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愤怒的弓箭(2)
苏珊·柯林斯2016-05-23 10:573,583

  当我站起来时,把身体的重量压到右腿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我还是咬牙前行。没有时间检查伤口了,现在最好也别看它。好在我脚上穿着西纳设计的鞋子,它在脚落下时很好地抓住沥青地面,抬起时富有弹性。如果此时我还穿着十三区发的不合脚的鞋子就糟了。博格斯领头,走在我前面,可其他人也都没有超过我,相反,他们和我保持着同样的步伐和速度,在我身体两侧和后面保护着我。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强迫自己快跑。我们已经跑过了第二个灰色的仓库,正沿着一个土黄色的建筑往前跑。在前面不远处,我看到一个已经褪色的蓝色的建筑,掩体就在那里。我们又靠近了一个夹道,只需穿过这个夹道就来到了仓库门前,这时又一轮轰炸开始了。我本能地扑倒在夹道上,然后朝前面蓝色的墙壁跟前滚去。这次是盖尔扑倒在我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我。这次的轰炸似乎持续的时间要更长,但我们距离爆炸地点要远得多。

  我侧过身,却正好直视着盖尔的眼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已退去,出现在我眼前的只有他涨红的面颊和太阳穴上嘣嘣跳动的脉搏,他在急促地呼吸,嘴微微地张开。

  “你没事吧?”他问。他的声音几乎被强烈的爆炸声淹没。

  “是,我看他们并没有发现我。我意思是他们没跟过来。”我答道。

  “是的,他们瞄准了别的目标。”盖尔说。

  “我知道,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我马上想到了那里有什么。

  “医院。”刹那间,盖尔已站起身来,冲着其他人大喊:“他们的目标是医院!”

  “这不是你要对付的问题。快去掩体。”耳麦里传来普鲁塔什坚定的声音。

  “可那里除了伤员,没有别人!”我说。

  “凯特尼斯。”黑密斯在警告我,我很清楚他下面要说什么。“你想都别想!”我把耳麦从耳朵里拽下来,垂在耳边。耳麦里声音不再干扰我,我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那是夹道对面土黄色仓库上方的机枪扫射的声音。飞机又转过头来进行轰炸。趁着没人能拦住我,我冲到一个梯子前,开始往上爬。攀爬,这是我最擅长的技能之一。

  “别停下来!”我听到盖尔在我身后说。接着我听到他的靴子踹在别人脸上的声音。如果盖尔踹的是博格斯的脸,他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啦。我很快爬到屋顶,踩在柏油屋顶上。然后停下,把盖尔拽上来,接着我们跑向屋顶靠近大街一侧,那里摆放着一排机枪。我跳进掩体,里面有几个士兵,藏在掩体后面。

  “博格斯知道你们在这里吗?”在我左边,我看到佩拉在一挺机枪后面,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为了不至于睁着眼说瞎话,我支吾着:“他知道我们在哪儿,没事的。”

  佩拉笑起来,“我敢打赌他知道。你们是不是受过训练,知道怎么用这个?”她拍着枪托说。

  “我受过训练,在十三区,但我宁肯用自己的武器。”盖尔说。

  “是的,我们有弓箭。”我举起我的弓,突然觉得这东西在这里简直就像个装饰品,“这弓比看上去的要厉害得多啦。”

  “就得厉害点。好吧,我估计他们至少还有三次袭击,他们在投弹前需要推开遮挡板,这是我们攻击的好时机。趴下!”我单膝跪下,准备射箭。

  “最好先用火焰箭。”盖尔说。

  我点点头,从箭袋里拿出一支箭。如果我们没有射中目标,这些箭会落到别的地方——或许会落到街对面的仓库顶部。如果是着了火,还可以扑灭;但如果发生爆炸,那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突然,飞机出现在我们头顶约一百码的地方,与此相隔两个仓库的距离。共有七架飞机组成V形编队。“鹅!”我冲盖尔大喊。他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每年在候鸟南飞时我们总是一起打猎。为了避免两人瞄准同一目标,我们进行分工。现在我射V形编队最远端的飞机,盖尔射距离较近的飞机。已经没有时间商量了。我估摸了一下时间,瞄准飞机前面一点的位置,然后把箭射了出去。我射中了一架飞机的机翼,飞机立即起火了。盖尔没射中领航的飞机。我们对面的一个空仓库着了火。盖尔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我射中的那架飞机飞离了编队,但还是扔下了炸弹。它并没有消失。另一架被机枪打中的飞机也没有被打落,但估计机件的损坏已导致它的遮挡板运转不灵。

  “打得好。”盖尔说。

  “我瞄准的根本不是那架飞机。”我嘟囔着。我瞄准的是前面的那架飞机。“它们飞得比我们想象要快。”

