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四名死者…
千羽之城2016-06-18 20:412,706

  梁炎东的四个字,让任非直到走出监狱开车回去的时候,都还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兴奋。<p>  他一路开着警灯飙回局里,正碰见开完会最后一个走出来的石昊文。他裤子上还都是泥印子,看见任非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大爷的,跑水淹了楼下几层啊?”<p>  任非心情好的快要飞起,他脚下不停,对石头问候他大爷的话置若罔闻地摆摆手,留给他一个风骚背影的同时,煞有其事地回答:“水龙头还真就没关,幸亏我回去的早,抢救及时,钱包算是保住了!”<p>  石昊文在后面瞪他,看他越走越远,抬高了嗓门儿,“你还上去干什么?杨局说了,除了今晚值班的、法医组和派出去办事儿的,其他人今晚都回家休息,他说熬太久了耽误办案效率!”<p>  “知道了!”任非此刻已经转上了另一层楼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地也跟石昊文扯着嗓门儿喊,“刚才你们开会我不是没在么,今天发现的碎尸什么情况这还不知道呢,我上去补补课!”<p>  补课是幌子,偷印卷宗才是目的。<p>  这事儿只能他自己干,他不可能堂而皇之地跟他们谭队说,他自作主张跑到监狱去好说歹说地说服梁炎东答应帮忙了——被谭辉知道不仅梁炎东看不到卷宗,他自己估计也会被他们队长打死。<p>  这会儿他们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法医室的灯倒是全亮着,估摸着两个值班的同事也在那边。<p>  这倒方便了他作案,翻了卷宗守在一体机旁一边看一边印,虽然有了梁炎东答应帮忙,但也未必一切都能顺利解决,他还是再看一遍,捋一捋有没有漏掉的疑点。<p>  然而前三起案件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唯独今天在德武县盘山公路半山腰处发现的第四个碎尸袋,现场情况任非还不知道,所以复印到这里的时候,他停下动作,决定就着旁边的小台灯,自己先把这部分看完。<p>  死者女,34岁左右,身份不明,25号下午,装有其部分肢体的尸袋被交警于德武县半山公路半山腰处山坳中发现,推断死亡时间为25日0点至凌晨3点之间,肢体系被利器肢解,切口不平整,以此可推定凶手为女人、青少年或力量较小者。包括尸块的为黑色垃圾袋,有破损,其内包裹尸块仍不完整,无法复原完整尸体。抛尸现场尸袋下方有晕染血液痕迹,推定系死者血液。抛尸现场没有被破坏,但尸袋上无指纹,周围亦无可疑脚印,叠加在一起的尸袋破损处又统一断裂痕迹,综上所述可认定凶手站在半山腰的公路上将尸袋用力抛出。根据尸袋坠落地点划出抛物线情况如下图,建议调取附近路况监控,排查过往可疑车辆。<p>  法医鉴定下面一个被划伤了抛物线的全景地图,根据尸袋地点,抛物线的那头在盘山路半山腰的护栏某处标了个红圈,示意凶手是从那里完成抛尸的。<p>  在这个图的下方,还有一行文字,写着:25日发现尸袋与前三起碎尸案情况基本一致,建议并案处理。<p>  逐字逐句地看完,任非的眼神落在那句“推断死亡时间为0点至凌晨3点上”。这是与其他案件不一样的地方,这次凶手杀人之后几乎立刻实施碎尸和抛尸行为,联想之前三起案件的案发时间和被害人死亡时间,任非发现,凶手的耐心越来越少,到了第四个死者,凶手的耐心也许几乎已经快被磨光了。<p>  因为被害人是今天凌晨左右死的,这让他联想起今天凌晨那个预知死亡的噩梦,他记得老乔说过,今天一整天市里没有接到任何失踪或者死亡报案,既然如此,那么可不可以判断为,下午被发现的这个遭到肢解的死者,就是昨天晚上他预感被谋杀的那个人?<p>  如果是,那么具体的死亡时间就不是在0点至3点之间,而是0点左右。