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说
赵晓2021-07-15 12:191,135

  谷弘胭是莲花村的一个小孩,许多许多年前的一个小男孩。

  谷弘胭7岁时问他的母亲:妈妈,人活着,每天都是这样的吗?太阳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他的母亲回答说:是啊,天天如此。于是,小男孩找了一根绳子,到村头的庙宇,在庙宇的房梁上上吊死了。

  据说,谷弘胭到了阴曹地府之后,阎王爷也钦佩他自我了断的勇气。不过,遗憾的是他的阳寿没到,不能落户阴间。于是,他在阴间就成了没有户口、没有住所、没有收入的“三无鬼魂”。按理说,他只能和其他三无鬼魂一样到处游荡,但阎王为了表示自己对他的钦佩之情,就封谷弘胭为“孤野官”,让他管理所有的三无鬼魂。同时,阎王爷还给了谷弘胭权力,让他索要坏人的命。

  莲花山人为了纪念谷弘胭,不但在办理丧事仪式时有了死者亲人祭拜谷弘胭的环节,还在那个房梁上用红绳子拴了一块剪成七条的红布。没有谁能说清楚,“红布”代表的是什么,但“七条”的意思在莲花山脚下却妇孺皆知。7岁就结束生命的谷弘胭,自然就是七条“魂”。由此推断,那红布应该是代表“魂”,而那“七条”自然仅仅是数量了。

  直到今天,莲花山下的老人还固执地说,人的体内有十二条“魂”。这些“魂”从人降生之日起,就陆陆续续进入人体,每年进一个,累积到12岁时十二条“魂”也就完成了任务。人只有拥有十二条“魂”后,才算“成人”。因此,莲花山脚下12岁的孩子,大都会被父母按成年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们稚嫩的肩膀,早早地扛起了生活的重担。他们可以不写作业,但必须要带弟弟、妹妹;他们可以辍学,但一定要学会锄地拉犁、劈柴做饭。为此,常有不少孩子抱怨自己没有谷弘胭的勇气。

  谷弘胭自杀的那座庙宇,后来逐渐演变成了莲花村的学校。姥爷不止一次地对韩冬说,当年谷弘胭死时,那座庙宇雕梁画栋,建筑十分考究,庙里还有形态各异的罗汉、侍女彩色泥塑。不过,在韩冬的幼年时代,莲花山学校的房子已经相当陈旧了。教室里不声不响的桌椅板凳和墙上挂着的雷锋像,让韩冬很难想象,当年的罗汉和侍女,带着怎样的眼神来观望一个7岁的小男孩在这里上吊呢?倒是房顶上的“双龙碑头”砖雕,能让韩冬想象出当年庙宇的气势。

  学校其中一间房子的房梁上,始终挂着纪念谷弘胭的红布。那块布被蜘蛛网和灰尘所笼罩,虽然破烂不堪,但它在风中飘忽的样子却充满了神秘、鬼魅的色彩。难道,这里就安放着谷弘胭的灵魂吗?如果是,那谷弘胭会不会也在听老师讲课?

  幼年时的韩冬喜欢听教室里传来的读书声。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陪伴韩冬度过许多天高云淡的日子。她经常骑在学校的墙头上,看校园里嬉闹的场面。最后,她的目光会聚焦在房梁的红布上,然后再望着起起落落的太阳,浮想联翩……

  韩冬不爱说话,却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韩冬不爱运动,却有一个停不下来的小脑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