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观
赵晓2021-07-15 12:56565

  立在四舅的坟头前,韩冬悲痛万分,而姥姥却异常平静地说:“他带走了墙围工具箱,带走了山丹丹,到了那头,也可以继续画墙围、画山丹丹。他走了也好哇——,有毛驴和他做伴呢!咱莲花山人哪,不怕走的,谁让咱是谷弘胭的后人呢?再说,主动投奔谷弘胭,总比让黑无常、白无常上门叫有骨气吧!”

  姥姥虽然平静,却泪流成行。韩冬想哭,但没有眼泪。姥姥凌乱的白发在风中缓缓地飘着,传递给韩冬的是无尽的悲凉。连绵起伏的山梁,似乎也在微风中颤抖。韩冬有些恍惚,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平静包裹中的悲痛和欲哭无泪的哀伤,竟然是如此钻心地疼痛并难以言说……

  姥姥说,四舅肯定和谷弘胭在一起。更多的人说,谷弘胭一定带着四舅打开了新的通道,在另一个世界里正逍遥自在地为更多的人画着墙围画呢。韩冬愿意相信姥姥和大家的话,她有理由相信,四舅的“走”和谷弘胭的“走”一样,是源于对生命起止感受的透彻。

  莲花山人觉得,人自杀之后的灵魂、冤屈致死者的灵魂、因意外而导致去世者的灵魂,都会成为谷弘胭的部下;而那些阳寿到头,却不想死的人将会被黑白无常强行带走。莲花山人从不说“死”,而是把“死”叫“走”。死,让人听着很残酷;走,给人的感觉却很从容。对死亡看似很从容的莲花山人,不是不珍爱自己的生命,而是对于生死轮回有着他们独到的理解。这份独到的理解,的确与谷弘胭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