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迷途…
千羽之城2016-07-06 08:383,717

  任非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的亏不是他开车,否则非得冲上去别住前面的车,把里面的女人拽出来亲口质问才算完。

  后来手台里同事们说的什么他根本就没听见,在自己如同擂鼓般的心跳声中,任非僵硬地攥着手机拨通了乔巍的电话。

  在锁定这家诊所出警的时候,他们队的人兵分三路,这边谭辉带着人来查诊所,那边老乔带着胡雪莉和剩下的几个刑警去迎宾路上的那口老井查证据,剩下的一组李晓野和马岩去查静华污水处理厂。

  ——证据就是任非根据梁炎东写的“老井→指纹”而对得出的结论。

  那是个80年代留下来的水泥井盖的老井,因为材质的关系,水泥井盖与地面之间不会像球墨井盖那样严丝合缝,通常会存在一定程度的缝隙,但是那种缝隙较小,带着手套很难将手指伸进其中继而借力将井盖搬开,凶手为了快速抛尸,很可能此时摘掉了手套,将井盖徒手搬起。

  而那个年代的习惯是在水泥凝固前,通常会在下面放上表面光滑的纸避免其与地面粘住,所以即使年代久远,依旧会在一些井盖下面找到报纸附着物,同时夏天手指分泌油脂较多,加上用力出汗,假设凶手的指纹恰巧按在上面,那么应该是较为清晰的,并且被破坏的可能性很小。

  这是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但是当任非拿着第二个抛尸现场的照片做证明的时候,所有人都认同了这个推测。

  乔巍的电话接得很快,铃声都没响,那边已经传来了男人严肃而兴奋的声音,“任非?我正要给你们打电话呢!卧糟你说的没错,我们真在井盖下面采集到几枚指纹,这就准备回队里进行数据库比对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了,凶手抓到了吗?对比下指纹马上证据就能出来了,由不得她不认罪!”

  “……”任非张张嘴,向来伶牙俐齿的男人一时哑然,大概十几秒的时间,都没能组织出合适的语言,跟乔巍解释这件事。

  他的沉默一下子让乔巍意识到出了问题,听着后来滞涩的声音,男人似乎是很艰难的开口问出这句话的:“你们……那边出什么问题了?”

  任非没有解释,回答老乔的是一阵节奏感十足的断线声音。

  挂了乔巍的电话,任非立即又给李晓野打过去,他这个时候已经越发的不镇定了,不久之前站在会议室前面有理有据、冷静严谨做案情汇报的样子彻底灰飞烟灭,电话再一次接通的时候,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一根马上就要崩断了的弦,“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污水厂到底有没有问题?!”

  李晓野那时候已经开着车在往回走了,接了电话莫名其妙,“我已经跟谭队汇报过了,你怎么还不知道?”

  “我知道你妹!”任非当时已经完全快要不受控制了,车里开着空调,他急得一脑门儿的汗在那咆哮,“问什么你说什么行不行!”

  “你小子吃炸药了?!”

  “行行行,别吵别吵。”两个人在电话里跟开了个扩音器似的,可怜开着车的石昊文还得腾出一只手来劝架……他一边看着前方一边伸手去试图把任非的电话拿过来挂断,视线跟不上下手也没准,一把下去正摸在任非脑门上,抓了满手心的汗渍,恶心的他低声骂了句国骂,干脆也不看路了,扫了眼任非,手往他衣袖上一抹,接着不由分说地把手机夺过来挂了,“李晓野确实是打过电话了,情况刚才谭队手台里都说了,你打电话没听见。”

  任非死死抿着嘴唇,瞳孔紧缩的眸子看向他,眼神不言而喻。

  “说是静华污水处理厂确实存在违规操作,未经处理的污水直到现在还在往东林河。北支流中排放,被李晓野和马岩逮个正着。”石昊文也拧着眉毛,侧脸颇带了几分安抚的意味,“别这么紧张,目前为止除了嫌疑人,你说的其他几点都对得上,就算人不对,对案件侦破也是不小的贡献了。”

  他以为这个刚入职的小子是着急想立功,可只有任非自己知道,他是着急不知道究竟问题出在哪儿。他怕案子到期破不了让市局和其他分局看笑话,他怕自己丢人,也怕曾经崇拜到不行的梁炎东,在经过三年牢狱之灾后从神坛跌落。

  ——目标诊所没问题、指纹没有问题、嫌疑人外貌没有问题、第三被害人实际抛尸地点没有问题,从梁炎东那里借来推论都在一一得到认证,可是唯独,抓回来的嫌疑人有问题。

  任非猛地靠近副驾靠背里,重重呼出口气。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直到回到分局,他的心跳还是砰砰作响,尤其是当胡雪莉拿着化验单回来说结果的时候,躁动不安几乎要随着血液涌遍全身……

  “嫌疑人与从井盖下方采集到的几枚指纹对不上,我们的指纹库也没找到能对上的指纹。”女人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灯光下,精致的脸孔显得越发的冰白,“另外,你们抓回来女人的确是怀孕了,已经16周。而且从影像来看,也不是男孩,是个女婴。”

