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三具碎尸…
千羽之城2016-06-17 17:222,710

  案子完全陷入了僵局。<p>  风雨呼啸的后半夜,东林公安局昌榕分局刑侦支队的办公室里,灯光全开亮如白昼。<p>  胡雪莉回来就进了法医室,从富阳桥下带回来的自杀未遂姑娘不符合拘留条件,做完笔录也回去了。会议室里的投影没有开,石昊文站在移动白板前,把刚打印出来的照片贴在上面。<p>  白板最上面是两个女人的照片,一个青春洋溢,另一个饱经风霜。<p>  石昊文把照片贴好,谭辉又一次看了一遍验尸报告和现场勘查报告,点了根烟,“开始吧。”<p>  石昊文深吸口气,指着白板最上面青春洋溢的那个女孩子的照片,开始做案情梳理,“目前可以确定,我们发现的第一名被碎尸的死者就是这个陈芸,女,19岁,家住外地,东林大学艺术学院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大二的学生,这个月5号派出所接到她的失踪报案,18号那天刚下完雨,一居民在小区遛狗的时候发现树丛里面渗到外面地表的血迹,随即发现装碎尸的尸袋,当即报案。当时也是由于下雨,嫌犯抛尸现场已经遭到破坏,尸袋上无法提取有价值的指纹,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有其他勘验价值的证物。”他说着手指点了点陈芸生前照片下方贴着的另一张被大黑垃圾袋装着的碎尸块照片,“DNA对比,目前已经可以确定第一个被碎尸的死者,就是失踪了13天的陈芸。”<p>  “同样的,DNA对比也可以确定是第二名遭到碎尸的死者就是第二张照片上的这个顾春华。顾春华,女,50岁,附近农村来城里务工的工地厨子,11号接到失踪报案,20号那天迎宾路上修管道,管道工人在打开一口80年代留下来的老井盖时发现了被藏匿其中的尸袋。但是尸袋上没有指纹,只有一滴已干涸的血迹,从检验报告开看,该血迹是来自于第一名死者陈芸。老井附近每天都有人经过,抛尸现场同样遭到严重破坏。无法得到其他有价值的证据。”<p>  “从目前了解掌握的情况来看,两名死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社会关系都比较简单,皆无不良嗜好也没有与人结怨,尸检结果却存在很多相似的疑点——陈芸和顾春华的尸体内都检测出大剂量的麻醉成分,尸体都是被利器肢解,法医尝试把尸块拼在一起,但是凶手砍得太碎,最能拼起来这一部分,”石昊文说着又指向尸袋下方被拼接出的残缺尸体的照片,“另外从尸块重量看,我们目前找到的这些不是完整的尸体,推测凶手把一部分难以完全毁灭痕迹的肢体抛尸,而另一部分,很可能已经……销毁了。并且,最重要的一点,陈芸和顾春华的尸块里同样都检测出了XX和XY两种染色体。”<p>  两种染色体……<p>  男性的染色体是XY,女性的染色体是XX。<p>  那同时拥有XX和XY两种染色体意味着什么呢?<p>  这就说明……死者身上同时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特征。<p>  按这种逻辑顺下来,说死者是人妖都不够明确,更准确的说,死者都是雌雄同体的阴阳人。<p>  可偏偏不是,两名死者经家人证实确是女性无疑。但那为什么染色体会有嵌合体的特征?<p>  其实移动白板上的那些资料,在场所有人早就已经看到了闭着眼睛也能回想起每一个细节的地步,但惟独这一点,想破了脑袋也百思不得其解。<p>  石昊文说道这里也沉默下来,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被带到这个疑问里反复思索,任非手里捏着笔,看着笔记本上圈圈画画只有他自己才能看懂的记录,半晌,忽然抬头打破沉默,“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死者怀孕了,并且怀的还都是男孩?”