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父子…
千羽之城2016-07-27 21:125,492

  任非灰头土脸的从局长办公室出来,手里的那份减刑申请怎么拿进去又怎么带出来,他随手抹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渍,往自己工位走的一路上都在思考老爷子最后说的那句话,纠结着要不要给那个“真正说得上话”的人打电话。

  好巧不巧,他正犹豫不决,手机里就偏就在这时候响起了那个让人听了就讨厌的铃声。

  任非这回接的比往常快,电话那边中年男人的声音,给了个位于市里一家购物中心顶楼的中档餐厅地址,理由是“非非,你快俩月没回家了吧?晚上出来吃个饭,咱父子俩聚聚,顺带给你庆功。”

  没错,父子。

  任非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二代,市公安局的大老板任道远就是他亲爸,而他是那个不靠关系路子、在亲爸一万个反对下打死也要进刑侦队的不肖子。

  打从任非进警队的第一天开始,任道远就私下里嘱托杨盛韬照顾着点他儿子,但是市公安局长家的小公子,除了之前夺枪差点伤及平民的那次之外,在他们分局混到现在,真没靠过他老爸什么。

  对任道远,任非心里始终有个死结打不开,所以看不上他爸,更不愿意求他爸,这么多年来,上次差点被撸掉警籍是第一次,而今天为了对梁炎东的承诺,他豁出去了,准备去求第二次。

  父子俩的饭局这些年来第一次没费什么周章地简简单单就约成了,但是任非怎么也没想到,晚上这顿饭,不是父子间的家长里短,这特么是他爸想方设法给他安排的相亲宴!

  一张靠窗的桌子,他爸坐在一侧的外边,一个长相酷似某网红,打扮的貌美如花的姑娘坐在他爸斜对面,姑娘坐的那一侧外面留出来的位置不用想也知道,是给他的。

  餐桌几步远之外,单肩包里塞着梁炎东减刑申请的任非实打实地愣了一下,当了多少年的公安局长,任道远的职业敏感,对周围情况的洞察力不是盖的,任非转瞬之间从怔愣中缓过神儿来,二话不说转身要走之际,被他明察秋毫的亲爹逮了个正着儿……

  “非非,这儿呢。”

  任道远也没说破,好脾气地对儿子摆摆手,示意他过来,没了电话这个障碍,任道远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沉和浑厚,言语间的和蔼疼爱与普通家长无异,只是在那个位置多年沉淀出的积威却在不经意间透出来。

  可实际上知道任局底细的人都清楚,在局里说一不二的大老虎,跟他儿子是没有半点“积威”可言的,他把任非这根独苗当眼珠子疼,然而“眼珠子”不领情,总是变着法的让他疼。

  至于任非跟他作了十几年的原因,他自己也知道。也是因为这个,他愧疚,他觉得自己欠他儿子的,所以这些年来由着任非跟他梗,能忍则忍,忍不了父子俩偶尔也会吵得不可开交,吵完任非摔门而去,他听着下楼的动静儿,拨着电话一边骂“小兔崽子”,一边嘱咐任非“开车小心点”。

  听见任道远喊,任非刚转了半个脚跟的动作顿住,他暗自摸了摸自己那个装着一叠文件的单肩包,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说服自己,走到姑娘的身边坐下了。

  落座之间,目光不经意跟姑娘的眼神碰在一起,年轻的刑警同志触电似的收回目光,眼角一不小心又瞥到姑娘雪白的大腿,顿时浑身不自在……

  尼玛!这都什么年代了,老爷子领着姑娘来给自己儿子相亲是什么鬼?!

  他还不能说走就走!都特么是这个减刑申请给闹的!

  任非心里咆哮着发泄了一下,表面上垂着眼睛,目不斜视地把自己的挎包摘下来,进退之间,自己的目标也很明确——

  他是为了梁炎东才坐在这里的,至于相亲什么的,想都别想。

  打定主意,他悠悠地拿过茶壶给自己面前的茶杯倒满了,至于对面他爸在介绍旁边姑娘的时候都说了什么,耳朵里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等任道远说完,他已经斯条慢理地喝光了一杯茶水,放下茶杯,挑眉吸了口气,仿佛做足了心理建设似的,终于转头重新看向自己旁边羞答答低着头的姑娘,明明该是一张飞扬跋扈表情的脸,此刻竟然写满了绅士,声音虽然透着些掩饰不住的不耐,但是胜在徐徐动听:“小姐,我想我们大概不太合适。我这人性格不太好,脾气爆,还毛躁,再说我现在也没有定下来的打算。而且我吧,现在就是一小警察,工作平时也不得闲,我觉得你条件这么好,值得找一个更好的人来照顾你,你说呢?”

