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李捷2016-05-20 22:5110,554

  女人不漂亮也需要一颗

  属于自己的钻石

  发小雷奕明经常说,胖子也会有春天。

  但我米美丽的春天仅限于梦中。所以,明知要起早的我,却还沉溺在王子与公主的童话般的春梦里,无法自拔。

  “王子,王子,救我,王子!”我撕心裂肺地喊着。

  无人回答,我疑惑地睁开了眼,乱糟糟的卧室里哪有梦中那挺拔英俊的高贵王子。

  原来又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春梦啊!

  我挠了挠鸡窝似的头发,失落地从文件堆中爬起来。

  胖子的春天从来就是悲伤的故事。但是……就算黑屏了的世界也抑制不住我一颗粉嫩的少女心在满目的阳光中生根发芽。

  我扬起独有的米氏微笑,准备洗漱。突然,套着可爱Hello Kitty粉红毛套的手机闹铃恐怖地响起:米美丽快起床!今天交稿!

  我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天哪,过点了!

  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进洗手间,三分钟洗漱完毕,顺便还在刷牙的过程中检查每日的瘦身成果,150、200、240……我尖叫着把水杯摔进洗脸盆中,不至于还飙升到250斤了吧!我紧张地把头发套也拔了下来扔得老远。停,快停……

  数字在250前停了下来,哦,谢天谢地,瘦了半斤!

  本想直奔衣柜,可突然间想起早几天看过一则新闻,科学家认为不吃早餐反倒会导致人肥胖,七分饱的程度最益于减肥。于是我的减肥事业就从早餐开始,粥、油条、鸡腿、饼、丸子、鱼、各类水果……虽然看上去还是如满汉全席般丰盛,可较于以前,这规模已经是略有缩减了。

  我如此安慰着自己,早餐也吃得心不在焉。

  吃完饭,我兴致勃勃地打开衣柜。对于着装,我很有研究,那就是胖子永远不要买自己穿得进去的衣服,那是对自己的纵容,我——米美丽,从不纵容自己。

  虎视眈眈地望着最外边的牛仔裤,这款最新潮的藏蓝色牛仔裤买回一直没有勇气尝试,但今天,我决定把自己塞进去。

  终于,面目狰狞地把自己套了进去。

  我松口气,拎起包,却在临行前看着镜子旁边明星高雯的海报驻足了。这是我的偶像,前凸后翘,美艳性感。我模仿她的样子,比画出一个相同的动作,深吸一口气,perfect!

  这座城市所有的Office Lady就算再有光鲜亮丽的外表,但生活在职场还是得一如平凡的我——米美丽一般,步履急促,行色匆匆。

  我安慰着自己,拿着手中的策划案,挺直了脊背,挤入了茫茫的人潮之中。

  路经商业中心巨幅的LED广告牌时,萧亮帅气而冷峻的脸猝不及防就闯入我的视线。

  我贪婪地用眸光描摹着他如刀削般立体的轮廓,花痴到不能自已。

  “珠宝界的野心家——克拉公司总裁萧亮”。

  这是《人物》杂志所有以往亚洲地区的封面人物中最年轻的一位。他佩戴着欧洲皇室的国际克拉公司协会颁发的骑士勋章,从容而高贵。阳光透过树叶刺进我的眼眸,我难过地低下了头,苦笑:米美丽,他不是你的王子,而是你的债主!如果克拉公司的广告策划案通不过,我这个月的奖金就要泡汤了。野心家啊野心家,求求你让我的方案通过吧!

  也许上天也不习惯我自怜自艾,疯魔的凤凰传奇《套马杆》适时响起。旁人一脸嫌弃地看着我,我抱歉地拿出手机。

  策划总监Tina来电!竟然是总监,我颤抖地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边发出震天的声音:“米美丽!几点了还不到公司!克拉公司的策划案在哪里?!你给我滚过来!马上!”

  我点头如捣蒜:“哦哦,是是,对不起……”

  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慌乱中拦下了一辆的士。

  一到公司,策划部的同事好笑地看着我,朝我挤眉,里间策划总监Tina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我抱着策划案,视死如归地冲进了Tina的办公室。

  还没开口解释,Tina破口大骂:“米美丽……你现在是躺着就能赚钱吗?知不知道全世界等着你这份克拉公司钻石推广策划案啊?”

