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失控…
千羽之城2016-06-17 17:222,254

  梁炎东这个名字虽然淡出公众视野三年,偶然提起,杀伤力依旧巨大。

  车往回开的时候,任非斜靠在车窗上,始终都克制不住地在想,如果梁炎东还在的话,如果这个连环碎尸案有他参与进来的话,会怎么样?

  他会从他们没有发现的细节里找到线索吗?会像传说中那样,根据种种证据描绘出凶手的样子吗?会破案吗?他会从哪里着手?又会把什么当做突破点?

  想来想去任非还是叹了口气,他不是天才,没法模仿心目中大神的思维方式。

  倒是后来,石昊文的电话响了,他在蓝牙耳机上按了接听,一向嘴贱的李晓野,有点犹豫的声音传出来,“石哥,你们搁哪儿呢?”

  “快到队里了。你们已经都回去了?等等啊我们马上到。”

  “不是……我们也没回去呢,我给你打这电话就是告诉你不用回队里了,直接往去德武县的盘山公路开,你沿着路一直走,半山腰上就能看见我们了。”

  李晓野一说这话石头心里咯噔一下,他一分神,车子压着地上一个大坑开过去,哐当一下,差点把任非颠得头顶撞门框上。但是这时候已经没人有心情管这个,任非一把抓住头顶的安全扶手,声音几乎跟石昊文的叠在一起:“又怎么了?!”

  石昊文关了蓝牙开免提,顿时李晓野的粗嗓门响彻整个车厢,“妈的,这不一直下雨嘛,山路滑的厉害,一辆货车撞断护栏侧翻进的山坡下边儿了,司机死了,交通管理局那边给我们打的电话。”

  任非和石昊文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有点摸不清这电话打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怀疑这是刑事案件?……谋杀?”

  “不是,已经初步鉴定完了,是交通事故。”

  “那给我们打电话干什么?”

  “就是……交警在处理事故现场的时候,在现场的不远处……又发现了一个装有碎尸的黑塑料袋……”

  李晓野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快绝望了,他打着电话的同时抬头往上看看,出事路段已经因为这起事故暂时封掉了,半山腰上那窄窄的路面已经快被公安和救援的车辆挤满了,市公安局的大BOSS任道远正以一种气势汹汹的阵仗甩开试图上前为他打伞的科员,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他们这边来。

  “任局都来了……”他有气无力地对着电话说,“我觉得凶手是在有意挑战公安的权威——他特么在耍着我们玩儿!”一瞬间情绪的难以自控导致无法压抑的怒吼爆发又迅速沉寂,这个惯爱玩闹打屁的男人,现在听起来腔调简直比哭还难听,“可是他大爷的,悲哀的是我们到了现在的确还拿他没办法。”

  “……不会没办法的。”电话的那边,任非坐在车里无意识地把双手攥得指关节噼啪作响,从他们开免提的电话里隐约能听见警笛蜂鸣,李晓野在那边恍恍惚惚地骂街,车里石昊文气得踩着刹车一拳砸向方向盘,后面差点追尾的车主的怒骂声透窗而入,可任非喃喃自语,仿佛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对这一切一无所觉。

  不会没有办法的……

  我们拿凶手没办法,也许是因为被凶手带进了惯性思维的怪圈或者其他什么……总之我们没办法不代表别人没办法……还有谁?还有谁是身处案件之外,却有能力寻找到凶手破绽的?

  任非反复想着,他嘴唇颤动着无意识地自言自语,石头过了半天才听见他在嘟嘟囔囔,侧耳仔细分辨了好半天,才听清他这会儿跟魔怔似的来回念叨的是“还有谁”。

  “什么还有谁?”石昊文挂了电话,不太放心地推了他一把,“你怎么回事?冷静冷静啊,别凶手还没抓到你自己先疯了啊我说。”

  “……”石昊文推的这一把让任非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抬头古怪的目光定定地盯着石昊文,里面灼灼地燃烧着某种莫名其妙的光。石昊文开始还不明所以地与他对视,半晌之后一大老爷们儿却被他看得直起鸡皮疙瘩……

  而他就在这是霍地披上雨衣,打开车门跳下车,大步流星地走到驾驶室一把拉开车门,刹那间脸上简直就是磨刀霍霍的表情——

  “石头,委屈你,先下车,车先借我!”

  石昊文简直被他弄的莫名其妙,虽说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但任非违规乱纪是有前科的。因而他当即下意识地死死把住方向盘,脖子微微向后缩着,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个最容易胡作非为的小子,“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任非,谭队可警告过你不许再胡闹了啊。我不是信口胡诌,你信不信再乱来一次,就算你老子是市局的一把,谭队也真能照样把你踢出局?”

  “……”谭队积威深重,原本一脸急迫的年轻男人在石昊文提起谭辉的时候,脸上有一瞬间极其微小的僵硬,但随即他眨了眨眼,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瞬间他那原本仿佛磕了药一样癫狂古怪的脸上忽然笑起来,张嘴露出一排无害的小白牙,霎时间表情简直如同从沙漠戈壁穿越到了春风拂面的大草原——

  “哪儿能啊石哥!这我不就是忽然想起来,昨晚出门急,我忘了我家那水龙头关没关了。你也知道我那租别人的小破地儿,楼下就擎等着我跑水了给他们家刮大白呢,你说咱一个月工资就这么点儿,这冤枉钱我哪能花啊,我得回家去看看!”

  “你回家看看我要去抛尸现场啊!你让我下车干什么?”

  “你打个车。”

  “为什么不是你这个干私事儿的去打车啊?!”石昊文简直快要不能理解任非的脑回路,只觉得他是因为刚才李晓野的电话收到了莫大的刺激,他想安慰几句,可惜戒备一松,他来不及说什么就已经被任非这混小子一把拽出了驾驶室……

  石昊文差点没一屁股坐水坑里,而任非就这样在他眼皮底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车,当着他的面儿把队里的面包车风风火火地开走了。

  末了,因为油门踩的太死,车窜出去时溅起的水花还糊了石昊文一衣服裤子。

  “……”被扔在大街上的男人怔愣地看着面包车消失的方向,隔了好半晌,才如同忽然被拧上发条的摆钟一样,甩手骂了一句,“特么的混小子!”

继续阅读:第6章 东林监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