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刑法232…
千羽之城2016-06-17 19:352,309

  这可怎么办?

  任非舔了下干燥的嘴唇,掐着腰烦躁地在原地踏了几步,他事先没有预料过来会是这个情况,如今拼命说服自己冷静下来,把满肚子的花花肠子都挖出来想办法,十几秒之后,警队里的混小子终于脚步一顿,脑子里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梁教授,就算您不能说,但您总能写吧?!”

  梁炎东也没料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憋了半天会忽然说句这个,但任非根本没顾得上看人家的反应,话一出口他立刻就转身去关洋身上搜纸笔。

  “……”关洋由着他把随身的笔记本和签字笔摸出来,看着他用那种跟小学生给老师交作业别无二致的动作递给梁炎东,微微睁大的眼睛在那瞬间简直乌漆漆亮晶晶——

  “您写,有什么您写行不行?”

  也许是三年的牢狱生活毕竟无聊,梁炎东冷眼看着任非这一系列的反应,竟也渐渐觉得有趣,他终于把纸笔接过来,而当他坐在椅子上又一次微微仰头看向任非的时候,他第一次动心思认真地打量起这个年轻的刑警:

  新进刑警,找自己的目的一定跟案子有关,而且是份严峻的、棘手的、毫无进展的案子——连环杀人案。

  见面到现在,搓手、眨眼、跺脚、抿嘴唇,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他潜意识里的焦虑不安,会这样没有底气——没有上级委派,擅做主张。

  所以……

  梁炎东交叠的十指松开了,他转而一手轻轻转着那根签字笔,一手轻轻敲敲桌子,示意任非坐下来。

  他忽然间有点好奇,驱使这个年轻刑警来到这里找到他的案子,到底是什么。

  任非坐下以后,梁炎东微微挑眉,撑在桌子上的手,做了个非常随意的“请”的手势,于是任非就把导致他来这里的直接原因——连日来爆发的这几起杀人碎尸案,原原本本地跟梁炎东说了一遍。

  “情况就是这样的。”最后,他从手机里把翻拍的照片找出来,把手机推到梁炎东面前,“从左往右滑,都是跟这案子有关的照片和相关化验报告,您看看。”

  在任非叙述案情时,梁炎东始终转动签字笔的手终于停下来,转而用四根手指的指腹来来回回地轻轻敲击着桌面,他一手匀速地慢慢地滑过每一张照片,直到翻完大半之后,才开始在一些画面或者文字鉴定上多做停留,任非满心期待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期望他能帮他们找到突破点。

  可是任非不知道的是,梁炎东起先根本没有深究照片里都有什么,都会透露出多少信息,因为他深知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处境而言,他已经不适合再去跟这些案子有交集。

  他之所以会一直坐在这里,只是无聊得想听个新鲜事儿,他不在乎这个“新鲜事儿”能否被侦破,那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可让梁炎东自己都没想到的是,照片翻到一半,他渐渐开始有点无法控制自己……那些曾经他无比熟悉的、充满血腥暴力、诡谲又狰狞的现场照片就仿佛是一针兴奋剂,不疾不徐地扎进身体里,让体内那些被迫沉寂了三年的某种基因一下子霍然苏醒,他不受控制地兴奋,所以到后来他翻看照片的速度明显下降,是因为脑子里开始下意识地整合信息。

  而在整合信息的过程中,除了那些已知的疑点外,梁炎东注意到了一个不太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问题——

  抛开刚被发现的第四名死者不提,目前已经做过尸检和身份调查的三名被害人中,除了第三名死者电台主持谢慧慧外,其余两个人都是单身。

  陈芸没到适婚年纪,而顾春华在四年前死了丈夫。

  梁炎东闭了下眼睛,在重新睁眼之时,他始终轻轻敲打桌面的手指猛地停顿住,伴随着手指动作一起打住的,还有他本能飞快转动是思维。

  ——这不是自己该做的事,梁炎东想。尽管他已经克制不住心里本能的悸动,和流淌在骨髓血液里的那与生俱来的亢奋。

  在梁炎东看照片的时候,任非也在注视他,当他动作停下来,前几分钟还在腹诽他不仔细看照片的任非,这一秒几乎是下意识地认定他一定是有了什么结论,于是不由自主伸长了脖子试图里梁教授这根救命稻草近一点儿,充满期待的语气,“梁教授,您有什么发现?”

  梁炎东摇头,放下铅笔,靠在了椅背上。

  这样的回答是真是假任非心里是真没谱儿。梁炎东是个成精的老狐狸,他的一举一动任非这种初生牛犊根本就猜不透,但是他不能表现得太菜鸟,犹豫了一瞬,心里打鼓的任警官撇撇嘴一呲牙做了个鬼脸,堆砌特别假的笑容贱兮兮的开始使诈,“您别骗我了,我都看出来了,您肯定有发现。”

  他说着,也挑挑眉,两根粗重的黑眉毛霎时跟蜡笔小新似的,在梁炎东眼皮底下抖了两抖,心思一转,他开始给梁炎东这只老狐狸抛诱饵做交涉,“这样,您帮我把您看出来的线索写出来,回头儿这案子要是真按您说的破了,我给您写减刑申请,怎么样?”

  经验不足凡事欠考虑的任警官,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认为自己给对方抛出去了一个绝妙的大饼,他觉得几乎没有犯人能抵挡得住减刑的诱惑,即使那个人是梁炎东。但是梁炎东听他说完,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忽然就笑了。

  他笑出了声,那笑声里装着一半的轻漫和一半的遗憾,把任非都给笑毛了,他才停住。

  随后,他拿起笔,翻开那个任非给他买的笔记本,,终于写下了第一行字。

  任非抻着脖子看,梁炎东的字龙飞凤舞,连笔太风骚,以至于他反着都看不明白对方写的是啥。直到梁炎东把写好的本子和手机一起给他推过来,他才看清楚对方铅笔写的力透纸背的一行字——

  知道我身上背的是什么罪么?

  这行字读完,如同一桶冰水当头扣下来,任非当即就僵在那里。

  乐极生悲得意忘形——他还没来得及乐一乐,就把“形”给忘了。读完这句话,他甚至能从男人那笔走龙蛇的字上读出淡淡的、嘲弄的语气。

  他这样的反应丝毫不落地全被梁炎东看在眼里,看他没反应,男人又轻笑一声,把被任非压在手掌下面的本子拿过来,又写了几个字,比刚才的一行更加简单粗暴,算是对刚才的自问自答。

  ——刑法232和236。

继续阅读:第8章 插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