  “你也别沮丧,至少关于四名死者的特征,我对你的推论是持赞同意见的。”她说着,看了一眼靠在桌子上沉默不语,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任非,一向不怎么待见这个毛躁小子的女人倒这时挑眉挺了他一句,“性染色体异常的原因是死者怀上了男孩儿,这不会有错,第四名死者的家庭情况可以侧面印证这一点。孙敏的尸检报告你们也都看到了,依旧是XX和XY两种染色体,凶手连续四次命中阴阳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何况,她还有个儿子,而阴阳人是绝对不可能生育这是常识。”

  “既然别的都对得上,那女人黑灯瞎火的出现在诊所,就算不是凶手也是有问题。”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始终没说话的谭辉深吸口气,环顾众人,捻灭了手里还剩半截的烟站起来,“总之,先审了再说。”

  他说着,看了眼旁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任非,带着三分戏谑七分鼓舞的朝他痞气地勾勾嘴角,“别搁那杵着了,走吧,跟哥一起去。”

  ………………

  …………

  任非其实不愿意进审讯室,那个是个只有十几平的小空间,密闭、不通风,即使保洁阿姨卫生做的好,从头顶空调里吹出来的空气,仍旧常年充斥着颓败而腐朽的味道。更多的时候,他是站在那面单面可视的玻璃后面,看着嫌疑人从最初的彷徨胆怯、惴惴不安、负隅顽抗,到后来防线崩溃后的听天由命、歇斯底里、悔恨不甘。每次斗智斗勇的唇枪舌战都是一场让双方心理紧张到极点的摧枯拉朽,在这个没人说话就安静得令人窒息的地方,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或者例行工作,任非相信,没人愿意在里面多待哪怕一分钟。

  何况他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做个按部就班的书记员。

  不动声色地深吸口气,他跟着谭辉在桌子后面坐下,在他们身后是一张挂了很久的《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前面就是从诊所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据她自己供述,她叫秦佳馨。

  不久之前还在歇斯底里的女人此刻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她被铐在桌面上的双手攥得紧紧的,因为最开始激动的挣扎,手腕上现在还留着手铐勒出来的红印子,她身上还披着那件来不及脱下的白大褂,微胖的脸上满是汗渍油污,微微红肿的眼睛在看到谭辉的时候,目光明显颤抖了一下。

  任非看得出来她怕谭辉,这不稀奇,他们队长身上匪气很重,基本上脱了警服说他是个耍砍刀的社会混子也毫无违和感。

  任非翻开本子,把谭辉例行公事问的几句基本信息记下来:

  秦佳馨,女,34岁,本地人,已婚,无业,丈夫是一家做页游的互联网公司老板,结婚以前是该公司出纳,没有任何从医经历。

  任非微微皱起眉,谭辉哼哼一声,翘起二郎腿,声音很严厉,“没有从医经历,大晚上的你去诊所?诊所大门上的钥匙是你的吧,那诊所要跟你没关系,你能有钥匙,你能乌漆墨黑的穿着白大褂在别人地盘上的厕所里照镜子?”

  “……我去那个地方是有原因的,但是那个诊所确实跟我没关系。”秦佳馨死死咬着嘴唇,她不敢迎面对上谭辉和任非的目光,微微颤抖的嗓音轻而易举地泄露了她并没有底气证明所言。

  谭辉的皮鞋有节奏地踏在地上,一下接一下,那声音让人心烦意乱,“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他顿了顿,没有等女人回答,鹰一般锐利的眸子暗中死死盯着女人每一个细微的反应,“——为了四条人命,而你现在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

  “我没有!”女人猛地抬头,霎时间她的瞳孔微微放大,她的嘴唇微微颤抖,刚才就已经喊压的声音此刻听上去尤为凄厉,“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别含血喷人!”

  “你可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出现的那家黑诊所是个凶案现场就够了。如果你想摆脱嫌疑从这里出去,就必须告诉我们你都知道些什么。”谭辉其实摸不准她到底知不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不过这都是审讯室里用惯的套路,老套,但是好用,最重要的是,他用起来就跟吃饭拿筷子一样得心应手。

  “凶案现场?!”秦佳馨像是一下子被石化了般猛地顿住,她不可思议地皱着一张脸,眼底渐渐浮现出一些显而易见的后怕,片刻之后,仿若又忽然挣脱一切束缚刷然活了过来一样,她圆瞪双目,喉咙上下滑动,如同即将揭露了一个骇人的秘密般,紧张、焦躁、兴奋而不安,“我知道了!你们——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她,我不是她!你们要找的是张帆对不对?她才是那家诊所的主人!她杀人了?她杀谁了?!……不是我!我没杀人……我今天过去我就是!——”

  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女人语无伦次的话戛然而止,谭辉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走到女人跟前瞠目欲裂地咄咄紧逼,“你过去就是什么?!”

  “我……我……”秦佳馨又咬住嘴唇,她被谭辉逼得不由自主地死劲向座椅后面靠,试图与眼前男人的距离拉得更远些,她眼底又浮现出雾气,模糊的瞳孔中,似乎隐藏着拼命压抑的难堪和痛苦。

继续阅读:第14章 第五个目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案现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