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张少白的报复
年少春衫薄2016-06-17 13:013,286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黄龙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棒棒糖,撕掉包装,将棒棒糖含在嘴里,这才冷冷的看着浑身抖如筛糠的光头强:“光头强,你不老实呀!”

  光头强几乎快要崩溃了,眼看着陈黄龙走向自己,他只能不断的后退,结果没注意脚下,一打滑,直接摔倒地上。

  他仿佛是被凌辱的少女,双手挥舞着,脸上更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你是恶魔,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陈黄龙来到他近前,蹲下身来,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死?

  光头强的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眼角的余光里,他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的那些小弟,尤其是他们的胳膊,可是全部都被陈黄龙打断了,这家伙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

  难道他要干掉自己?

  一股冰冷的寒意充斥着光头强的内心。

  “爷爷,绕了我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光头强已经哭了出来。

  “饶了你?可以。”陈黄龙毫不在意的说道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光头强激动的浑身颤抖。

  此时,陈黄龙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赫然是刚刚被光头强打掉在地上的那盒。

  他直接把里面的香烟都倒了出来,将其一根根的塞进光头强的嘴里,直到他的嘴巴装不下。

  整个过程中,光头强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想要让我放了你,先把这些烟抽了再说。”

  说话的同时,陈黄龙已经掏出了打火机,并把火打了出来。

  看到眼前的打火机,光头强连忙摇头,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眼泪早已经挂在脸上。

  “怎么,不同意?这么说你也想像你的小弟那样?如果那样的话,我不介意成全你。”陈黄龙很是淡然的说道。

  听到这话,光头强疯狂的摇头,并主动把嘴里的烟贴到了陈黄龙手中打火机的火苗上。

  看他把香烟点着,陈黄龙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脸蛋,笑道:“这才乖嘛!”

  等满口的香烟抽完,光头眼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的可怕,嘴里,鼻子里更是不断的向外冒着烟气。

  “行了,带着你的手下滚蛋吧!”

  见光头强变成这幅摸样,陈黄龙也没什么心思教训他了,直接让其滚蛋。

  光头强闻言,如蒙大赦,立刻精神起来,他的身下仿佛是装了弹簧式的,竟然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招呼躺在地上的小弟灰溜溜的离开了。

  再被陈黄龙折磨后,光头强是真的害怕他了,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变态。

  光头强走后,媚姐终于松了口气,随后如同美女蛇一般,身体瘫软在椅子上。

  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刚刚的镇定也不过是硬撑而已。

  好半天,她才恢复了正常。

  媚姐的两个保镖突然闷哼一声,她这才想起自己的保镖还生死不知呢!

  陈黄龙随意扫了两个保镖一眼,随口说道:“他们皮糙肉厚的,不过是些皮外伤而已,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能恢复。”

  媚姐俏目亮了起来:“您懂医术?”

  “略懂。”

  “您好,正式认识一下,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你可以叫我媚姐。”媚姐笑着介绍了下自己,并与陈黄龙握下手。

  媚姐长的不光漂亮,身材更是婀娜,和庄雅和周子媛那种生涩的味道不同,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熟透了的味道。

  陈黄龙倒也不吃亏,直接握住她的小手说道:“我叫陈黄龙。”

  “这次还多谢你帮我解围,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媚姐很是感激的道谢。

  陈黄龙不在意的笑道:“没什么,不过是看那些人不顺眼,仅此而已。”

  媚姐感到小手有些温热,这才感觉到两人的手还没松开呢,连忙抽回手,俏脸有些微红,“不知陈先生有兴趣去休息室细聊吗?这里毕竟太乱。”

  陈黄龙惊讶的眨巴着眼睛,他们两人可是第一次见面,能有什么可聊的?

  难道她想邀请自己做一些有益于身心的事情?

  没办法,两人确实不熟悉。媚姐突然的邀请不由得陈黄龙胡思乱想,他的那双贼眼不由自主的扫过媚姐鼓鼓的胸部,像是雷达般向下扫去。

  感受到陈黄龙的目光,媚姐感觉那目光仿佛拥有实质一般,竟让她的身体产生了某种酥麻的感觉。她双腿紧紧贴在一起,俏脸一红,眉带春情的白了他一眼。

  这个眼神更是让陈黄龙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快速挑动,难道今晚真的会发生什么美妙的艳遇?

