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劫后归来(2)
苏珊·柯林斯2016-05-23 10:572,675

  昨天下午谈完话,大门在我身后关闭时,我听科恩说道:“我告诉过你我们应该先救那男孩。”她说的是皮塔。对于这一点,我举双手赞成。他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传话筒的。

  可事实上从竞技场救出来的人是谁呢?我,一个不合作的人。比特,三区的一个老发明者。我几乎没再见到他,因为他身体刚有所恢复,仅仅能坐起来,就被拽去参加武器改良工作了。事实上,是他们把他的病床推到高级机密区域的,现在,只是在吃饭时偶尔会碰到他。他聪明异常,并且非常乐意参加到这项事业中去,可他并不是一块组织反抗运动的料子。被救出来的人还有芬尼克·奥迪尔,从渔业为主的三区来的性感偶像,在竞技场我没能救皮塔时,是他救了皮塔一命。十三区当局也曾试图将芬尼克改造成一个反抗领袖,可他们首先要让他意识清醒的时间超过五分钟。即使在他意识清醒的时候,人们也需要把话重复三遍,才能让他最终明白。医生说,那是因为他在竞技场遭到电击,可我清楚事情要比这复杂得多。芬尼克无法专注于十三区的任何事情,因为他一直挂记安妮,那个他在这世上唯一爱着的疯女孩,关注着凯匹特对她采取的一举一动。

  尽管对于此次逃离竞技场的计划,芬尼克一直对我严守秘密,可我还是不得不原谅了他。至少,他了解我所经历的一切,同时,对于一个如此伤心哭泣的人,我也很难生起气来。

  我像打猎时一样轻手轻脚地走下楼梯,不愿发出一点声音。我找到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物品:父母在结婚当天照的照片,波丽姆的一条蓝色发带,我家祖传的关于医药和可食用植物的书籍。这本书翻开着,在打开的那一页上面画着黄色的花朵。我赶快把它合上了,因为这花是皮塔画的。

  我该这么办?

  我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还有意义吗?妈妈、妹妹和盖尔一家终于平安了。对于十二区的其他人,已经死去的,任何人都无力回天,活下来的人在十三区受到保护。剩下要考虑的就是各辖区的反抗者。当然,我对凯匹特也心怀仇恨,可是我成为嘲笑鸟就能帮助他们推翻凯匹特的统治吗?我没有信心。我每次采取行动,都会带来痛苦和死亡,我又怎么可能帮得了他们呢?十一区那位老人因为吹口哨而被枪毙,在我介入盖尔的鞭刑后带来十二区当局的镇压,我的设计师西纳于饥饿游戏开始前在地下室被打得血肉模糊,失去知觉。普鲁塔什的内线认为他在审讯时已经身亡。聪颖、神秘、可爱的西纳因我而死。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这痛苦的记忆会使我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失去最起码的掌控能力。

  我该怎么办?

  成为嘲笑鸟……我这么做所带来的好处会大于伤害吗?我可以信任谁?由谁来回答我的问题?当然,十三区的人不行。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我的家人和盖尔已经脱离险境,我可以跑了。只有一件事还让我挂念,那就是皮塔。如果我能确定他已经死了,我可以径直消失在林子里,不再回来。但在采取最后行动之前,我还要坚持一段时间。

  这时我听到咻咻的声音,于是赶快转身。这世界上最丑的猫弓背垂耳站在厨房门旁边。“毛莨花。”我说。成千上万的人已经死亡,而这只猫却活了下来,甚至还吃得挺肥。它靠吃什么活着?餐具室的一扇窗户常开着,它可以从那里自由进出,原来它一直靠吃老鼠活着。我不愿相信还有其他的可能。

  我蹲下来,向它伸出手。“过来,孩子。”它并没有挪身子,它还为自己遭到遗弃而生气。再说,我手里也没吃的,给它吃动物内脏一直就是我做出补偿的主要方法。有一段时间,我们会在原来的旧家相会,因为我们都不喜欢这个新家,那时我们似乎还稍微亲近些。可那段时间显然已经过去了。它不开心地眨眨它的黄眼珠。

  “想见波丽姆吗?”我问。听到她的名字它立刻精神起来。除了它自己的名字,这三个字对它而言是这世上最有意义的字眼。它扯开沙哑的喉咙,喵了一声,然后走到我身边。我把它抱起来,抚弄着它的毛,一边走到橱柜旁找出我的猎物袋,胡乱把它塞了进去。要把它带上直升机,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好拿它,而它对我的妹妹而言,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妹妹养的羊“夫人”倒是很有实用价值的动物,很不幸,它没有出现。

  耳机里传来盖尔的声音,告诉我,我们现在必须离开了。但猎物袋子使我想起了还有另外一件宝贵的东西要带走。我把袋子往椅背上一搭,快速上楼来到我的卧室。在衣橱里挂着爸爸打猎时穿的夹克。我在世纪极限赛之前把它从旧家拿到了这里,心想,如果我过世了,这件夹克可能会给妈妈和妹妹一些安慰。谢天谢地,幸好我把它拿了过来,不然它早被烧成灰了。

  柔软的皮革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刹那间,我沉浸在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当中,内心感受到一丝安慰。可不知为何,我的手心沁出汗来,一种莫名的怪异感爬上我的心头。我赶紧转身,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房间空空如也,一切都井然有序。四周一片寂静。那么,是什么感觉?

  我耸起鼻子。啊,是一股味道,很呕人的人造香精的气味。我的目光不由得落到梳妆台的花瓶上,瓶里插着的一束花已经干枯,在干枯的花瓣中间隐隐显露出一点白色。我小心翼翼地走近它。原来如此,在一把干枯的花朵里,藏着一朵新鲜的白玫瑰。这是一朵完美无比的花朵,如缎面般柔软的花瓣,嫩绿的玫瑰花刺。

  我一看便知是谁送来了这枝花。

  是斯诺总统。

  花朵散发出的香气非常刺鼻,我赶快后退,走出了房间。这花在这里放了多长时间?一天?一个小时?在我来之前,十三区的反叛者已提前做了安全检查,查看房间内是否有炸弹、窃听器和任何其他不正常的物品。可这朵玫瑰在他们看来也许并无特别之处,只是在我的眼里不同寻常罢了。

  来到楼下,我抓起放在椅背上的猎物袋,拖着往门外走,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里面还有一个活物。在门外的草坪上,我拼命地给直升机示意,毛莨花却在袋子里拼命地翻腾。一架直升机出现了,从飞机里放下了一个软梯。我踏上梯子,立刻被电流固定在上面,之后梯子上升,把我带入机仓内。

  盖尔扶着我从梯子上下来。“你没事吧?”

  “是的。”我说着,一边用衣袖擦掉脸上的汗。

  他给我留下了一枝玫瑰!我想大喊。但我内心很清楚,我不能把这事告诉普鲁塔什那帮人。首先,他们会以为我疯了,又在胡思乱想,这也完全有可能;或者以为我神经过敏,这样他们又会给我重新服药,使我重新陷于意识模糊的状态,而这是我一直以来想避免的不幸遭遇。没人能够完全明白这枝玫瑰的意义——它不仅仅是一枝玫瑰,甚至不仅仅是斯诺总统送来的一枝玫瑰,它预示的是必将到来的报复——这是因为在胜利巡演前他在书房里威胁我时,没有任何其他人在场。

  这枝出现在我梳妆台上的洁白如雪的玫瑰是给我个人的暗示,它表明一切还没有结束。这枝玫瑰似乎在轻声说,我能找到你,能抓到你,兴许我此时正在注视着你。

继续阅读:第2章 我要做嘲笑鸟(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