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铃铛
赵晓2016-05-30 15:291,078

  韩冬喜欢羊群。每当羊儿们在山坡上吃草时,莲花山就多了一道风景。而当庞大的羊群踩着落日的余晖从村头的路上走过时,空气中便多了家的味道。因为,这时的炊烟也会飘起。密集的羊蹄会卷起尘土、碎石子和黑枣一样的羊粪球。尘土中夹杂着羊儿们身上独有的味道,让韩冬为之迷醉。

  那时,韩冬在山羊弟弟铃铛的陪伴下,在夕阳下等待山羊妈妈回家,是重要的生活内容。与此同时,韩冬带着铃铛到她的秘密地带,也是生活内容必不可少的一项。

  秘密地待在姥姥家对面的山坡上,这里有茂密的塔松。塔松冒着绿油油的光,一年四季都点缀着莲花山,成为山上不败的风景。尤其是松球弥散的芬芳气息,能深入韩冬的骨髓内脏,成为她童年时期深感安全的气味。那气味,就像她脑袋上始终都在生长的头发、指头上永远都在生长的指甲一样,紧紧地与她的身体相连,永远都有着新鲜的生命力。

  秘密地带有铃铛吃不尽的草料,是铃铛的天堂。秘密地带能给予韩冬独有的安全感,也是韩冬的天堂。那时,每当父亲骑着那辆让莲花山人羡慕无比的“飞鸽”自行车出现时,韩冬就由铃铛作陪,隐藏在这个秘密地带里。她不愿意看到父亲,更不愿意跟着父亲回家。

  父亲言谈很少,一副威严的样子令韩冬望而却步。父亲严肃的脸被姥姥、姥爷称为稳重相。莲花山人把开朗爱笑的人打入“嘻嘻哈哈”之列,嘻嘻哈哈是人们对“不正经”的昵称。莲花山里人缺少纯粹的幽默。真正的幽默应该是需要一点文化底蕴的,而对于文盲村的莲花山人来讲,能够给人带来一些笑意的,只不过是粗俗的玩笑。所以,姥姥、姥爷的“正经观”取向也可以理解。

  每当父亲来姥姥的家接韩冬,韩冬唯一的对策就是一躲了之。不过,她躲避父亲的同时,也期待着他的到来。因为父亲每次来,都会给她带那个黄色的军用包。那包,对韩冬有着极大的诱惑。它的里面,总是装着莲花村供销社从来没有过的饼干。所以,严格地说,韩冬不是在期待父亲,而是期待军用包的到来。

  在秘密地带,透过塔松树丛的缝隙正好“饱览”姥姥家的全貌。韩冬不止一次地躲在这里,全神贯注地看着父亲和他的“飞鸽”消失后,才和“铃铛”一起兴冲冲地下山回家,奔向那个饱满的军用书包,迫不及待地吃饼干。

  韩冬给小山羊取名为铃铛,是因为它的脖子上长着一双类似铃铛的肉瘤。那毛茸茸的肉瘤就像倒挂的摇铃,也像是粘了绒毛的小松球;韩冬称它为弟弟,是因为她和小山羊一起吃羊妈妈的奶。

  韩冬清晰地记得,姥姥用搪瓷杯在灶火盖上为她热羊奶时的乳香味满屋飘散,总是令她和铃铛馋涎欲滴。直到今天,那种顺着舌根滑到肚子里的奶香味仍然让韩冬回味无穷。为此,她感谢那个为她分泌乳汁的羊妈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