  我深吸一口气,赔笑着递上了策划案:“Tina,对不起!别急、别急,策划案我昨晚已彻底定稿,您先看。”

  如果昨晚不是为了这份稿子熬夜到凌晨两点,我今天怎么会迟到呢!可关于迟到的理由,我只能缄口不言。

  Tina拽过来策划案,怒气渐消:“方案的主题是什么?”

  “我想把钻石比喻成女人,每一个女人都像是一颗原钻,经过打磨之后变得闪烁而夺目,就像蝴蝶破茧而出。所以这个创意就叫‘磨砺与蜕变’”。这份策划案费尽我整整半个月的心血,提到它,我像打了鸡血一样精力充沛。

  Tina快速翻阅策划案:“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见我犹豫着不走,她微恼:“你还有什么事吗?”

  “总监,您之前答应我……”我艰难地开口,有些心酸。你们见过一个不署主创名的策划案吗?可我,米美丽,自从来L公司后,所有策划案的创作者那一行上,从来没加上我的名字。

  这次的方案,我像孕育孩子一般用尽心血,因为我是多么希望它能出色到让我够格争取第一次的署名权。

  Tina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应付地敷衍道:“放心,这次提案顺利通过的话我会给你署名的。”

  我内心一声欢呼。可人注定是不满足的,于是我又试探地继续追问:“总监,那明天跟克拉公司的提案会,我可以参加吗?”

  Tina扫视了一下我,轻蔑地笑着:“你?不行。”

  她本能的回绝深深挫伤了我。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依然不死心继续坚持,结巴的声音也透着底气不足的自卑:“我,我当了这么久策划,还没跟着您开过一次会呢。而且这个案子我熬了好几个通宵……我保证不说话,我就在旁边坐着,我——”

  Tina的耐心似乎到了极点,她猛然抬头,厉喝:“出去!”

  在Tina的逼视下,我怯怯地转身离开,并和着急闯进来的张秘书撞了个满怀。

  我着急地道歉:“对、对不起……”

  张秘书无暇顾及我的道歉,径直走向Tina:“Tina,紧急情况,明天和克拉公司的会议改时间了,改到十点,据说对方的总裁萧亮亲自赶来参加我们公司的提案。”

  我停住脚步,萧亮竟然要亲自来我们公司?

  Tina把我的案子扔在办公桌上,抓狂地叫:“赶紧让项目组的准备准备!”

  看我还呆呆站在原地,她又气道:“还站着干吗!赶紧给大家准备咖啡!”

  听闻萧亮要亲自参加这场提案,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于是只木讷地“哦”了一声。

  咖啡香味氤氲,我用力地汲取着卡布奇诺的味道,仿佛隔空汲取了萧亮的温度。

  《人物》杂志上,萧亮说他最爱它的醇厚与内敛。于是,我独独在他的座位上,放了一杯满满的卡布奇诺。

  怕这份小心思被其他同事窥见,我如做贼一般地溜出会议室。

  我的座位就临着最外边的走廊,悒郁地整理着下一场方案需要的资料。办公室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我微微探出头,走廊外边,萧亮西装笔挺,气质卓然,正迈步走向尽头的会议室。

  他仿佛自带千伏光源,自然而然地成了所经之处的绝对焦点。

  我傻傻地目送着他与Tina一干人走进会议室,无法参与提案的失落在心中翻涌不息。

  同事笑着提醒:“美丽,带了纸巾吗?没带的话我给你一包擦擦你桌上的口水。”

  我尴尬地收回目光,目光依然不住往会议室瞟。最后终于忍不住,偷偷地跑去会议室偷看。

  讲台上Tina正对着PPT,讲解着方案。

  “所以,我构思的主题就叫作‘磨砺与蜕变’,将钻石和女人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这时,张秘书急忙走出会议室,问道:“换水师傅呢?每次都把这么一大桶水放在门口,谁有这个力气搬进去啊?”

  我灵机一动:“会议室要换水吗?”

  秘书奇怪地问:“怎么了?”

  我一拍胸脯:“我来!”