  来到办公室,媚姐先让陈黄龙坐下,给他倒了杯咖啡,这才说道:“陈先生,不知你对我这个酒吧有没有兴趣?”

  “啊?”陈黄龙直接吓了一跳,坐直身体,回道:“媚姐,你别开玩笑,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

  这妹子也太直接了吧!好歹先逛个街,约个会什么的,先让自己和她熟悉下再说嘛!再不济也别说的这么直接,如果自己答应了不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虽然他心中没什么抗拒的,毕竟媚姐也是个大美女,怎么说自己也是占便宜的。

  但他总感觉有些别扭。

  媚姐瞪了陈黄龙一眼,看他的表情就猜到他想歪了。

  虽然自己对他刚刚产生了些好感,但是她媚姐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想要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想什么呢?我是问陈先生你有没有兴趣做我酒吧的保安?”媚姐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

  原来是保安呀,陈黄龙无语的摇摇头,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他想都没想,直接摇头:“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没时间当保安”

  “不是看大门的那种保安,陈先生你误会了。”媚姐无奈的解释道:“就是帮我看场子,如果再有人勒索的话,您能帮我挡住他们,您也知道,我一个弱女子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当然,我可以把这间酒吧每个月利润的百分之三十交给您当作报酬!”

  陈黄龙本能的就想拒绝。

  他现在虽然看似清闲,但实则有任务在身。

  庄雅的病情还没有进展,还有那个隐藏在暗处的施展蛊术的人,这都是陈黄龙即将面对的,他根本抽不出太多的时间。

  将这个顾虑说出,媚姐顿时松了口气。

  她说道:“陈先生,您误会了,我并不需要您天天都出现在酒吧,平时有我两个保镖就足够了。一旦遇到他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像是今天,我希望您能出手教训他们。”

  听媚姐这样说,陈黄龙勉强点头。

  “既然如此,希望咱们合作愉快。”媚姐终于露出了笑容。

  与此同时,在江州一处高档的二层别墅中。

  刘黑虎正站在桌案前,桌案上是一张铺开的宣纸。他的手中拿着一根婴儿手腕粗细的毛笔,轻轻的在砚台上的捻动几下,然后摆开架势,在宣纸上泼墨挥毫,一鼓作气写下来,四个大字跃然浮现出纸上。

  “战无不胜!好字!黑虎老大,真没想到你的书法竟然有如此造诣,这几个字看似简单,实则气势非凡呀!恐怕没人会想到,身为江州地下势力的老大,竟然会是一个如此儒雅的人。”刘黑虎的身边,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年轻人赞叹道。

  “白少,您也喜欢书法?”刘黑虎诧异道。

  “我哪懂什么书法,我老爸天天都写,耳濡目染之下,我对书法也有些了解。”那个年轻人很是谦虚的说道。

  “令尊可是当今有名的书法家呀,能受到他的熏陶,想必白少的功力不俗。”刘黑虎一脸的恭维。

  “黑虎老大,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年轻人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如果陈黄龙在这里,自然就能够认出,此人正是被他扔进荷花池的张少白。

  白少客气了,令尊曾经帮过我,您有事就直说。”刘黑虎很是客气的说道。

  “我想让你帮我杀个人!”说道这里,张少白原本平静的脸变得扭曲了起来,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对那人的痛恨,几乎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

  “杀人?小事,白少,看你的样子对那人似乎非常痛恨?”

  “我恨不得他碎尸万段!”张少白咬着牙说道。

  “其实有些时候,要报复一个人,杀人不是最好的手段,最好的手段是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刘黑虎淡淡的说道。

  “好!黑虎老大,那人越惨越好,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哈哈,你白少的人情可不好欠,这件事情我答应你了。”

  张少白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道:“这是他的照片。”

  刘黑虎接过照片,看了看,笑道:“长得还挺清秀的,市面上应该有不少人喜欢。”

  听到这话,张少白顿时想到了某些事情,不由自主的有些恶寒。

  砰!

  突然,房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一个光头冒冒失失的冲了进来,满脸惊恐的表情。

  “光头强?你没看到我正在接待贵客吗?还有没有规矩?”刘黑虎怒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妙手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妙手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