<p>  0点到碎尸被发现的下午3点,中间经过了15个小时,15个小时而没有接到相关报案,这证明死者或许是独居,或许失踪这么长时间,是在她正常的习惯范围之内,所以家人朋友没人注意。<p>  那么,她会不会是单身?或者家庭成员之间感情淡薄?还是人缘不好?否则的话,失踪的15个小时之内一定会有人给她打电话,而只要电话一直没法接通,很容易就会发现事情不对。<p>  任非捧着卷宗背靠着一体机坐在小圆凳上出神,也亏得他陷入自己的思考中,不然偷印卷宗的事情就得被胡雪莉发现。<p>  她本来是上来拿东西,结果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里面亮着灯,她狐疑地轻手轻脚摸过来,没想到竟然看见任非一个人呆愣愣地看着卷宗一动不动,甚至连她推门都没有察觉。<p>  “啪”地一声微弱轻响,她打开灯,办公室里瞬间亮如白昼,任非一惊,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地看过来,正对上胡雪莉那双探究的眼睛,“……狐狸姐,人吓人吓死人啊!”<p>  胡雪莉环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身上的白大褂显得人格外的修长,“你要没干坏事儿,用得着这么心虚吗?”<p>  “我这今天开会没参加上,这不就回来补个课嘛,能干什么坏事儿……”冷冰冰的冰雪女王气场强大,任非缩缩脖子低声嘀咕了一句,紧接着就问:“尸检又有什么发现吗?”<p>  “尸体内同样留有大量麻醉剂残留。”胡雪莉蹙着细长的柳眉,“其他的,染色体和DNA比对还在化验,目前得不出明确结论。”<p>  她说完离开倚着的门框重新站直,扫了一眼任非手里的卷宗,“我去拿东西了,你看完赶紧回去抓紧时间休息,走的时候记得关灯。”<p>  “哦……”任非下意识地应声,听她说要去拿东西,就紧接着问了一句,“需要帮忙吗?”<p>  回答他胡雪莉这是已经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隔着门随口回答了一句,“不用。”<p>  任非印了卷宗就回去了,出门的时候把复印件揣在自己衣服里,若无其事地下楼开着自己的车回去了。<p>  半夜的时候,昌榕分局刑侦支队的所有人都接到胡雪莉发在微信群里的消息。<p>  详细的尸检分析结果出来了。<p>  其他的信息跟他们之前分析的都差不多,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尸体仍旧拥有XX和XY两种染色体。<p>  这下都不用建议,完全就是可以确定了,四起杀人碎尸案,都是一个人干的。<p>  手段极其残忍,性质极其恶劣,以至于他们队里很多人在看见这消息的时候,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觉了……<p>  第二天一早,乔巍接到顺新区分局的电话,说是昨天夜里他们接到了一个失踪报警。<p>  报警人是一个上初一的男孩子,自称他妈妈从前天早上去店里之后到现在一直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p>  男孩在电话里害怕无助得直哭,接警民警再往下问情况,得知失踪者叫孙敏,是个单亲妈妈,个体私营业主,在顺新区的一条商业街上有个不大的店面,主营少女类服饰。<p>  因为昨天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任道远已经在系统里下了通告,其他分局要协助昌榕分局尽快侦破此案,而后来杨盛韬又挨个给他们打了个电话,说是接到失踪或者死亡报警立刻知会他们,所以今天一早顺新分局负责这事儿的警员就把电话打到了乔巍这。<p>  接到通知谭辉领着自己的人开着就往顺新区赶,在路上他们了解到失踪人孙敏的基本信息——孙敏,女,34岁,于25日早离家后至今未归,私营业主,离异,社会关系复杂,但不曾与人结怨。

继续阅读:第10章 实际抛尸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