  他几句话说得谦和有礼,贬自己捧对方,兼之还隐晦地说明了,今天这个相亲完全是他爸安排的,他不知情,所以就算姑娘觉得打脸,也跟他没关系。

  前前后后,几乎滴水不漏。

  同样的话让他队里的同事们听见,一准儿得认为这混小子吃错了药。

  其实对于任非这个身份而言,说话的艺术从小耳濡目染,他懂,只不过基本不用,因为在他现在的生活圈子里,用不着。

  姑娘垂着眼双手握着杯不说话,全景窗外面夕阳的颜色洒进她的茶杯里,在水面铺上一层淡淡的暖色,映得女孩的双颊更加绯红。

  那边服务员在陆续上菜,骨瓷摆在红木桌面磕出的轻微声响,反而让饭桌上沉默的一对小年轻更显尴尬,任道远皱眉清清嗓子,拿着公筷给姑娘碗里夹了块酱汁浓郁的红烧排骨,话却是对自己儿子说的:“男子先齐家而后平天下,终身大事定了心才能定。工作再忙,跟找女朋友也不冲突。”

  “那齐家之前还得修身呢,”任非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嘴角勾起那种摆明要跟他爸对着干的弧度,自己也往嘴里塞了一块排骨,嚼吧完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我身都没修好,怎么齐家。”

  任道远闻言一扬眉毛,“你身上哪坏了,说出来我给你修!”嘴上训斥着,手下却是很诚实地又往任非碗里夹了一筷子那个排骨——他儿子爱吃。

  任非任由他爸夹菜倒也不拦着,只是碗里香气诱人的排骨浓油赤酱,他却偏偏就把筷子放下,不肯再动了。咂咂嘴,刚才对姑娘的谦和早就在跟他爸的一来二去中灰飞烟灭,他微微挑着眼皮儿,明知道他爸看不上他吊儿郎当的样子,偏偏痞气全开地靠到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抖着腿故意噎对面那只市局没人敢惹的老虎,“我功能不全,您也给修得好?”

  “说的什么混账话你!”

  “咣当——”

  “……”

  任道远一声咆哮,旁边的姑娘也不知道是被任道远的嗓门吓的,还是被任非的话骇的,刚夹起排骨的筷子一松,到嘴边的肉直线往下掉,她似要挽救,手忙脚乱扔下,筷子又打翻了面前的盘子,一溜鲜艳的油亮酱汁都翻到她的白色包臀连衣裙上,紧接着小盘子又跟着那块排骨一起生生不离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姑娘“哎呀”一声,赶紧拿着旁边的湿毛巾在身上蹭,可是为时已晚,好好的一朵白莲花似的小裙子,顿时一身脏污狼狈不堪。

  “这可怎么办,我怎么回去呀!”姑娘手足无措,尴尬万分,扔掉徒劳的毛巾,又是着急又是狼狈,求助地看向任非的时候,眼圈竟然都已经微微红了。

  大夏天,谁也没有两件衣服可给姑娘披一披救急,再说,就算任非有,他也不会把衣服给个陌生女孩披上,他就是特性儿,自己的东西,不愿意给无关紧要的人沾。

  他略略皱眉,目光从姑娘沾满汤汁的胸前一直扫到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上,姑娘被他看得越发不自在,情不自禁把手放在腿上挡了挡的时候,任非才放弃继续观察揣测的意图,直截了当地问:“穿多大码衣服?”

  “啊?”他问的太突兀,女孩有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下意识地回答:“……M。”

  然后任非就站了起来,从挎包里把钱包翻出来,离席之际,没管他老子,只自顾自地给姑娘留下两个字:“等着。”

  姑娘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走又不敢多问,直到大概十几分钟后,看见他拎着一个很精致的黑色手提袋回来,在姑娘呆怔的表情中,把手提袋递到她面前,“拿去换上吧。”

  ——里面也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姑娘感激地道了谢,拿着手提袋挡在身前飞快地去了洗手间,餐桌上终于只剩下父子俩,任道远抽空点了根烟,品着他儿子的一系列反应,觉得今天这场相亲有门儿,“怎么样,人姑娘不错吧?”

  任非轻飘飘地瞟了他爸一眼,不痛不痒地冷哼,“您要喜欢您娶,反正我不要。”

  “少跟我扯淡,”这些年,任道远面对任非,养气的功夫都快要修炼到了第十层,嘴上严厉,态度却并未在意。抽了口烟,沁人心脾的焦油味道让任道远微微眯了下眼睛,“你要没那个心你给人买那衣服,我看那包装,一件至少花你半个月工资吧?”

  “这好歹是个姑娘家,被你骗来相亲,还得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灰头土脸的回去?有这道理吗?”任非翻了个白眼,“您要是看不过眼,那您把买衣服的钱还我就行了,反正我也是替您善后。”

  “越说越不像话!”任道远呵斥一句,这时候服务生来清理刚才被打碎的盘子,任非站起来给服务生让地方,顺势把包里的文件抽了出来。

  看见那一叠白纸,任老板的眼皮儿不受控制地挑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个小兔崽子今儿这么痛快的答应出来跟我吃饭,肯定是有事。”

  任非吊儿郎当地梗了梗脖子,把文件递到他爸面前,“那您约我出来吃饭,不也是‘有事’么。”

  服务生很快退了出去,任非坐回来,任道远拿到文件看着上面“梁炎东”三个字,瞳孔猛地缩紧,震惊之下连跟儿子拌嘴的事儿都忘了,“梁炎东?哪个梁炎东?”

