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结束了吗?
蛰易2016-06-28 12:051,309

  第六章

  结束了吗?

  我们害怕死去,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

  甚么时候,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也许当真的即将死去的时候,才会觉得活着的意义。

  寒生没有放弃,他从慢跑变成拖着无力的双腿一点向前走去。他每次经过一节车厢,就会在心里记上一个数。

  这是他经过的第14节的车厢了,但是还是没有见到一个人。所有的人似乎都凭空消失了,只剩他一个人一般。

  他上列车的时候记得自己是从末车尾上来的,除去自己后面的几节车厢按理说说应该已经走完了这列火车的全部车厢了啊。

  他一点一点朝着另外一节车厢缓慢地走去,就好像似走自己的一生一般。他一步一步地挪动着,很快地走到了那扇连接另一个车厢的门,他紧紧地抓住。

  他的心里暗自默默地祈祷,希望自己能够打开这扇门可以看到奇迹。

  他轻轻地一点一点打开那扇门,犹如打开另一个未知的世界的大门。门一点一点被缓缓打开,直到完全洞开。

  惨白的灯光散发出令人刺眼的光芒,他轻轻遮挡。透过手指的间隙,他缓缓适应了灯光,却看见了让他失望的一幕。里面没有一个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包裹。

  “咦,不对。那个座位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寒生惊奇的自言自语道。

  因为寒生的双眼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白色衣角露出。寒生也没有仔细看,就一步一步向那个角落里靠近。

  此时的寒生心里有些激动,终于找到了一个活人了。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没走几步就到达了那个角落。当他走进那个角落里,却看到了令他立即用双手捂住口鼻的一幕。

  那到底是什么呢?那是一个身穿白色素雅旗袍的女人,但是也不至于让寒生捂住口鼻啊。

  因为那是一个无头的女人,凝固成血钾的颈部不时冒出的鲜血浸染着残留在肩上那保养得很好乌黑亮丽的长发,乌黑的长发的每一根发丝被染得像红酒一样的红色。

  她的长发不时地低落出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浸染着另一边的衣角和胸口。鲜红的鲜血在她的胸口淤积,就好像一朵血红色的鲜花长在那里。

  她的双手死死拽着,似乎那女人手里握着什么东西。

  寒生此刻已经没有理智了,慌忙地想要后退。刚准备向后面跑,脚底却踩到了什么一个柔软的东西,脚底一滑。

  寒生整个人重心偏离,一头栽下了地板,摔了个仰面朝天。他摸着被摔痛的脑袋,想要爬起来。刚一抬头,他的正对面的地板:一个沾染鲜血没有眼睛女人的头颅正直勾勾的望着他。

  寒生当时本来神经处于紧绷的状态,现在却又看到这样的一个女人的头颅,当即就傻眼了昏了过去。

  列车还没有停下,惨白的光照在寒生面无血色的脸上。广播里的儿歌依然还在哼唱,只是越来越沉重了,好像送葬的乐曲一样。

  “夕阳下,天灰啦

  娃娃哭着找妈妈

  娃娃要回家

  没有人回答

  布娃娃,你在哪

  快点跟着 我回家

  池塘青蛙笑哈哈……”

  “一切都结束了吗?我已经死了吗?”寒生模糊的意识里反问着自己。他觉得自己真的好累好累,需要闭上眼睛休息了。

  他的灵魂好像一点一点抽离出身体,飞往另一个世界。他好像看见了父母在一条很宽的河的对面向他招手,一个戴着斗笠的摆渡老者缓缓向他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计时之三生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