  刻不容缓,我扛着一桶纯净水稳稳地走进了会议室,可悲催地发现自己的高跟鞋步伐太响亮,于是我慌忙把水桶放在饮水机上,尴尬地找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Tina恨恨地看了我一眼,咳嗽一声,继续演讲。不得不说,她的舌灿莲花加上这份方案的新颖别致让整场提案精彩迭出,连我自己都不禁折服于她的口才。

  可整个过程中,萧亮却一直紧皱着眉头。我大气也不敢出,怕稍有不慎,Tina因此迁怒于我。

  Tina一怔,我也惊讶地看向萧亮。

  “到目前为止,你一直在讲这份方案的理念,难道不觉得太空洞了吗?我要的是一份有诚意的作品,一个可以打动我的创意,还有你当初创作它的思路,这些,你可以直接说出来吗?”

  萧亮突如其来的发难让很会临机应变的Tina也瞠目结舌,她支支吾吾:“这……我……”

  萧亮霍然起身,冷冷道:“既然你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服我,那我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拉起椅背上的西装,转身离开。Tina吓得汗珠直冒,可一时间却无法找出一个合适的说辞挽留他。

  我硬着头皮站起来,问:“请问,克拉公司是否拥有自己的钻石加工工场?”

  虽然不适应瞬间就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可我此时骑虎难下,只好一咬牙继续问道:“行业中大部分的珠宝钻石企业,都只是中间商或者首饰镶嵌商,很少能够拥有自己的原石加工工场。而克拉公司,却拥有国内最大的原石加工工场。只有你们才能见证一颗不起眼的原石,如何磨砺成为闪闪发光的钻石。”

  萧亮冷漠渐消,微微颔首,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认为,这是克拉公司最能打动消费者的地方。”有了他的鼓励,我勇气顿生。

  Tina气急败坏,阻止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萧亮不满地看了她一眼,打断着:“没关系,你继续说。”

  “我们之所以用钻石来比喻女人,就是想把钻石的生产和女人的成长结合起来,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克拉公司品牌的诚意。以前,钻石广告都是跟漂亮的女人联系在一起的,可是世界上还有一些不够漂亮、却梦想着想要变得更好的女人,她们也需要一颗属于自己的钻石,不是吗?”不知道是哀怜自身状况还是过于投入,我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不自觉的憧憬与梦幻。

  场内的嗤笑残酷地将我打回现实。

  他们或许觉得“不太漂亮的女孩”就是台上这个演讲者,我——米美丽。

  我已经无法说下去。

  萧亮看看我,转向Tina,问道:“她是你策划部的员工?也参与了这个策划?”

  一阵窃喜,他终于留意起我,那今天这场自告奋勇的讲解终究还是值得的。

  我欲开口,Tina截住我的话头:“哦,您误会了,她、她是来参加方案演示的……”她目光犀利地剜了我一眼,不满道:“你怎么把我的方案内容提前泄露了呢?还不去做准备?”

  莫名其妙,要我做什么准备?

  Tina的秘书心领神会,把我拖了出去。

  没想到身为方案主创的我还兼此次道具演示。米美丽,你真是全才啊。我躲在黑魆魆的人造蚕茧中,自我安慰着。

  外面,同事们的窃笑声清晰地传来。

  你们以为我就不想像白富美一般,高贵优雅地吸引着萧亮的注目吗?可目前这个悲惨的现状,我只能选择通过扮丑让他留意到我的存在。

  哦,不是扮丑,是本来就丑!

  “好像一个毛鸡蛋。”

  “还是大号的毛鸡蛋,美丽是想闹哪样嘛?!”

  Tina继续用职业化的声调激动地演讲着:“克拉公司下一季度的宣传主题‘蜕变’,以破茧成蝶的过程比喻完美钻石的得来不易。今天这个拟人化的演示,能帮助大家对方案的主题留下深刻的印象。来,请破茧!”

