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实际抛尸地…
千羽之城2016-06-20 09:383,164

  当谭辉他们赶到孙敏店面的时候,顺新分局的警察已经带着男孩在那里了,他们撬开了锁,把店铺的大拉门推了上去。

  任非和其他人一起走进去,发现店铺里面没有可疑痕迹,无论是翻开的女性杂志还是堆放在柜台后面的水果,似乎都保持着主人离开时的样子。

  昨晚胡雪莉忙活了大半宿,今早在办公室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同事们没舍得叫醒她,所以跟谭辉他们来的是一个稍年轻些的男法医,带着手套在柜台下面垃圾桶里,找到揉成一团扔到里面的掉发,从里面采集了样本,拿回去化验DNA。

  没有开灯的服装店里在清晨的天光中显得昏暗而阴沉,死死抓着一名民警手的男孩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害怕地呜呜哭了起来。

  男孩的哭声重锤一样敲进在场每名警察的心里,谭辉从晦暗的店内抬头看连日来终于放晴的天空,咬牙切齿,眼神凌厉如刀。

  ——就算不为那个三天的期限,为了避免更多的死亡,他也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凶手揪出来绳之以法!

  男孩的哭声还在继续,抽噎中他小小声断断续续地问:“我妈……我妈她会死吗?”

  没人忍心回答男孩,他妈妈很可能已经死了。

  任非从柜台上抽出一张纸巾,走过去给男孩擦擦眼泪,随后揉了揉男孩的头,他深吸口气,有点想安慰几句,但是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看着男孩接过他手里的纸攥在手心,不由心想:这好歹也是你妈的东西,就当是你妈在给你擦眼泪吧……

  犹自抽噎不止的孩子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某些记忆,他看着男孩手中自己递过去的那张快要被眼泪打湿的纸巾,多年之前那些晦涩而疼痛的记忆,几乎触不及防就要随着血脉的流动,冲破心中防线涌进脑海。无声的叹了口气,任非闭了闭眼,越发的不想待在这里,他紧走几步追上先行走出服装店的法医,跟谭辉打招呼,“谭队,我先送他回队里。”

  还是警车,他把法医送回分局,自己带着昨天复印好的卷宗,在街边买了张最新版的全是地图,偷摸又去了监狱。

  因为昨天临走事先打好了招呼,关洋今天准备得充分,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第一天刚被探过监的梁炎东今天还能坐在二楼的会见室里,还是昨天那张桌子,那个位置,不同的是,二楼剩余的五张桌子已经有三张都坐上了宽管囚犯和家属,习惯了昨天的冷静寂静,任非有点担心,这样显得有些拥挤和嘈杂的环境,会不会影响梁炎东判断。

  梁炎东还是昨天那个样子,关洋的纸和笔也还是摆在他手边,任非带着厚厚的卷宗和一张地图走到他对面坐下,多少还是显得有点惯性的局促和紧张,“梁教授,卷宗和地图。”

  梁炎东一言不发地接过来,手指在那张复印的封皮上面轻轻抚过,表情是任非还没见过的肃穆,这让他的这个动作看上去,仿佛是在建立与卷宗之间某种神秘的联系一样。

  他闭了下眼睛,下一秒,手指轻捻,把卷宗翻开了……

  与昨天看照片的状态不一样,任非注意到他每一页都逐字逐句看得非常仔细,偶尔还会在某一页停留较长时间,那时候他会闭上眼睛,四根手指似乎习惯性地轻敲桌子,当重新睁眼的时候,敲桌子的动作也随之一起停止,这时候他会拿起笔,在那个笔记本上杂乱无章地飞快写下什么。

  任非很好奇他写的究竟是什么,但他这个位置反着看跟草书一样笔记实在太困难了,也不敢贸然站起来去瞅,怕打断梁炎东思路,于是就这么心急如焚地一直等着。

  梁炎东阅读卷宗用了很长时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任非等得抓耳挠腮,他开始毫无根据地通过梁炎东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点细微的表情胡乱猜测男人内心的想法,直到手机一连震动了好几次。

