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棋局变幻(2)
苏珊·柯林斯2016-05-30 14:492,422

  穿过大厅来到军械库门口时,又进行了第二轮身份检查——好像在穿过二十码大厅的几分钟内,我的DNA会发生改变。一切安检进行完之后,我们终于被允许进入军械库。军械库内的武器弹药之多,确实让我吃惊,里面有一排排的轻型武器、运载火箭、炸药和装甲车。“当然,航空军械和这些是分开放置的。”比特告诉我。

  “那当然了。”我说道,好像这是不言自明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一把简单的弓箭也会和这种高科技的武器装备放置在一起。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一个地方,看到整个一面墙都摆放着致命的弓箭。我之前在参加凯匹特的训练时已经见识过各种武器,但那些都非用于军事目的。我的注意力集中到一个看上去很具杀伤力的弓箭上去,这件武器上面有各种视镜和小装置。这件武器我肯定连举都举不起来,更不要说拿它射杀了。

  “盖尔,也许你想试几件武器?”

  “说真的吗?”盖尔问。

  “当然,早晚有一件武器会发到你手上。如果你作为凯特尼斯的小分队成员,这武器看上去肯定更惹眼,我想你肯定想选一件适合你的吧。”比特说。

  “是的,没错。”盖尔说着顺手拿起我刚才看上的那一件。他把弓举到肩上,通过透视镜,瞄准室内的不同方向。

  “用这东西打鹿好像不太适合。”我说。

  “这不是用来打鹿的,不是吗?”他回答道。

  “我马上回来。”比特说。他按下一个控制板上的按钮,一扇小门随即打开了。我看着他坐轮椅进去,直到小门在身后关闭。

  “喏,你觉得轻易就能使用这武器吗?用在人身上?”我问。

  “我可没这么说。”盖尔把弓放下来,戳在他身旁的地上。“可要是我有一件武器能够阻止凯匹特对十二区的轰炸……要是我有件武器能让你远离竞技场……我肯定会用。”

  “我也是。”我承认道。可我不知道怎样告诉他杀人之后的感觉,那阴影在大脑里挥之不去。

  比特坐着轮椅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笨重的黑色长方形大盒子,盒子的长度从脚蹬一直到他的肩膀。他到我面前停下来,把它斜过来递给我说:“这是给你的。”

  我把盒子在地上放倒,打开侧面的插锁,掀开盒盖。盒子里铺着栗色天鹅绒垫,里面赫然放着一把黑色的大弓。“噢!”我不无惊异地轻呼了一声,小心地把它举起来,这把弓设计精美,平衡良好,弓身曲线优美,很像展翅飞翔的鸟翼。还有,我必须把它稳稳地抓在手里才能确定我并非产生了幻觉。不,这把弓是有生命的。我把它贴近脸颊,弓身传来轻轻的嗡嗡声。“这是什么?”我问。

  “在跟你打招呼。”比特咧开嘴笑着,说道,“它已经听见了你的声音。”

  “它听出了是我的声音?”我问。

  “它只认得你的声音。”他告诉我,“你瞧,他们要求我设计一把外形漂亮的弓箭,作为你造型的一部分。可我一直在想,这样多浪费啊。我是说,万一你真的要用它呢?而不仅仅作为一个时尚的摆设?所以我把外形设计得很简单,但在内在的设计上却发挥了我的想象力。当然,真的用起来才会发现它的不同。想试试吗?”

  当然。射箭场地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比特设计的箭也同样非同一般。我在一百多码的距离内射箭准确无误。箭有各种各样的类型——锋利的、带火焰的、爆炸的,每种箭的箭杆都清楚地标有不同的颜色。我可以随时中止它的声音辨识系统,可我看没必要用它。想关闭弓箭的特殊功能,我只需要告诉它“晚安”,它就会进入睡眠状态,直到我的声音再次把它唤醒。

  看完武器后,我心情很激动,我回到化妆师那里去,盖尔和比特留在军械库。我耐心地让化妆师给我化完妆,穿上衣服,他们在我胳膊的疤痕上也箍上了一个血红的绷带,表明我刚参加完一场站斗。维尼娅把嘲笑鸟胸针别在我胸前。我拿起比特设计的弓和装着普通箭的箭袋,他们不会允许我带着装了火药的箭支四处招摇的。之后我们来到演播室。在那里,他们又是一阵忙乱,调整妆容、布置灯光和烟雾效果,我站着等了大概有几个小时。最后,站在玻璃后面的神秘的人物通过内部通话系统传来的指令越来越少,富尔维亚和普鲁塔什研究演播方案的时间越来越多,给我调整妆容所需时间越来越短。终于,演播室安静了下来。他们又对着我端详了足有五分钟,之后,普鲁塔什说:“我想这样可以了。”

  他们招呼我来到控制室,把一盘录像回放了几分钟的长度,让我看一下屏幕上出现的女人。她的身材看上去比我要高大些,看上去比我也更加镇静自若。她的脸上有烟熏的污迹,但却很性感。她浓黑的眉宇间显露出她的桀骜不驯。衣服上有烟熏的痕迹,那表明她刚从火海中逃出,或者即将投入火海。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芬尼克在演播室忙活了几个小时了,这时他来到我身后,用他一贯幽默的口吻说:“他们要么是想杀了你、要么亲吻你、要么成为你。”

  在场所有的人都异常兴奋,对完成的工作也非常满意。中饭时间临近,但他们坚持要接着干下去。明天的拍摄任务是电视访谈和讲演,要装作我刚参加一场战斗。今天的拍摄任务是完成了一句话的录像,是一句口号,之后送交科恩过目。

  “帕纳姆的人民,我们要勇敢,我们要战斗,我们要为了正义而结束饥饿!”就是这一句话。从这句话出炉的那一刻,我可以看得出他们已经花了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构思这句话,并为此感到无比骄傲。可我觉得这句话冗长而拗口,又很僵硬。我无法想象在现实生活中,有什么人会这样说话——除非这话是以开玩笑的形式用凯匹特腔说出来的,就像以前我和盖尔模仿艾菲·特琳奇的怪腔调说:“愿好运永远伴随你!”而富尔维亚就站在我面前,向我叙述我如何刚刚参加完一场战斗,我的同志如何在战斗中牺牲,我该如何为了联合活着的人而对着镜头喊出这句话!

  接着我被送回演播室,烟雾剂也喷射出来。有人喊:安静,摄像机开始转动,我听到一声“开拍”。我把弓箭举过头顶,用我所能激起的满腔的愤怒,大喊:“帕纳姆的人民,我们要勇敢,我们要战斗,我们要为了正义而结束饥饿!”

  现场一片寂静,我一遍遍地喊着这句口号。

  最后,从内部通话系统传来黑密斯嘲讽的笑声。他终于忍不住了,说道:“瞧,我的朋友,革命就是这样夭折的。”

继续阅读:第6章 游戏进行中(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