  Tina拍拍手,蚕茧“啵”地被撑开两半。

  我朝台下绽放出灿烂明媚的米氏微笑。

  全场一片哄笑。萧亮也惊讶地看向我。

  我昂扬挺胸,努力让自己的身姿更挺拔一些。

  “蚕茧里的虫,好比这个肥胖粗糙、脸蛋长得像大饼、找不到自我的女孩,要改变自己,就要经受化蝶的痛苦过程……”

  我难堪到了极点,血液似乎要冲破脑门。可我只是强笑着随着她的讲解进行动作表演,时而扭动着做出虫子钻出蚕茧的动作,时而像蝴蝶一样转圈,还当场蹦跶着表现自己要飞起来的样子。

  我知道,就算愤怒也无济于事,因为她说的是事实,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反驳。米美丽,就是一个肥胖粗糙、脸像大饼的女孩。

  全场哄笑。

  可只有萧亮,那么认真而严肃地看着我的表演。

  Tina再拍拍手,我一下子把蚕茧合上,又成了一个大毛鸡蛋。

  “将来的广告画面,蚕茧再打开的时候,里面是一颗闪闪的美钻。我们希望能够发掘钻石背后的意义——恒久的自我追寻、一生一世的璀璨。”

  “Tina好像有些太过分了。虽然米美丽不是特别漂亮,但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差劲吧?而且人那么好。”

  我悄悄打开缝隙,发现萧亮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这个方向。

  “我觉得方案可以,就这么定吧,合同细节和齐助理谈。”

  Tina如释重负,带头鼓掌着:“太好了!谢谢萧总的认可。”

  简直乐不可支,我打开蚕茧,兴奋地跟着鼓掌,可一不小心失去平衡,和蚕茧一起倒在地上。

  让我死了吧!我简直羞愧得难以抬头去看萧亮的表情,无暇顾及旁人幸灾乐祸的笑声,满脸通红、踉踉跄跄地从蚕茧里面爬出来。可是用力过猛,只听见“刺啦”一声,我的牛仔裤裆居然裂开,露出了我粉红色的草莓内裤。

  我彻底蒙了,No!这辈子我算是又刷新了自己的糗态下限了!

  片刻后,我回过神慢慢向后伸手,捂住自己的裤裆,后退,后退……

  “你们没看见我,你们没看见我!”我悲催地默念着。如果老天能让我此时愿望成真,我发誓,我这辈子再也不吃我最爱吃的猪蹄了。

  Tina压低声线,逼视着我:“还不快给我出去!

  我窘迫地慢慢往门后挪动。

  萧亮深呼吸一下,霍地站起身脱下外套,走到我面前,将长西装披在我身后。

  我泪光迷离,既感动又惊讶,即便脑海里转过千百个结尾,但死活也不会想到萧亮他会站出来替我解围。

  他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Tina,冷峻地说:“这个方案做得不错,但是刚才的演示太拙劣了。无论是谁,都没有权力因为外表而去嘲笑一个人。我欣赏有实力的人,就这点而言,我觉得刚刚那位职员比你要优秀得多。”

  Tina既尴尬又愤恨。

  这些,其实我都没有亲耳听到,都是后来同事转述于我。

  那天,我想他印象最深的应该就是我那个狼狈离去的背影吧。

  我的发小雷奕明是典型的花心大少,借着妇产科医生的好职业,也不知道染指了多少根正苗红的好姑娘。可他每次美其名曰不忍心伤害别人,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接受她们热情的告白。

  望着舞台妆还未卸掉的他,我嗤之以鼻。他平时有空会打着热爱生活的幌子在酒吧里兼职表演,我觉得这是他艳遇的主要途径之一。

  “怎么了,胖子?这么着急把我从酒吧中喊出来,就是为了倾诉你和你家萧王子的奇遇吗?”

  茶几上杯盘狼藉,我面目狰狞地打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一顿,靠在雷奕明的肩膀上,醉笑:“我们家萧亮是不是很特别?

  我打了一个酒嗝,雷奕明一脸嫌弃地远离了我:“对,你们是挺特别的,一个是跨国珠宝集团总裁,一个是……你,第一回见面挡人路,第二回见面撕裤裆,但就这也值得你高兴成这样?”

  如此卑微地暗恋一个人,若能见到他,纵然是灰飞烟灭,也是甘之如饴。更何况,我也仅是撕裂裤裆呢!