  “还有哪个,就是前几年经常协助你们破案的那个梁教授啊。”任非奇怪地看了他爸一眼,“我就挺不理解的,他才淡出公众视野多久,你们怎么就都不记得这个人了?”

  其实不是不记得。

  有的时候,是因为某个人或者某件事自带雷区,不方便提起,所以记忆也跟着启动避雷针功能,时间久了,也就刻意慢慢遗忘。

  就比如梁炎东这个人。

  任道远把还剩半截的烟重重地戳在烟缸里摁熄,一对透着严肃的刚正剑眉狠狠地拧成川字——

  梁炎东……三年前在自己最器重他的时候,干出伤天害理的奸杀幼女案、被判无期的梁炎东。

  从对方入狱的那天起,任道远就没想过,“梁炎东”这个名字还有再闯回他视野的这一天,他更没想过,三年后,把这个人重新搬到他眼前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文件至此,任道远再没往下看,背扣在餐桌角落里,神色渐渐严肃起来,“你自己说吧,怎么回事。”

  任非也不犹豫,同一件事,下午跟杨盛韬说这件事时他嘴都张不开,现在因为对面坐的是他爸,却根本没有丝毫障碍,“您不说这顿饭要给我庆功么?我就跟您说一声,这功用不着庆,因为立功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某种不好的预感几乎电光火石之间猛地重重打在神经上,任道远神色微变,眉毛登时一竖,官场上多年修炼出的气场绝壁不是开玩笑的,说正事儿的时候这中年男人不怒自威,一把餐桌椅,愣是被他坐出了龙椅的气势来,“任非,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于是任非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始末又说了一遍……

  同一件事,他在减刑申请里写了一遍,下午跟杨盛韬说了一遍,这又跟他爹复述了一遍……他觉得自己跟念经的似的,一个梗反反复复的讲,讲到最后,心里那个对传奇人物的崇拜之情都快要磨没了,他烦躁地抬手搓乱了自己的短发,“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您手边那个是我给梁炎东写的减刑申请,您看看,您能不能把这事帮我办了?就当是我求您一回——我都答应他了,我不能言而无信。”

  “你不能言而无信?”市局的大BOSS听完怒不可谒地“啪”的一下把文件砸在餐桌上,震得碗碟都带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好啊,我回去就把你这减刑申请变成你的离职申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从今以后,你也甭想再给我瞎胡闹下去!”

  任非一听,眼睛也顿时一立,莫名其妙的针锋对麦芒,父子俩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凭什么?!我堂堂正正考进去的,您凭什么说撸就撸?!”

  “凭你无组织无纪律,不知天高地厚还自以为做的都对!”

  “那是谁逼我去找梁炎东的?还不是您么?!要不是您给杨局定下三天破案的军令状,我怎么可能贸贸然的想到要往监狱跑?!”

  “军令状那是你上级跟上级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刚进队的兵,只需要服从命令,谁给你擅自行动权利的?!”

  “少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您敢说几天前您说三天这个期限,不是对杨局蓄意打击报复吗?当初我考刑警你死活不让百般阻挠,就因为杨局后来收了我,您心里不始终就有根刺儿吗?!”

  “怎么说话呢!”任道远这下是动了真气,盛怒之下大手猛地拍在桌子上,“嘭”的一声,引得周围的食客都循声望来,好不容易换了衣服重新捯饬好自己的姑娘刚走到近前,就又被吓了一跳,手里装着旧衣服的袋子差点又没扔地上……

  这种事儿不方便当着外人谈,即使吵得再不可开交,这时候也必须偃旗息鼓了。任非粗喘口气,知道这事儿在他爸这里也是行不通,于是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跟他爸相看两厌,站起来就要走,即将越过姑娘之际,被任道远一声断喝吼得停住了脚步——

  “你给我站住!”

  堂堂东林市的公安局长,这时候被儿子气得火冒三丈,根本顾不上体面,“人姑娘就站你面前呢,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转身就要走,上了这么多年学,连点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吗?!”

  “有关系么?”任非隔着几步远的距离,没转身,回头看着他爸。他脸上方才吵架时的暴躁和跋扈不知为何竟然悄悄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讥诮冷意,“礼义礼义,我无礼你无义,咱俩这不正好是父子凑一对么?”

  任道远脸色一变,“你……”

  “爸,”任非抢在任道远要说什么之前打断他爸,比起刚才的大嗓门儿,他现在的声音已经非常平静,毫无波澜的语气,难得的正经,却因为那菲薄挑起的眉眼和嘴角微微勾起的嘲讽弧度,而显得格外讽刺,“您还能不能想起来,明天是我妈忌日。搁今天给我安排相亲——您心可真大。”

  最后的几个字,任非说的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把重锤,将一根根钉子,重重刺进了任道远心里。

  任非说完,再不停留,转头之际对旁边不知该作何反应的女孩子抱歉一笑,抬脚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餐厅。

  而在他身后,任道远看着儿子消失在餐厅外的身影,仿佛浑身力气都在瞬间被抽空,一屁股颓然跌坐回椅子上,原本到了嘴边要训斥儿子的话,此时此刻,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继续阅读:第19章 忌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