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和他的装置艺术(2)
哈南2021-07-15 12:572,202

  那个时候西村十二岁。他站在门口,一声不响地,直到雪红转过脸来。等到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大人的眼帘时,他才放松了自己。这一来他一直竭尽全力坚持住的都松散了开来,一下子倒塌。只见他的胸膛猛地挛动了一下,两下,鼻孔跟着扇动着,同时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接着就不用他继续放任了,反而是暗中有一股力量把他给拉扯着,让他的脸和小小的胸膛不断地起伏,并且好像一部已经发动起来了的机器一般加快着自己的频率。那是小孩子的从呜咽到号泣的一个非常完整的过程。

  “又是那班人——”

  雪红愣了一下,接着就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她拉住西村的手,把他往外拖。西村用脚蹬住地面,用力地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尽量形成与自己的踉跄前进所互相抵触的力。终于是西村的拼命挣扎让雪红明白西村是对的。照她这样去做即使不会又一次把西村送死,也会为另外一次更大的暴力行动埋下导火索。

  她把西村往回拉。关上门之后,没想到她竟伸出了手来,一巴掌落到了西村的脸上。这时她才大吃一惊,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让它和另外一只合在一起,紧压住胸口。同时间她的目光盯死在了西村的脸上。

  可是那一巴掌下去之后,西村反而止住了哭泣。愕然之中,他只把呆滞的目光与母亲的对峙,不知道接下来落到自己身上的还会有什么样的人生教诲。

  到此为止说的都是日语,他们家的通用语,最便利最流畅的沟通方式。雪红已经十分娴熟了,听起来就跟日本人差不多。当然没办法和西村相比,正宗的,一点也不掺杂。说什么废话呢,本来就是喝日本牛奶长大的。

  可是这时候对雪红来说日语已经不管用了,消失了语言的功能,文不达意。背单词,记语法,还有怎么去通过日语的一级考试,一点也难不住她。她曾经开玩笑地说过,来日本,没有给她苦吃的只有这么一个许多人都害怕过的语言关。按理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是节骨眼上,等到要让自己一连串地表达的时候,弹药却都在枪膛里卡住了,一点也不淋漓尽致。

  没办法,只好把它们甩开。一下子就把中文亮了出来,一点也用不着过渡,就好像是脱去了一件外衣,剥去了一层伪装,那么驾轻就熟的,端出来的都是自己的看家本事。

  “这些狗日的!”

  “这些王八蛋的子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洒向西村的是一串串的泼妇骂街,密集型的。西村硬着头皮,直愣愣地瞧着雪红,似懂非懂。

  西村的中文也不是一窍不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单单听父母亲之间的交谈就会潜移默化,加上偶尔也会有个别辅导,开小灶。高然就不用去指望了,心有余而力不足,西村睁开眼爬起身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好容易等到星期天,雪红又对他说爸爸加班去了。雪红也是个大忙人,在医院里上班,没日没夜的。可是作为一个母亲,见缝插针地,还算在自己儿子的身上有所耕耘。没办法风调雨顺,可也不至于颗粒无收。

  然而这下深奥了,给了西村一本难懂的教材。西村完全是靠着雪红的语气和表情去把她的意思弄明白的。可是事与愿违,弄明白了还不如弄不明白好。或许雪红是在快刀斩乱麻,但是对仍然晕头转向的西村来说,就好像让他赤着脚,不带雨具地在一片暴风雨中淋浴。那刺耳的声音总是在一个他不愿意看到的妈妈出现时像配套一般地在自己的耳边响彻。由此的连带反应让他一开始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反感——对这种本来就令他觉得十分陌生的语言。

  直到长大成人,他都不拥有甚至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我们随便哪一个人都会很自豪地把它称之为乡音的东西。

  突然间雪红在他的面前站定了,一句话都没有了,戛然而止。接着,她伸出一个手指来,抹去了西村额头上的一处血痕。那个地方被敲破了,一直在渗出红红的血。

  “告诉我,你是谁?你是中国人?”

  仍然是那种语言,却把西村吓了一跳。让西村吃惊的是这一刻雪红的声音,一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腔调。他不相信那种语言和那种腔调会是浑然一体的。

  “妈妈,我是中国人,是的。”

  西村脱口而出,是他今天的第一次松口。他一直咬着牙,像一个哑巴,嘴唇上有咬出的齿痕。而且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不假思索地,居然说了中文。

  “你,你是——”雪红也不相信。

  “是的,妈妈,我是……”

  这回是雪红吃惊了——她记不起自己在哪个地方在什么时候这般地对自己的儿子耳濡目染过,让他能够这般自如地信手拈来。

  肯定是刚才袭击了西村的那班人。肯定是有几个挥动的拳头仍然在他的眼前晃动着。正是那几个挥动着的企图把他揍扁的拳头,这会揍出了一个在西村的辞典里所没有的词汇。

  可是雪红把西村的话断然地否定了。

  “不,你不是中国人——”

  雪红的腔调重新变得粗暴而又难听。

  “不,你不是,你不是中国人——”

  雪红好像是用尽了全力才把这几句话喊了出来似的,随即她的眼泪也簌簌地掉落了下来。

  “这孩子不能没有一个祖国。”

  高然回来之后,雪红没有说明事件的经纬,却冷冷地爆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怎么会没有祖国呢,龙的传人。

  “不,他是一个小日本。”

  西村已经睡着了,睡梦中消失了白天那可怕的一幕。他也不知道这一刻自己的父母亲是如何端详他的,端详着他的黄皮肤、黑头发。这些表象已经是千古不变的了,可是能够改变的是那颗中国心?

  都十二岁了,雪红和高然却在决定西村的另外一次生命的诞生。第一次十分顺利的,一下子就十月怀胎。这一次是什么时候播下的种子?这一次经过了那么多的反复和斟酌,一开始就被诊断为会是一次难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