  我开心地傻笑,笑着笑着,却突然想哭。

  “我的裤子……为什么我的裤子会崩开,为什么,为什么?!”我懊恼地用脑袋磕桌子,发出一片砰砰砰的响声。雷奕明拉住我,道:“哎哎哎,干吗呢干吗呢,每回出了问题就爱撞墙,把桌子磕坏了,不得花钱买吗?”

  ……我懒得去反驳,又醉意醺醺地打了一个酒嗝,悲催地捂着脸。

  雷奕明正色道:“才认识一天就值得你高兴成这样,你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我顿时紧张,结巴回答着:“你……你说什么呢?我、我才没有喜欢他呢!”

  雷奕明说:“咱俩七岁认识,八拜之交,没有爱情也有友情,没有友情还有交情,没有交情还有感应呢。你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

  “哎呀,我都说了没有,我……我就是没遇见过有男人对我这么温柔,而且他还那么帮我,表扬我的工作。雷奕明,你知道吗?这是我的策划第一次被人表扬,也是第一次有人不看我的外表,只是因为我的实力就肯定我!我觉得太有动力了,就好像突然全世界都充满了希望!”我越说越陶醉,越说越兴奋,我想就算此时,整个世界都黑暗了,独独我眸中的光芒,越加璀璨。

  雷奕明打了一个寒战:“行了,你也别怪我打击你。胖子,虽然咱性格善良,工作认真,文能做策划,武能扛麻袋,我也承认你是个好姑娘,但是咱离人家跨国总裁还是有点儿远——”

  我果断地打断他的“但是”:“我真没想和萧亮怎么着,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比起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眼前的这个猪蹄更吸引我。”

  我狼吞虎咽地拿起桌上的猪蹄,猛啃一阵。

  眼底的笑慢慢稀释,我最好的朋友都不看好这段感情,因为我胖,因为我丑,因为我太平凡。

  可是,上帝,我发誓,我从没想过要与他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我只是想以后能远远地看着他就足矣。

  雷奕明摇摇头,笑了。

  夜不能寐。上午的意外事故不断在我脑海中回闪。在我撕破裤子被赶出会议室后,披着萧亮的长西装在楼梯间里偷偷哭泣,突然有人递来一张纸巾。我回头一看,伸出援手的竟然是萧亮,他跟过来了吗?我接过纸巾,挤出两个字:“谢……谢”。萧亮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今天你的表现非常好。为了庆祝合作成功,明天晚上我安排了庆功聚餐,请务必赏脸。”

  我这样的形象,如何出席这种正式场合?正想拒绝,萧亮已经冷冷离开。

  我想到身上的西装,忙追了上去。突然间记起裤子还是裂开的,慌忙把西装裹回身。

  后知后觉的我突然醒悟过来,天哪,男神萧亮,竟然邀请我共进晚餐!

  ……

  我幽幽地望了一眼挂在窗户边的西装,翻来覆去,魂不舍守。

  七点三十分。我特地提前三十分钟赶到酒店大堂,一群嘻嘻哈哈的同事看到我时瞪大了双眼。

  我没心没肺地打了个招呼。

  同事多兰不忍地上前:“美丽,你怎么穿成这样?还有,你的妆确定要这么……‘艳丽’吗?”

  我不解地说:“啊?穿、穿成哪样啊?这是Tina总监今天上午送我的裙子,说是赔我昨天撕烂的衣服。不好看吗?好像是花哨了点儿。”

  旁边的同事恍然大悟,愤愤不平道:“她这是故意让你出丑!你不知道,昨天你摔倒后,萧总说她来着。”

  我一阵窃喜:“萧总为了我说Tina啊?”

  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萧总会为了我这不显眼的小员工出头。被保护的感觉太好了。

  估计同事受不了我的花痴,又换话题问道:“美丽,你怎么现在才来?聚餐都结束了!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大餐你都舍得错过,不是你的风格哦!”

  我愣住:“不是说八点开始吗?怎么就结束了?”

  “谁说的八点开始的?六点就开始了!”

  同事们劝我找萧亮告状,我勉强地笑笑,只是问着萧亮现在在哪儿,我想还他衣服。

  刚问完,就见他出现在电梯口,醉意醺醺地举着一个手机。

  我眼前一亮,抱着衣服袋子,上前迎去。

  “萧、萧总,我、我是L广告的策划,我叫米美丽,您昨天帮过我的。这是您的西装,现在还给您,谢谢!”

