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东林监狱…
千羽之城2016-06-17 19:272,337

  也只有石昊文这种实在人,才会相信任非那忘关水龙头的胡扯。他之所以非得要开队里的车走,原因简单得很——车是警车,打开警灯他就能畅行无阻,赶时间利器。

  现在已经快下午四点了,他要在市监狱探监会见时间结束前赶过去,那样还有可能赶在今天跟梁炎东见上一面。

  是的,他就是要去见梁炎东。

  在半个小时之前他因为学生们的谈论,又想起这个当初被自己仰望着崇拜的男人,“梁炎东”这名字就像是个魔咒,迅速扎根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以至于在半个小时之后,他对这个名字的主人抱以巨大的希望,希望这个在当年被神化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能宝刀不老地给这起连环杀人碎尸案的侦破指点迷津。

  任非路上他给他警院时寝室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那同学现在是东林监狱的狱警,叫关洋。他原本是让关洋帮他把梁炎东带到会见室来,可得到的消息偏偏是喜忧参半。忧的是不巧梁炎东所在的15监区,这个月的家属探视时间昨天刚过去,喜的是关洋管的就是15监区,而今天刚好是他值班。

  关洋是个循规蹈矩的好狱警,但他承过任非的情,所以愿意冒着违纪的风险帮任非这个忙,好在梁炎东入狱三年表现良好已经是宽管的行列,入狱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人来探过监,所以关洋跟他们领导申请探视的时候,监狱领导考虑到梁炎东的特殊性,到底还是同意了。

  任非下车的时候,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好歹是停了,他跟着通过家属探监的通道走进这个高压电铁丝网下戒备森严的灰色地带,一时间只觉得监狱高不可攀的黑灰色墙体跟灰暗的天色快要融为一体,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任非觉得里面连空气都是拘束和压抑的。

  关洋一路带着他一路到了会见楼。东林市监狱的会见楼上下两层,分普管和宽管,区别是一楼囚犯与家属之间有一层玻璃隔着,而二楼没有。

  市监狱家属会见的时间今天马上就到点要结束了,已经没什么人的会见室里挂着铁丝网的窗户开着,雨后外面夹杂了泥土芬芳的风灌进来,卷进这个空荡荡的会见室里,却也冷清清的失去了活力。

  任非被这种环境影响,心情有点沉重。然而跟着关洋爬楼梯上了二楼,却离老远就认出了坐在靠墙角落里的那个男人。

  那就是梁炎东。

  即使过了三年的监狱生活,但他的状态看上去已经与印象里那个公开课上意气风发的年轻教授大相径庭,但任非还是几乎一眼就认出来了。

  梁炎东脚上带着镣铐,坐在固定的椅子上,手肘撑着桌子,没带手铐的双手很随意地交叠着,任非印象里男人修剪得很细致的头发,如今已经剪得很短了,下巴上泛着青色的胡茬,身上统一的灰色囚服衬得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无可避免的苍白颓废。

  因为光线的问题,任非看不清他的眉眼,但从那轻抿着的削薄嘴角中,隐约透出对任何事都不关心的漠然。

  任非脚下不停,随着彼此距离的拉近,似乎出神望向窗外的梁炎东也感受到他的目光,男人转了头,隐在阴影中的那双眼睛看过来,那是条深邃、细长而敛着光的眸子,随着彼此越来越近的距离,不动声色地与他对视,而在一瞬间,身为警察的任非却被这个囚犯看得有一瞬间的局促。

  平生第一次与自己学生时代最崇拜的偶像这样近距离的面对面,却是在这种环境,这种身份下……任非在那瞬间简直没法形容自己复杂的心情,似乎崇拜惋惜激动中隐约带了点隐晦的、恶趣味的高高在上,但是传说中的男人即使跌落神坛也还是格外高大的存在,任非有点尴尬地在桌子前站定,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根本没考虑过要坐下,“……梁、梁教授。”

  任非考虑了一下,还是用了他以前的称谓,可是梁炎东幽黑的眸子沉静地看着他,却对他的打招呼置若罔闻,理都没理。

  一向大咧咧的任非竟然被这样的目光盯得更加不自在,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知觉地搓了一下,他是个警察,可是竟然在被一个囚犯无视后感到尴尬。

  “那个……我是昌榕分局的刑警,我叫任非,以前上学的时候听过您的课。”他下意识地对这个根本没有人身自由的囚犯率先做了自我介绍,可是这次男人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只是倦怠地动了动眼皮儿,墨黑的睫毛微微落下来,他索然无味地微微垂眼,没说话,也没动。

  就是这么一个表情,让任非莫名其妙就觉得更加拘谨,而当任非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连他自己心里都在暗骂,市监狱这特么是他们公安系统的地盘儿,他在他们的地盘儿上被一个囚犯看得发怵——即使对方是他崇拜的大神,但面对自己这个怂样儿,他还是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他明明非常想要引得梁炎东的关注,可是却被显而易见的忽视了,在梁炎东面前他甚至感觉自己不是像个警察,还是课堂上那个听他传道授业的学生。可气的是他根本没法改变自己的想法,把梁炎东单纯地当成一个囚犯来看。

  所以他看向关洋,用眼神示意关洋打个圆场,没想到关洋回答他的却是:“其实有件事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但是你挂电话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说……就是你来了也无济于事——因为从他进了监狱开始服刑那天起,他就再也没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话。我们找过几个大夫给他看,但是查不出来问题,神经科的医生说,多半是当初入狱的时候精神受到刺激,得了失语症。”

  窗外屋檐积水落下来的声音淅淅沥沥中,心里七上八下的任非猛地怔住,他不由张大嘴巴,嘴角却微微抽搐,隔了好几秒,才满脸愕然地用干巴巴的声音反问他的老同学,“……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当初专职无罪辩护的刑辩高手梁炎东会得失语症?!这简直就跟他的死亡第六感一样离奇到匪夷所思好吗?!

  可是关洋的样子却跟开玩笑一点也挨不上边儿,以至于当他紧紧地盯着梁炎东的时候,眼神快要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个洞来,“他说的是真的?”

  梁炎东从窗户外面转回目光,沉黑的眸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他果然还是不言不语,一眼看过来任非的心却凉了半截儿。

  这本来该是根儿救命稻草,谁知道好不容易把草抓住,草下面却绑着石头。

继续阅读:第7章 刑法23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