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和他的装置艺术(7)
哈南2021-07-15 13:002,284

  雪红在冷风中足足站了一个钟头。她从西村的电话中知悉,西村一般是在那段时间回家的。只能怪她运气不好,西村又没有约她,她只是来瞎碰的。

  想儿子了,想得要命。这没错吧,人之常情。看到周围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她了,她一面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走动了一下,一面在心里头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别来干扰好不好。

  因为失望,她反而不让自己白跑一趟了,干脆等下去。不,非得等下去不可。这真是天下的父母心。

  她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店,要了一杯绿茶,坐到靠窗口的位置上。从那里刚好可以眺望西村的公寓。

  出门以前她在挎包里多加进了几张日元,不知道是想用来作为见面礼呢还是想拿它们来贿赂。她是瞒着高然这样子做的。给孩子适当的援助已经有了,早列入了家庭的预算。西村也名副其实地独立了,卖出了自己的作品。可是在她看来西村老是手头拮据的,钱不够花。

  她也没有告诉高然说她要来看西村,免得高然有一张怪怪的脸。高然左右不了她,可是会嘿嘿地笑几下。她知道高然的笑声里说的是什么。

  她看到了西村,隔着玻璃窗。杂七杂八的思绪一下子截住了。她要过账单,很快站起身来。也是在这同时,她看到西村不是一个人,身旁还有一个姑娘。

  那张账单在她手里慢慢地捏紧了。

  一会儿她看到西村的窗口亮起了灯光。一个母亲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有这么一幕时所能有的心理活动她都有了。恍惚当中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一下子变得年轻,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高然。接下来的都是在竭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的,告诫说别去胡思乱想,事情不至于那么复杂,男女之间的交往往往先是被自己的母亲给无端地提升了级别。

  她就这样子地坐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住了那个窗口。直到半个小时之后,窗口的灯熄灭了。

  她反而不敢去冲击了。这一刻,她迫不及待地要做的是把她看到的告诉高然。

  “咱们的西村有了——”

  听雪红这样子大叫着,高然慢慢地转过头来,把雪红打量着。他看到雪红的眼里放出的青春的光芒。他明白了。

  “是吗?也许,是时候了,是的……”高然说。

  高然的冷静和雪红成了反比。在雪红看来,这个时候仿佛是高然在那么有条不紊地说是的,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高然的不那么明确的意思还包含了这么一层意思,有是人之常情,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要是没有的话才叫怪呢。

  雪红因此又有点恼火。平时就让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可是这么一个重要时节,一个当父亲的不该这么不痛不痒,缺少一个兴奋点。

  既然高然是那样地无动于衷,她也就故意提示出一个问题来。

  “可是你不觉得他太小了吗?”她厉声说道。她只差去提醒高然说他们是在什么时候结婚的了。他们这一代人正赶上了政府提倡晚婚的那年头,何况他们又是属于事业型的。

  “不小了,”高然笑出了声来,“你没有去计算日本人的初恋平均要比中国人早几年?”

  “提日本人干吗?我在说我们的西村!”

  “我们的西村?他——”

  “瞧你,”面对着有点迷惑不解的高然,雪红反而更加地咄咄逼人,“你把他当作了——”

  高然也一点都不示弱的。“可难道他——”

  一剎那间安静了下来。他们同时间停止了争论。他们发现他们又误入了禁区,钻进了死胡同。他们的矛头不但攻不进对方的盾,还反弹到了自己的身上。概念模糊了,逻辑混乱了。各打五十大板。

  最后他们统一了思想和认识。眼下最为现实的问题不是西村是什么人,而是此刻和西村待在一起的那个姑娘是什么人。这才是他们所应该真正关心的。两个风雨同舟的夫妻终于绕过了暗礁,走出了迷津,目标正前方。

  可是雪红居然提供不出任何详细的材料。长头发,白皮肤。短了一截的裙子,高了一层的皮鞋。高然期待的句子一个也没有出现。再怎么过目不忘,雪红看到的也只是一个轮廓。因为那样的一个距离,也因为一瞬间的愕然。本来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下,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入木三分的。

  这么说自己还得去再当一回探子。说不定要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隔得远远的,抄起一个望远镜。更糟糕的是去请侦探公司来服务,在你的眼前摊开一张张令人瞠目结舌的照片。

  可是事情没那么峰回曲折。那一天西村来电话说,爸,妈,我要带女朋友回家看你们。

  这便是现在的年轻人,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而且和他当时从轻便车的驾驶室里伸出手来大声地叫道“再见——”一样干脆利索。开玩笑,在外头跟女孩子随便玩玩是一码事,带女朋友回家来见自己的父母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码事。

  雪红对着电话筒哑口失言,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会是真的。待了一会,才在心里头泛起一股细细的暖流,渐渐地,来了一层喜悦,慢慢地展开,像流水在许久没有灌浇过的土地上渗透一般。这么说儿子真的长大了。像个男子汉。瞧他,办事情一步到位。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其实是不想给父母亲多添麻烦,到头来仅仅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么说附带地一个长期把他们给困扰的问题也有可能顺利地解决。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在西村的身边安放一个心上人有助于西村擦亮眼睛,客观地认识什么是真正的装置艺术,什么才是他应该真正地去爱的。

  看来幸福真的有点像是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不,幸福不负有心人。她顶住压力,留下最好的房间,摆下最好的家具,得到的是自己没想到的回报。上帝被她感动了。当初她只想着西村一个人,想得无精打采。而现在却成双成对地想,想得让她不知道该怎么痴迷。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即将来临的那个画面,对她来说自己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遭。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她的耳边响起了多年以前不知在哪儿听到的一首民歌,唱的是一只手提着鸡,一只手牵着羊,拉呀,扯呀,夫妻双双把家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