  “各就各位!”佩拉大喊。另一个飞行编队已经飞了过来。

  “火焰箭不好使。”盖尔说。我点点头,我们两人都搭上了炸药箭。反正对街的仓库看上去没人。

  当飞行编队悄无声息地向我们靠近时,我突然又有了一个主意。“我要站着射!”我对盖尔喊道,同时站了起来。采用这样的姿势我瞄得最准。我瞄准飞机前面一点的位置,毅然把箭射了出去,恰恰击中领航机,在它的肚子上穿了个洞。盖尔随即也射中了末尾的飞机。被射中的飞机翻滚着飞向地面,在撞击地面的瞬间起火,机上的炸弹引起了一系列的爆炸。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第三支飞行编队出现。这次,盖尔一箭射中了领航机,我把第二架飞机的机翼打掉后,这架飞机盘旋着撞上了后面的飞机。两架飞机一起坠落到医院对面的仓库顶上,第四架飞机被机枪击落。

  “好的,都完了。”佩拉说。

  坠落的飞机冒出的火焰和浓烟模糊了我们的视线。“他们炸毁了医院?”

  “肯定炸毁了。”她阴沉着脸说。

  当我朝仓库尽头的梯子走去时,麦萨拉和一个甲壳虫从浓烟后面冒了出来,让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他们还在小夹道躲着呢。

  “他们总是粘着我们。”盖尔说。

  我顺着梯子爬下去。脚刚一落地,就看到了我的保镖、克蕾西达和另外一个甲壳虫正等着我们。我以为他们会责怪我,但克蕾西达只是朝医院方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她对着耳麦喊:“我不在乎,普鲁塔什!请再给我五分钟时间!”并没有什么人来过问我要去哪里,我径直走到大街上。

  “噢,不。”当我看到医院时,从心底发出了凄惨的喊声。刚才还是医院的这个地方已经一片狼藉。我走过了受伤的人群,穿过正在燃烧的飞机的残骸,注视着前面的一片废墟。人们在哭喊,在疯狂地四处奔跑,但他们却无力回天。炸弹已经炸毁了医院的屋顶,仓库起火,把伤员全部困在里面。一个救援队已经组织起来,准备突进去。但我知道他们在里面能够找到什么。即使掉落的碎片和大火没有将他们吞噬,浓烟也会令他们窒息而死。

  盖尔就在我身边。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进一步证明了我的猜测。照理说,矿工们如果有可能救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走吧,凯特尼斯。黑密斯说现在刚好有直升机可以来接我们。”他对我说。可是我无法挪动脚步。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他们为什么要瞄准已经要死的人们?”我问他。

  “恫吓他们,不让受伤的人寻求救助。你看到的那些人是可有可无的。反正对斯诺来说是这样。如果凯匹特赢了,他们要一帮受伤的奴隶干什么?”

  我记得在以前的许多年在林子里打猎时,盖尔总在激烈地抨击凯匹特。当时我并没有十分在意。我一直纳闷盖尔为什么非要分析他们的动机,为什么非要知道敌人的思考方法。显然,从今天发生的事看,探究这个问题是很有意义的。当盖尔考虑医院的问题时,他考虑的不是疾病,而是这种安排的合理性。他从不会低估我们所面对的现实的残酷性。

  我不忍再看下去了,慢慢转过身去。克蕾西达正站在离我一两码的地方,身边是两个甲壳虫。她并没有显出丝毫的惧怕,此时的她甚至可以说很冷静。“凯特尼斯,斯诺总统刚刚让电视台对这次轰炸进行了直播,他还发表了电视讲话,说这是对反抗者发出的一个信息。你怎么样?你想对反抗者说几句话吗?”

  “是的。”我低声说。摄像机的红灯亮了,我知道现在已经开始拍摄。“是的。”我更坚定地说。大家——盖尔、克蕾西达、甲壳虫——都向后退,给我让出了一定的拍摄空间。我仍直视着摄像机的红灯。“我想对反抗者说,我还活着。我就在这里,八区。凯匹特的飞机刚轰炸了这里的医院,那里有手无寸铁的男人、妇女和孩子,不会再有幸存者。”我刚才的震惊,此时已被愤怒所代替。“我想要告诉你们,如果你认为停火凯匹特就会善待我们,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你们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哪种人,他们要干什么。”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来,好像要把周围恐怖的一切指给大家看,“这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必须反抗!”

  由于愤怒,我离摄像机镜头越来越近。“斯诺总统不是说他给我们传个信儿?好吧,我也给他带个信儿。你可以折磨我们、轰炸我们、把我们的区烧毁,但你看到那些了吗?”我用手指着对面仓库顶正在燃烧的飞机残骸,摄像机的镜头也跟踪拍摄,在坠机的机翼上,凯匹特的标志透过火苗清晰地显现出来。“熊熊火焰已经点燃。”此时,我已经在大声地喊,字字句句都清晰可辨,“如果我们被点燃,你们也会和我们一样葬身火海!”

  我最后的几句话在空中久久回荡着。我觉得时间已经凝滞了。一股发自我内心的热情,而不是周围散发的热气将我高高托起。

  “停!”克蕾西达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她肯定地朝我点点头,“今天就到这儿吧。”

继续阅读:第8章 电视反击行动(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