  都是微信,法医组那边DNA比对结果出来了,第四名死者确是34岁的孙敏无疑。

  任非看完,把法医组发出来的结论给梁炎东看——他显然已经把梁炎东当成了可以信赖的“自己人”,丝毫也没觉得让这个囚犯看刑警支队的微信消息有什么不妥。

  但是梁炎东其实不认识这个聊天的APP,他进监狱那年还没流行这个呢,不过无论是纸质也好是电子也好,法医的鉴定是不会因为载入的介质而不同的。

  梁炎东从头到尾把信息看完,手机没急着给任非。他还是不言不语,埋头在只剩几页的卷宗里,非常有耐心的、不急不躁的看。

  那专注的神情、偶尔闪过精光的眸子,让任非很难把昨天那个仿佛对任何人、事、物都漠不关心的囚犯与现在这个男人联系在一起,而现在这个梁炎东,让他觉得从前媒体争相报道,接连出现在报纸杂志网络各个版面的风云教授,三年后,似乎并没有走远。

  快中午的时候,梁炎东终于把卷宗的最后一页看完了。

  这时候,任非发现从关洋那里借来的小笔记本上,展开的左右两页上已经写了满满的字——不是因为多,而是梁炎东的字大。

  任非忍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看他放下卷宗立刻就问:“梁教授,您有什么发现吗?”

  梁炎东没理他。

  男人此时的表情已经非常专注了,他眸光豁亮,那张没有生气的面孔仿佛莫名有了神采,紧紧抿着又微微勾起的嘴角显得有些兴奋,而昨天看起来令人感到颓废的青色胡茬,此刻竟然给任非一种非常冷硬而坚毅的感觉。

  仿佛这本复印的卷宗就是他的战场,而他因为战场上的血腥、残酷和暴力,而活了过来。

  也许有些人就是天生要干这一行的,任非想,如果人生下来的天赋和苦手就已经被造物主定下来,那梁炎东这种人,一定就是天生适合干这一行的人当中,最出色最具有天赋的那种。

  而梁炎东根本没管他在想什么,他捏着笔死死地盯着笔记本上的字迹,沉寂片刻后,他眼神猛然一变,迅速又落下几笔后,动作飞快地拿过地图展开,开始在上面圈出尸袋被发现的大体位置。

  很快,他在上面标注出①、②和④,唯独③,因为当初是被河水冲到了富阳下,所以至今无法确定准确的抛尸位置。

  他思考着皱眉,死死盯着地图,又再度翻开第三起案件的卷宗,大概过了十五分钟所有,他眉心忽然拧得更紧,然后拿过旁边任非的手机,打开搜索,输入了“东林市污水处理厂”这几个字。

  污水处理厂搜索出来的结果中,梁炎东逐条消息点开去看相对的地址,最后把目光锁在了距离东林河北支流距离较近的一家一级污水处理厂上。

  ——静华污水处理厂。

  仿佛抓住了什么要点,梁炎东心脏狂跳,他微微眯着眼睛快速地复制了这个名称到搜索栏,直接开了新闻搜索,很快,关于这个污水处理厂的一些媒体报道被检索出来。

  但是结果并不多,主要是一条大约一年前的政府消息,和一条距今已有两年零三个月的美图负面报道。

  政府消息说的是政府推动污水处理厂改造计划,将投入专项资金对主要使用“隔栅、沉淀池”等物理方法去除污染物的一级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改造,这个“静华”在政府的改造名录范围内。

  而媒体的负面,爆出来的是静华污水处理厂虚有其表,污水未经处理就违规排放,而排放的地点,就是处于东林河下游的北支流!

  ——没错了!

  梁炎东心里喊了一声,他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攥紧,按这个名字又把搜索转到地图上,按照手机地图的标注地点,随即在那张任非带来的纸质地图相应位置圈了个“③”。

  画完后,他灼灼的目光一瞬不瞬地钉在地图上,半晌,他心里笃定下了结论:③实际被抛尸的地点,不是与北支流相连的水塘或者人工湖,而是这个污水处理厂!

  那么……

  梁炎东回忆着卷宗上的一些信息:①被抛尸在③的小区……

  他一边回忆着这个结论,一边拿着笔,若有所思地在地图上,从相应的标注出“①”的地方起始,慢慢画了一条笔直的线,连接到了“③”的位置。随即如法炮制,将“②”与“④”相连。

  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样连接起来后,两条直线的交叉点竟然位于①被抛尸的地方非常近。

  梁炎东立即在手机地图上搜索交汇处信息,然后面色古怪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小区的名字,片刻之后,屈指敲了下手机屏。

  下一秒,他放弃手机,在纸质地图上两条直线的交汇处画了个大大的黑色的实心圆,在旁边毫不犹豫地用力写上两个十分有把握的字:

  ——去查。

继续阅读:第11章 剥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