  “齐宇呢?车呢?”萧亮的表情很难受,险些跌倒,我连忙扶住了他。

  “车?您的车在哪儿啊?萧总,萧总?”天,他似乎要睡着了,一米八几的个头趴在我肩上,我只能咬牙死撑。

  幸亏我扛过纯净水,搬过煤气罐,可饶是如此,我也扶不住他啊!

  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就是周到:“小姐,需要帮忙吗?”

  我已经快撑不住了,龇牙咧嘴回答:“要,当然要!这是哪儿?五星级酒店?对了,酒店!我要一张床!”

  服务生显然误会了我这么纯情的助人为乐的意图,他惊讶地看着我。

  我身子渐渐弯曲,萧亮几乎将全部的重量往我背上压,我悲愤地喊道:“听见没有?快,给我一张床!”

  床上的萧亮似乎很难受,他努力地想解开领带,醉意中的他有心无力。

  我犹豫片刻,爬上床给他解开领带,可是因为太紧张,反而将他勒得更紧,顿时有些着急。

  我从来没试过给人弄领带啊!

  就在这时,萧亮迷糊地转头,他醉意蒙眬地看着我,似乎在努力辨认着我的身份。我紧张地低下头:“我……我只是想帮你解开领带。”

  萧亮突然勾唇轻笑,恍惚的呢喃似乎穿越了时空:“叶琪,那你就一直待在我身边,帮我解一辈子的领带,好不好?”

  莫名其妙的名字让我心头一黯。可来不及忧伤,他一把将我拉入怀抱,近在咫尺的脸,我昨晚甚至还梦想和他肌肤相亲,今夜就阴差阳错睡在同一张床上,不争气的鼻血大煞风景地流了下来。

  他的唇越来越近,我赶紧拿手帕擦干净鼻血,深呼吸后,噘起了嘴巴。

  如此美色,却不能飨用,简直不是我米美丽的风格。

  我闭上眼睛,等待萧亮落下的吻,可仅仅距离零点零一毫米时,萧亮却忽然头一歪,倒在我的肩膀上,下一秒,匀称的呼吸声悠然而起。

  我幽怨地望着华丽的天花板,心想着是不是今天出门烧香拜佛不够诚意,冲撞了太岁?

  早晨,我正在梦中和男神卿卿我我时,一股莫名的力量袭在我脸上。

  过分!好不容易睡着做个春梦,哪个坏蛋大煞风景,我不满地睁开眼。

  罪魁祸首竟然是梦中主角萧亮,他正愤怒地盯着我,我被惊醒,一看到他就娇羞地低下了头,但其实,我快乐得似乎要飘了起来。

  天啊!我竟然和男神萧亮同眠共枕!这难道不是做梦吗?

  见我沉默不解释,萧亮不可置信地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衣服呢?”

  “你忘了?昨晚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间,你吐了自己一身,后来我帮你换了衣服,然后……”我不敢说下去,平时老说要扑倒帅哥的我未经人事,来不及幻想如梦境般的旖旎,却马上要面对他的质问与苛责。

  萧亮有些反胃,他转过身,面对窗外努力平定着情绪。

  “我的衣服是你脱的?你还对我干了什么?”

  我看着怒气中烧的萧亮,不知所措。

  他震怒:“你还亲我了?”

  我点头如捣蒜,又慌忙摇头:“不不不!”

  可我又如何能否认我昨晚彻底沉溺在他的拥吻之中?

  萧亮头痛欲裂,指着门道:“你给我出去。”

  明明是他自己热情主动,却说得像我投怀送抱一样,我委屈地回答:“我就是不小心,和你睡在一起啦而已,更何况……”

  萧亮大吼一声:“出去!”