<p>  他的语气中有年轻人认定某种猜想后无法克制的兴奋,却让坐在旁边的乔巍笑起来,倒是没有恶意,不过语气里的不以为意的调侃谁都听得出来,“脑补得有点过了把小任,那年纪轻轻的陈芸也就算了,顾春华都五十岁的人了,这个岁数怀孕的几率有多低你知道吗?何况顾春华的丈夫都已经死了四年了。怀孕?亏你想的出来,听上去就跟你那玄乎第六感一样不靠谱。”<p>  他丈夫死了四年……怀孕……<p>  四年……不可能怀孕……<p>  这要是搁平时,以任非那种初生牛犊根本收不住的脾气当时就得呛回去,但是此刻他张张嘴,却全然被乔巍说的这句话吸引了,他隐隐觉得这句话里仿佛有什么关键的东西,但是转瞬即逝,还没等他抓住,那一点模糊的想法就已经在脑海里烟消云散。<p>  “老乔。”谭辉错把任非的沉默当成被戳了心,他瞪了乔巍一眼,把烟头狠狠在烟灰缸里捻灭,却也没有接着任非的猜测说下去,“按照今天发现尸袋的地点,尸袋是在富阳桥北岸被发现的,东林河上游是城里的水库,全市饮用水都从那里出,不可能出现这么个可疑袋子一直漂在河上而没人注意。那么可以推测实际抛尸地点很可能是在东林河下游北支流河段的某处。但按照雪莉的初步判断,尸块已经被水浸泡4天以上,而北支流河道相对较短,绝对没可能让那个尸袋从上游到下游漂了至少4天才上岸。那么很有可能……尸袋原本就被浸在水里了,被今天这场暴雨冲上岸,是个意外。”<p>  谭辉说着,起身拿过红色记号笔在桌上铺开的地图上圈了几笔,末了对任非说:“任非你和石头天亮去这一带找人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池塘水潭一类的,是从东林河北支流引水过去,或者与之相通的。”<p>  任非点头和石昊文一起说好,谭辉听见动静又从地图上抬起头来看看任非,深邃锋利的眉眼一瞬间看起来说不出的严厉,“小子,告诉你别再胡闹了啊!再火爆冲动的性子干了这行你也收一收——胆大心细是好事,但像上次那样无组织无纪律的混账事情你要敢再干一次,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p>  被点名的任非想起来上个月闹出的那一桩事,脸上一红,老老实实地又点了遍头,“……知道了。”<p>  石昊文倒是跟任非关系还不错,虽然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是头疼,但是偏又觉得他直来直去的那股劲儿有趣,等了一会儿,咳嗽了一声,把话岔开,“队长,那我继续了啊。”<p>  谭辉嗯了一声,石昊文接着说道:“然后就是本月17号失踪的谢慧慧,女,26岁,本地人,是东林音乐广播电台歌曲推荐栏目‘慧’陪你听的节目主持人。而我们三个小时前发现的第三个碎尸袋,现场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了,抛尸地点刚才谭队已经分析过,现在需要等胡姐那边的尸检结果出来,才能知道失踪者与死者的身份是不是能对得上。”<p>  “不用等了。”虚掩的门被推开,清冷的声音在石昊文话音未落时响起,胡雪莉拿着尸检化验单走进来,把单子递给谭辉,目光落在白板最上面第三张照片,那个明艳女人的脸上,听不出情绪的声音,声线却紧紧绷着,“结果已经出来了,可以确定死者就是失踪的谢慧慧。尸块中残留大量麻醉剂,被肢解的痕迹与前两名死者相同,除此之外……死者性染色体异常,也就是说身上同样有XX和XY两种染色体。”<p>  “所以,”她说着走到移动白板前面,微微仰着头看三名年龄长相截然不同的死者生前的照片,和照片下方……已经看不出任何差别的、触目惊心又令人作呕的尸块,深吸口气,“基本可以断定,这三起碎尸案,系同一人所为。”

继续阅读:第3章 悬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