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长
赵晓2016-05-30 15:291,256

  小学毕业时,韩冬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为此而无比恐慌。那种变化并没因她的恐慌而停止。相反,恐慌就像一种奇妙的催生剂,提升了“变化”的速度。一些地方夸张性地突出了,这让韩冬胆战心惊,但她又不敢去请教老师,也不敢问母亲。她觉得异常孤独,不由得会在暗夜里偷偷哭泣。

  到了初中,爬上胸脯的丰满令韩冬羞怯慌乱,每次经过讲台,她都不经意地把腰猫上。就那样,她猫着腰度过了整个中学时代。就在“猫腰”的那段日子,她深刻地理解了莲花山的女孩。

  直到离开家乡到北京上学,韩冬才艰难地学会了挺起胸膛。挺着胸膛的韩冬穿行在北京的街头时,才发现自己早已被铺天盖地的“丰乳”、“隆胸”广告所笼罩。色彩绚烂、姿态各异的胸罩、内裤,更是挂满大街小巷商店里的橱窗。

  韩冬能够昂首阔步地走路,要感谢都市生活。而那些走不出莲花山的女孩,自她们发育起就很难傲然地挺起胸膛。直到她们成为母亲后,可以在大街上敞开胸膛给孩子喂奶之后,才会丢掉曾经的那份屈辱。她们重复着父辈们的生活,那种重复,最明显体现在出色的生殖能力上。

  莲花山刚刚二十几岁的少妇,已是三四个孩子的母亲是极其平常的事。人丁兴旺、儿孙满堂的观念,犹如强劲而有生命力的、无形的根基一样,牢牢地驻扎在人们心中,与人们的血脉紧紧相连。所以,当山下的工作组把“计划生育”的条幅打到村口时,成了莲花山人的笑谈。

  笑谈中的人们,把工作组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发给她们的避孕工具塞给了哭闹的孩子。孩子不哭也不闹了,大人省去了许多麻烦。接着,那工具普遍成了孩子们唯一的玩具,这不能不说是莲花山人愚昧之中的机敏。

  那一段时间,孩子们在大街小巷鼓着腮帮、斗志昂扬地搞“吹气球”比赛。气球的大小决定着他们的胜负。有了这样的场景,孩子们少了打架斗殴。为此,莲花山人民非常感谢那些质地优良的避孕套。在感激的同时,他们又动了灵机,把那清一色的橡胶套浸泡在了各色颜料之中。于是,孩子们更开心了,他们憋足劲吹起来的、那色彩各异的奇特的“气球”,为莲花山的街头又添了一道风景。

  韩冬有理由相信,山里人对生殖繁衍的认知能力宛如城里人对大米馒头一样。山里女人乐此不疲一个又一个地生着孩子,但她们仅仅简单地知道,孩子是她们的男人和她们在夜晚的热炕头上成就的结果,并不懂得也讲不出有关精子、卵子的任何生理常识;城里女人也一样,她们天天焖着一堆堆的大米,蒸着白花花的馒头,但也不懂得也讲不出关于插秧与播种的任何操作常识。

  回望莲花山脚下的女人,韩冬蓦然发现,她们是被生活遗忘在角落里的另类;而当韩冬看到城市中的女性从那些花花绿绿的整形、增白、瘦身,“打造美丽”的门面房里出进时,她不禁想到被历史记录下的小脚。于是,韩冬感到了双重的悲哀,为莲花山的另类也为都市中的“令类”姐妹们。如果说莲花山的女人被遗忘是因为无知,那么都市里那些超前时尚的女性呢?

  人的观念决定了人的行为。那么,观念由何而来?这是一个庞大的主题,其中的因素当然极其复杂,但究其根本是教育。想到这里,韩冬的脑海里蹦出了一个老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走的信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