掉了身价的了。

  自己曾是同期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可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本来在学校时的佼佼者,踏上社会后不一定就会高位厚禄,反之那些并不优秀的人,却有可能成为一流的教授。今后就算了,也不必再去顾忌什么地位名誉,还是按自己的方式随心所欲地生活下去吧。

  离婚,事业上的不顺利,是折居人生的两大挫折,这使他对人生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或许也可以说,这是促使他走向放荡不羁生活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离婚以来,折居交了多少女朋友呢?

  那些金钱交易的不算,不满十人嘛,也一定是超过五人了。

  这样的生活太荒唐了,受人指责他也没有辩解的理由,但没有地位,没有家庭,这一点点浪漫总该允许的吧:折居总是这样自己安慰着自己。

  每天深夜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里没有什么人可讲讲话。每星期有三个下午,一位女工来帮他打扫一下房间。

  今天,那女工来过了,房间打扫得很干净,但一个人生活,本来就不会将房间搞得太脏。

  折居径直穿过打扫得一尘不染但没有一点温馨感的客厅,进到寝室里,一头钻进了被窝里。

  忘年会后又去喝了几杯,感到有些醉意。但感觉更深的是一种疲倦。

  不知睡了多少时间,睁开眼已是凌晨将近五点了,冬季的窗外还是漆黑一团。

  都说年龄大了会早醒,也许有点道理。但自己离五十岁还有一段距离,还不至于到那样的年龄呀,黑暗中折居自己问着自己,双眼在房间里茫然地扫视着。

  左边床头柜上那盏一直没关的台灯闪着微弱的光芒,将房里的电视机及被窗帘捂得严严实实的窗框映现得朦朦胧胧的。

  折居突然想小便了,于是起身去了厕所,返身出来转到厨房里,喝了几口冷水醒醒酒意,然后又睡到床上。

  离起床还早,但几天前曾睡过了时间,所以今天要当心一些。这样有了心事,闭上眼睛却不能再次入睡了。

  于是人便在床上辗转反侧起来,脑子里考虑着今天的工作,忽然想起了昨夜河边教授讲的那个笑话来。

  移植在男人身上女人的手,抓着男人的下身不愿放手。这从医学角度上考虑是不可能的事。

  实际上,折居也亲眼目睹过人的手被切断,自己也做过再植的手术,所以对断腕上那些血管、神经什么的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历历在目的。

  在那样的断腕上,接上别人甚至是异性的手,是绝对不可能的。

  大抵有知识的人或这方面的专家都首先会从理论上来考虑问题。这完全是那些对医学一窍不通的人凭空臆造出来的故事,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正因为有这些一窍不通的人的臆造和凭空设想,才会使科学不断进步,这也是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空想乃发明之母。从这个角度上看,昨晚的那个笑话,就有着不小的现实意义了。

  那位领班小姐说那是鬼话也许不错,可也许不远的将来这真会成为现实,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而且那故事中男人三十五岁装上四十二岁女性的手,这是尼克罗斯教授想出来的呢,还是河边教授后来自己新发明的呢?这样的年龄安排实在是意义深长,令人回味的。

  男人三十五岁,正是体力旺盛,最有自信,对女人最敢积极追求的年纪。女人四十二岁,也是充分体验了男人魅力的年纪。

  这样的一只手,当然是不肯轻易撒开的。

  还有,那个移植的女人手,到底是怎样去握的呢?

  平常男人小便时是食指与中指轻轻地夹着的,也有男人喜欢用拇指与食指托着的,或许更有男人会干脆一把握住的,那女人手到底采取怎样的握法的呢?

  这样想入非非着,折居不由得想伸手下去了。

  不言而喻的是,折居的宝贝东西是经常被自己或别的女性握住的。

  平时与女性同枕共眠,握住后的反应是很有趣的:有晃的,有搓的,有默默地握着一动不动感受的。更有似折居分手的妻子那样,一碰到便视其为不洁之物赶紧将手甩开的。

  对妻子的这种行为,折居一开始认为她是怕羞,不好意思。后来尽管折居反复引导,她也决计不肯就范。从折居来说,便是自己的妻子连碰也不肯碰它一下就与他分手了。

  仔细想想,女人此时的态度,实在是衡量对他感情的尺度。这当然不能说是绝对的,但她的态度和她对男人的爱与感情的深度是非常有关系的。

  这样一想,折居脑子里开始一个个地回想起那些与他相好过的女人来。

  首先是R子,那是个三十二岁的姑娘,一开始就对他十分积极,不用折居引导,而且动作十分娴熟高超。不仅如此,在他们第三次做爱时,她突然将头钻入被窝里……

  以前这样的经历也不是没有,但自己不要求便采取主动的女人,这是第一次。心里当然很高兴,但同时又会感到这女人对男人太了解了,不由得会产生些许的异样感觉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与那R子姑娘才一年不到便分手了,折居对她的过分积极大胆实在是不堪重负了。

  再有一位A子,四十五岁,说她对爱情积极,倒不如说是怪异。

  起先也十分正常,渐渐地自己的身子会往下移,猜她也许会是与R子一样,不料却被咬了一口。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是折居平生第一次的体验,感觉是非常刺激,折居都情不自禁叫出了声。

  这样的女人,不仅是做爱,所有方面都有无穷的乐趣,这种成熟女人的魅力实在使人神魂颠倒。可遗憾的是与A子的交往才几年,她便患子宫癌病逝了。

  也许是她省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有限,才那样拼命而疯狂的吧。

继续阅读:第4章 女人的手(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人的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