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 续
赵晓2021-07-15 12:59804

  后来,韩冬在父母家喝了多年的自来水之后,再喝姥姥家的旱井水,才分辨出那水里是羊毛、羊粪、驴粪、野草等等联合散发出的混浊臭味。她暗自纳闷,幼年时的自己,爬到水瓮上喝水怎么会觉得那么香甜呢?她很佩服自己那种奇特的适应能力。

  旱井里的水很有限,所以莲花山人从来不浪费水。人们不种菜,只种那些耐旱的庄稼。青嫩水灵的绿菜,对人们没有丝毫的诱惑。菜的本性是虚弱的,对于莲花山人的胃口来讲,也是毫无力量的。莲花山人喜欢吃耐旱的玉米、土豆、高粱、豌豆和莜麦。人们觉得,只有这些硬实的颗粒,才有分量去支撑他们的体力。对于这一观点,韩冬感同身受。

  每当想到莲花山人在太阳下挥汗如雨地劳动时,韩冬便觉得,人们缺乏水分的皮肤也像耐旱的庄稼一样;人们干巴巴的皮肤下那些结实的肌肉,似乎吸收了耐旱的庄稼的力量。

  一年四季,人们都是米、面、土豆三合一的主食,即使选择菜类,他们也只选择瓷实的圆白菜、硬挺的胡萝卜。每到冬天,山下的菜贩子把一车又一车的圆白菜和胡萝卜拉到莲花村,用来换豌豆。莲花山人有的就是硬实的豆子,他们用成袋子的豌豆换来成袋子的圆白菜和胡萝卜。

  在韩冬的记忆中,胡萝卜羊肉馅饺子那香喷喷的味道极其难忘。莲花山人从来都不换口味,只要谈到饺子,不用问,一定是胡萝卜羊肉馅。后来,韩冬回到母亲家,看到奶奶用大白菜包的羊肉馅饺子时,不禁暗暗吃惊:大白菜也能包羊肉饺子?

  莲花山人只用胡萝卜羊肉馅包饺子,从老祖宗开始。人们机械的效仿能力和固执的延续能力是韩冬所见过的最杰出、最独到的。不过,带着膻气的羊肉馅饺子,再加上旱井水的混合味道,反而成了独到的美味,让韩冬随时随地都会回味。看来,有些美味,不见得需要精心调制,而是在不经意之中形成的。

  莲花山村那旱井里的水,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莲花山人。那饱含各种气味的旱井,就像莲花山人与生俱来就要承受各种滋味的人生……

  为人们生命添彩的,还有莲花村的老杏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