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柏村解读《蒋介石日记》
谢爱伦、杨雨青等2016-05-30 15:032,588

  2011年6月16日,《郝柏村解读蒋公日记1945~1949》(以下简称《郝解读》)在台湾出版。目前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日记原件,毕竟不是常人能及,透过权威人士的解读,是研究掌握这段历史的方便捷途。<p>  郝柏村曾是蒋介石六年的侍卫长,亲身经历抗日战争与国共内战,甚至从成都随蒋介石同日离开大陆,抵台后又任“行政院长”、“国防部长”、“参谋总长”等高职,新书一问世即引起各方瞩目。<p>  国民党是军队的重大包袱<p>  在书中,郝柏村从几个方面来归纳1945~1949这五年的重大变化:<p>  首先是国共两党的体制和战斗力的问题;其次是国际强权的影响;第三是政治战略得失;然后以大量的篇幅总结了国民党军在军事方面的得失与当时形势。<p>  郝柏村解读国民党之所以剿共未能克尽全功,原因之一是自北伐起,国民党就是军事为主,军队与党共同发展,但军事胜利,党却未能深入基层,与共产党相较,军配合党,党掩护军,最终导致国民党不能到基层,党就成为军的重大包袱。<p>  《郝解读》指出国共斗争两党体制有根本差异,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为核心,从工农群众起家,毛泽东的领导风格是彻底斗倒内敌不留残渣,以内部检讨、坦白、批判,形成党的精纯,领袖权威,基层扎根。这是共产党坚强战斗力的来源。<p>  国民党看似集权,实际是组织松散、纪律不严,党组织以知识分子为多,形成士大夫习气和官僚作风,不能深入基层,不能植根于农村。所以共产党控制区里,国民党很难生存,国民党控制区内,共产党无所不在。<p>  接受《雅尔塔协定》是战略错误<p>  国共斗争是国际因素与国内因素同在的斗争。郝柏村指出,1945年英、美、苏三国的《雅尔塔协定》,罗斯福出卖盟友中华民国,是20世纪最可耻的国际强权政治作为。<p>  “蒋公接受了……历史已证明,接受《雅尔塔协定》是战略错误,如果不接受,结果不外乎:苏联强占东北,则其本质与日本侵略无异;苏联将东北交给毛泽东,成立共产政权,则毛亦如溥仪;美苏在中国形成直接冲突。”<p>  郝柏村认为“蒋公接受密约,其主要目标是:<p>  一、宁可放弃外蒙,但获完全接受东北,及平定新疆的叛乱。<p>  二、苏俄不支持中共,易于解决中共问题,确保国家政令军令统一。<p>  三、争取廿年和平建设时间。”<p>  但这些目标完全落空。郝据此断言,接受《雅尔塔协定》,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战略错误。<p>  在国际问题上,郝柏村也强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签署是失策,当时争议很大,如果不签,苏俄占领东北、牺牲外蒙(独立),但蒋反而站在民族主义的制高点,可号召全民反苏反共。<p>  发生在1945年、国人所熟悉的蒋毛会晤、重庆会谈,《郝解读》指出:“蒋毛在重庆见面,这是国内政局的高峰会议。按所谓高峰会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故会前必须透过幕僚,已解决了歧见,完成协议的版本”。高峰会只是形式上签订,否则宁可不开。但“国共两党在基本问题上,未经谈判代表取得共识,蒋公即电邀毛到渝,似为失策”。<p>  毛之所以断然来渝,背后有斯大林指使,抵渝后,实际仍由周恩来负责谈判。国民党代表既无谈判对案,完全任令中共提出问题,在谈判技巧上也远非周恩来对手,主动权完全由中共取得,最后以有名无实的《双十协定》,结束失败的高峰会。<p>  重庆会谈期间,蒋毛见面11次,都是应酬话。毛在重庆43天,将国民党弱点和病象洞察清楚,更坚定他枪杆子出政权的信念。<p>  黄埔将领素养不足,低估解放军精神战斗力<p>  至于军事上的失误,综观剿共战争,负责第一线大军指挥者,从东北、华东、华中到西北战场,主要第一线兵团指挥官都是黄埔一期。郝柏村认为,他们在第一线的指挥都是失败的,或者被俘,或者投降变节,只有刘戡自杀成仁。就传统战的建军而言,国民党军当时高级将领战略、战术素养不足,为失败主因。<p>  黄埔一期仅受训6个月,而国民党军建军始自1924年,至1949年的25年间,未能建立完整的军事教育体系。当时手握军权的黄埔一期素养太差,大部分的黄埔前期不出10年,就从排长升到师长,一旦握有万人以上兵权,就自认战场经验丰富,来得轻易的北伐胜利,养成他们骄堕的心理,自得自满,反而导致失败。<p>  郝柏村指出,黄埔一期将领着重带兵,至于练兵与用兵,各人作风不同,大都委之于幕僚。蒋介石于抗战末期,特于陆军大学,召训中、少将级军官,做4个月的教育,但成效不彰。<p>  郝柏村还表示,就其所知,杜聿明任第五军军长时,他是亲自主持部队训练的将领,所以第五军一直是蒋介石手中的王牌,内战初期所向无敌,十八军亦然;但关内战场,独木难撑大厦,最后于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同遭覆灭,杜聿明被俘,杜的部属邱清泉则自杀。<p>  而国民党军在大军指挥中所犯的战略错误,更为此付出重大代价。《郝解读》指出,国民党军在战略判断上,低估了解放军的精神战斗力,高估其本身的有形战斗力。<p>  哈佛大学的陶涵在《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中写道,马歇尔抵华后,蒋开始担心美方会走上姑息共产党的路子。但国民党军1946年的捷报大大误导蒋,他误认为可以守住东北的南半部,接下来的两年,他一再投入更多兵力;1948年10月29日,蒋向一位美国记者说明,在他看来,政府领导人若是不战即放弃大城市是可耻的行为,结果“3年以来国军处处设防,备多力分”。<p>  从陶涵书中所言,再印证《郝解读》所述,白崇禧建议放弃吉林、长春及石家庄,改采战略守势,未被蒋接受,郝认为“乃战略错误”,而“1948年夏末,实为全军最后时机”。<p>  蒋明知1947年冬起,解放军已可全面采取攻势,国民党军虽以战略守势为名,实际蒋仍图以决战改变颓势。但兵力劣势、态势不利情况下寻求决战,“实乃敌之希望”。<p>  “大军会战,不能越级指挥”<p>  对蒋的领导风格,《郝解读》说,“大军会战,不能越级指挥”,“最高统帅亲函第一线军师长,只可鼓励士气,不可指示作战。”<p>  蒋介石亲自主导东北战,1948年9月至10月底的辽沈会战关键期间,蒋照常发下详细指令给前敌指挥官,经常使得他的高级将领很难再对下属下达战术、战略命令。致使国民党军在东北精锐主力覆没,开始军事上全面的大崩溃;东北既败,关内仍图决战,结果徐蚌会战乃再失败。<p>  这应是郝柏村对蒋介石大小事都管的领导风格,提出最恺切的心得。<p>  (摘自《凤凰周刊》2011年第19期,文:王彦晨)

继续阅读:蒋介石:“撤孔之举犹嫌太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党党争内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