  我遮遮掩掩地爬下床,看到床边的纸袋,把它递给萧亮:“萧总,您的衣服,谢谢您当时借给我。”

  萧亮看着窗外,不愿看我,冷冷地命令:“扔掉,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我发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抱着他的西装蹲在地上无声地哭起来。

  他身边的空气似乎也变得僵硬。逆光中的他,剪影冷漠而疏离。

  Tina精致的红唇一张一翕,可我却和她似乎隔了一道玻璃门一样,我神游天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萧亮冷漠而决绝的反应让我如坠深渊,我忘不了离开那刻,他的懊悔与鄙夷。

  这一切,如针一般扎在我心头,微不可见,却千疮百孔。

  Tina冷漠地道:“迟到上瘾了是不是?”

  我还没反应过来,顺从地回答:“是。”

  “你说什么?米美丽,反了你了?”

  于是,我又着急地解释了一番。Tina白了我一眼:“克拉公司的项目你不用再参与了,负责别的案子吧。”

  关于工作,我向来反应很快:“方案不是已经通过了吗?为什么又不让我参加了?”

  “这是高管的决定,至于策划案是属于我们整个部门的,我会以部门的名义署名。”

  我隐忍片刻,终于愤怒了,从一开始,我就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从酒店出来的那刻,我的情绪已到临界点,而Tina的霸道让我彻底爆发:“你凭什么拿走我的创意,还不让我署名?这明明就是剽窃!”

  Tina顾忌地压低声音:“你嚷嚷什么呢,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出去!”

  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回答:“你没有权力拿走我的作品!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Tina大概想不到向来唯唯诺诺的我会回击,她生气了,尖锐地叫着:“敢顶撞上司,给我出去!米美丽,我宣布,你从现在开始就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了,立刻收拾东西出去,公司不需要你!”

  我既愤怒又难过,走就走!我米美丽再丑再胖,也有自己的骄傲与自尊。我才不会死皮赖脸央求着留在这个破地方。

  用纸箱随便把自己需要的文件打包好,我抱着就往外走。

  其他同事同情地看着我,敢怒不敢言。

  我强颜欢笑地走出了办公大楼。

  天空分外压抑,这个城市的暴雨将至未至,乌云在头顶盘旋不愿散去。

  我仰头看了一眼天空,似乎老天爷都在哀怜我的凄凉。

  这时,手机响起,雷奕明来电。

  “胖子,昨晚打你电话一宿关机,跑哪儿去了?”

  我抽泣:“雷奕明,我好难过……我昨晚跟萧亮睡在一起了……”

  “胖子,咱不至于为了一个梦难过吧……”

  我一跺脚,辩驳道:“不是梦,是真的。”可我多么希望这个梦是假的啊,至少,在他心里我还留着一丝的纯洁。说到痛处,我“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雷奕明似乎急了:“他对你干什么了?”

  “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他好像误解了,还特别讨厌我。雷奕明,我只是希望能远远地看着他,默默地喜欢他,可是他说他恶心我,我成了一个让他讨厌的人。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喜欢我,可我难道连喜欢他的资格都不能有吗?”

  “胖子,你先别哭……”他只能无力地安慰着我。

  胖子?对,我米美丽是胖子,可胖子就不能有喜欢人的资格吗?为什么我的人生会这么失败,难道我就只能一直这样悲哀地活着吗?

  我抽泣着,一边朝他倾诉着。

  “别哭了,我请你吃饭吧,发工资了。”

  我止住哭:“对啊,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还有好吃的,还有这么多有意义的东西在等着我,我怎么能放弃呢?没人爱就没人爱吧,我要继续做一个乐观坚强的胖子!”

  挂掉电话后,一阵大风把我纸箱里的文件纸吹飞起来,我惊叫着去追。

  纸张散落一地。

  不行,这可是我通宵达旦熬出来的方案,我得去把它们捡回来!

  还有两张在马路中央,我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见没车,就慌张地冲向了马路中央!

  一辆跑车从我身边奔驰而过,一阵莫名的熟悉感。随即,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难道是萧亮吗?我驱逐着脑海里这个念头,苦笑地摇头。你真是中毒了!

  一抬头,重型卡车迎面而来,死神似乎就在招手。

  我无力闪躲,被重重撞上。

  时间停下了。

  也好,这么失败的我以这个结局告别世界,上帝待我也算公平了一次。可是,我还有好朋友雷奕明,还有爸妈,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地方我没去过。

  还有萧亮,我最最喜欢的萧亮,那个永远不可能爱上我的萧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克拉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克拉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