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西安事变”片断——宋美龄给端纳手枪
谢爱伦、杨雨青等2017-12-14 12:221,507

  西安事变时,宋美龄和端纳一同到达西安

  西安上空最紧张的几分钟

  “西安事变”发生后,张学良给宋美龄发了一封电报,向她解释扣押自己导师和引路人背后的动机。张表明,蒋介石会暂时留在西安,全面思考施政方针。他承诺,策划者既无意伤害也无意侮辱他。张写道:“耿耿此心,可质天日,敬请夫人放心。如欲来陕,尤所欢迎。”

  宋美龄和随行人员于12月22日来到西安。她花了很多时间准备与张、杨见面后如何搪塞、行动。她觉得丈夫的命运很大程度上系于她的言行举止,发誓即便“主人”对她不客气也要保持镇定。飞机在西安机场上空盘旋时,她和同伴没有发现任何迎接他们的准备。为告知张、杨他们要着陆,他们在机场上空盘旋了好几圈。在这紧张的几分钟内,宋美龄递给端纳(蒋介石的顾问,也曾是张学良的顾问)她的私人手枪,用极为严厉的口吻命令他:如果东北军、西北军对她动用暴力,就开枪打死她。

  几分钟后,飞行员接到命令着陆。飞机舱门打开了,张学良费力地爬上来。他显得很疲惫,或许不仅如此——是自己感到尴尬和羞愧。他认识宋美龄好多年了——自1925年她刚刚27岁时,他就对这个美丽大胆的女人怀着深厚的感情。据宋美龄说,她很随意地请求,不要让他的卫兵搜查她的私人物品——一个主要用来强调她的身份的请求。“夫人请便,”张学良用近乎歉意的语气说,“我不检查就是了!”

  一行人到了张学良府邸后,张问蒋夫人,是立刻去她丈夫被扣押的地方呢,还是稍事休息?她明确表示,自己不是特别着急。她倒愿意在接下来的行程之前先喝点茶,不慌。宋美龄以自己的方式给会面营造了相对平静的气氛。

  分裂张杨阵营

  接下来的交谈中,宋警告张,他的行动会导致灾难。她甚至斥责他,断言中国人民会支持他的路线不过是自欺欺人,是错误的。“你已经把国家弄得风雨飘摇。现在唯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走出来。如果你事先问我,”她加了一句,“我就会告诉你,用武力你是不可能逼委员长就范的。”

  “如果你在这儿,事情也不至于成这个样子了。”

  少帅的回答让宋美龄吃了一惊。她没回应,但脸上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满意。张懊悔地说,蒋拒绝与他和他的同僚们合作,强调他为了人民和国家已经竭尽所能。他请宋美龄尽力劝委员长消消怒火。他向宋抱怨,无论自己怎么跟蒋说话,蒋都让他噤声。“你不了解委员长,”宋解释说,“他只责骂他信任的人。你好多次都说过你视他如父,他相信你说的话。”张再次强调他对宋的敬仰。“人民视你为国家的灵魂。你当然能帮忙解决这混乱局面,好让委员长很快离开。他是我们的领袖,我们必须追随他。我们所寻求的只是向他解释我们的想法。”

  宋美龄说张学良的行为已经破坏了国家统一的基础:秩序和规矩。她继续恳求张学良尽一切可能保证释放她的丈夫。他回答说,必须先和同事们协商后才能采取行动。宋耐心地等着。眼看半夜了,她给少帅打电话,问有没有作出决定。他解释说,他没有任何新消息。他愿意释放领袖,但是同事们不愿意,并谴责他让自己在谈判中被动失利。

  宋美龄逐渐感觉到自己已经成功地分裂了张、杨阵营。据宋说,张学良暗示,他情愿违背盟友杨虎城的意愿而采取行动。宋美龄声称,他计划以继续与南京高官谈判为借口送走她,同时,将蒋委员长伪装后偷偷送出西安,送到一个接近政府军的地方,然后送到洛阳。宋说,她断然拒绝了这个建议,担心在建议提到的情况下,乘车长途劳顿会损害丈夫的健康。更重要的是,她认为这不是领袖到首都的恰当方式。从她的角度来看,张学良别无选择,只能说服同事,恭恭敬敬地释放领袖。

  (摘自《被软禁的将军张学良》,谢爱伦著,解放军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作者系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历史与东亚研究所教授)

继续阅读:宋美龄曾独揽国民党空军大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党党争内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